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樺: 周耀輝與文字共舞搏鬥

2013-12-16

Image description 周耀輝自言多年來與文字「搏鬥」,有時像共舞,有時像戀愛。

周耀輝,香港詞壇著名走「另類」路線的詞人。他在香港大學主修英文及比較文學,曾於政府、亞洲藝術節、《明報》及商業電台工作。1992年移居荷蘭。現為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助理教授,參與文藝復興基金會等工作。遊走於香港與荷蘭之間,周耀輝始終堅持一條不一樣的道路。

1989年,一個香港人不會忘記的年份,周耀輝毅然放棄了穩定的公務員工作,走上了不一樣的道路。自從成為達明一派的御用詞人,到後來為黃耀明、何韻詩、麥浚龍、盧巧音、容祖兒、盧凱彤等歌手寫詞,周耀輝穩守其另類路線。2013年的新鮮收穫是,憑為盧凱彤填寫的歌詞《囂張》,獲頒2013 CASH金帆音樂獎「最佳歌詞」。

生於格子突破格子

每個香港人小學時都做過這個練習:大大的方格,10 x 10,100格,