專業訓練 Indie音樂人江湖必殺技

2021-12-28

Image description Kowloon K成員:主音Charlie、結他手Justin 、鍵琴手水金、低音結他手Ho、鼓手David。

周六傍晚,西九M+博物館關門,人潮如鯽都往外走,此時一隊樂隊抵達Freespace自由空間下的留白Livehouse,開始試音。正式表演時,小舞台燈光亮起,樂隊Kowloon K主音Charlie引吭高歌,緊湊的節奏,濃烈爵士味的音樂吸引了現場觀眾,水準絕對不像初出道樂隊,身在現場的袁智聰說:「他們越玩越好。」他是文藝復興基金旗下搶耳品牌的創意總監,此計劃每年提攜一眾香港獨立樂隊,為他們找導師,學習由錄音、舞台表演以及宣傳等行走江湖必殺技。

十八個單位參加今年搶耳計劃,經歷大半年後,淘汰四隊,餘下十四個單位,將推出一張Mixtape,在明年1月合演「搶耳音樂節」,爭取獎項。

TEXT AND PHOTO BY 何兆彬

Kowloon K爵士加City Pop
樂隊Kowloon K本來是純演奏爵士音樂的樂隊,成員只有三人,後來邀請女主音Charlie加入,Charlie本是個人歌手,她形容自己以前玩自彈自唱的小清新,「有天他們問我有沒有興趣參與,此前我不懂爵士,就說好吧,大家一起玩下。」期間樂隊接了一些商演,及後樂隊再加入結他手Justin,開始了創作原創歌曲。為什麼叫Kowloon K?樂隊笑言,因為有次要參加一個音樂節,官方語言是英文,就說「求其」寫一個吧,結果寫了這帶廣東粗口諧音的名字,作風玩世不恭。

加入了主音和結他後,原本的爵士樂隊,今天形容自己的風格是City Pop加Jazz Funk,為何是City Pop?「City Pop來自日本,他們很多人都有爵士的背景,風格上旋律十分搶耳,適合跳舞,音樂元素上也豐富,因為我們都喜歡爵士,會覺得City Pop很適合融合一起。」Charlie自言本來並不聽爵士,因為參與了樂隊,開始了訓練,但過程並不容易,「從前我是純唱歌的,但這樣幾乎把我變成一個樂手,經歷十分漫長。」

Image description Kowloon K成員:主音Charlie、結他手Justin 、鍵琴手水金、低音結他手Ho、鼓手David。

談到搶耳計劃,原來樂隊去年曾報過名,但落選了,「我們報名了兩年才成功被選中。」他們說:「報名後要交歌,也要面試。最初第一次造型太隨便,太不修篇幅,結果失敗了,第二年其實是進去了才學習造型設計的。」這是半開玩笑,真心話是他們當中幾人都是厲害樂手,但對視覺(包括造型)一竅不通,「報名搶耳,期望改善一下樂隊形象,學曉用視覺去表達自己的音樂。導師的指導有多方面,例如會指導一下我們在舞台上的動作,甚至是怎樣做訪問,因為我們本來都只會彈奏音樂。」

資助錄製新歌
樂隊的導師包括V記(李端嫻)和舞蹈老師Queenie,尤其是後者一直指點Charlie的台風,「我唱輕快的歌,常表現閃縮,在台上只看隊員,不跟觀眾交流,她會教我怎樣站好,怎樣拿咪,學習跟觀眾互動。」她說,過程中常在家中練習,但有次練後表演,導師卻說她完全沒有改善,Charlie聽後不快,「但後來我找到原因,其實是我自信不足,才常常看隊友,好想別人拯救我!到了後來,導師終於看到我的進步,真的很感動。」其他成員則說,很大的得着是認識了很多音樂朋友,也學曉了怎樣Set up器材。

計劃由年初開始,全程達大半年,樂隊有時跟導師一個月見一次,有時三次,因為每個單位在過程中創作及錄製一隻新歌,此歌並會收錄在即將出版的Mixtape之中,最後在一月的搶耳音樂節中表演,再爭奪獎項。這個過程中,由創作到製作,由製作到表演,每人都急速成長,「寫歌時我們想到用上喇叭。因為有資助,結果錄音時真的找了管樂樂手吹奏,是我們第一次在原創歌上做出這個層次!」

談到視覺,樂隊雖然自言只懂彈奏,但一直想改善這方面,他們更找來了繪畫插畫的朋友,替自己新歌繪畫動畫MV,期望完成後除了發布MV,也會開個小型展覽,在現場辦一場演出。

Image description 唱作歌手DAWN

DAWN:難忘音樂營
14個表演單位之中,還有阿DAWN。

DAWN是個人唱作歌手,她畢業於城大創意媒體系,擅長設計及拍片/剪接,她的創作,由音樂到影像都由自己一手包辦。

「中學時有玩過音樂,到了大學掛住玩,是到了畢業前一年,才想到想認真去做這件事,開始看教學,看別人怎樣做歌。」她學會了在睡房裡,以電腦造歌,開始問身邊的同學們,有沒有誰在拍片,需要音樂,「20-30分鐘的短片,可能需要4-5首歌。」如此這般,開始了創作。她在師姐的介紹下,認識了監製趙增熹,「他跟我說自己有個平台叫『大台主』,可以找一些音樂學生,給予指導。當時我的作品還很幼嫩,但也把作品給他聽了,他告訴我發現當中有些有趣的東西,開始一直推動我。」大台主由2016年開始,趙走進學校招募有志從事音樂專業的人,他提供訓練,不收分文,目前簽了約12人,DAWN是其中一位。

趙增熹在製作上給予意見,在創作上卻是採取放任策略,要歌手們自己負起管理自己的責任,「他不會給你路徑,這家公司一直以來每人都靠自己,自己做歌,自己構思宣傳,他也不會給你時限。也不會拍膊頭,叫相熟DJ播放我們的歌曲。他不斷問你問題,你要想清楚你自己下一步想怎樣,製作上他會幫你,你可以問他意見,但最後還是要靠你自己。」

在他身上,DAWN學到的製作上的看法,資源上能借用專業錄音室,認識幕後的朋友們。

Image description 唱作歌手DAWN

DAWN天性害羞,又常一個人躲起來創作,連MV也是獨自製作,她參加搶耳計劃,迫令她面對自己的弱項:與團隊合作,和到現場表演,「因為我太少面對人,出歌又碰正疫情,不曉得做現場表演,也不會Set Up器材。參加搶耳,變相會令我會面對現場表演。參加後直至訪問當日,她已參與過兩次表演。」

這大半年的訓練之中,還包括一個音樂營最令她印象深刻,「音樂營在饒宗頤紀念館舉辦,兩日兩夜,中午聽講座,晚上有Jam Session。因為樂手們長時間相處,可以有長時間交流。」大半年後,她說目前經驗多了,知道了表演的流程,也思考了怎樣早早準備自己,「有了信心去做下一步。」

Image description 大半年訓練的成果:EUM001 ups and downs(Mixtape),12月尾推出。

與趙增熹認識後,二人又寫成一個教材,以軟件Garage Band教導一般人創作,此計劃已成功走進不少中小學,甚或商業機構,能在一天之內,讓普通人由創作,到錄音,到表演,結果這也成了DAWN的正職工作。她兩邊兼顧,音樂上,希望能在廣東樂壇做一些實驗,「希望能看看在廣東流行曲裡,能加多少另類元素。」兩邊遊走,最終極目標就是能做全職音樂人,「但那不是這一兩年之間的事。」

Image description 袁智聰

袁智聰:從旁協助
往日撰寫樂評文章的袁智聰,今天是搶耳的創意總監,由音樂單位的課程編排,到現場表演,灌錄新歌,都要全權負責,「搶耳的目標,是推動這些音樂單位,發掘他們未發現的潛能。平常你出騷,會有很多正面評語,或酸民抨擊,但不知道如何改善,有些人玩很好的錄音作品,但現場演出不行。怎樣表演,怎跟台上團隊溝通合作,我們會給予很多意見。

他說如今的年輕音樂人好叻,因為新一代容易找到音樂教材,自動就學到很多音樂技巧,「他們自己錄歌,自己製作,不像從前要租錄音室,他們也知道自己要什麼。我們則是從旁協助,指導他們由音響團隊到面對媒體,怎樣創作視覺設計。」

去年搶耳最模範的例子,是參與的女子樂隊WHIZZ在參與後推出樂隊首張專輯,大受歡迎。另外還有一隊參與的樂隊超能天氣,也推出了樂隊專輯。

問去年開始參與,今年全程投入的袁智聰,香港年輕音樂人的特質是什麼?他說:「香港人特質是很忙,別的地方音樂人Chill啲,香港人都要返工,大概因為香港物價高,生活成本不平宜。但他們年輕,仍然可以負擔去做這件事。我常說你們趁青春趕快去做,到了三十歲就可能別有考慮。」香港年輕音樂人除了忙,也要相對更激烈的競爭,「因為現在音樂單位更多,你要玩得更好,才有機會。」

因此今年新增Ups and Downs比賽,18個單位各創作一首新歌,最終只12隊能被選中,搶耳會資助他們進行專業錄音。他大讚Kowloon K水準不俗,進步很多,也看着本來就看好的DAWN由只會做錄音作品,開始了現場表
演。但在香港要做音樂並非易事,他的建議,是大家趁青春有火,留下更多作品。

Image description

搶耳音樂節2022
日期:2022年1月14-15日(星期五、六)
時間:晚上7點
地點:麥花臣場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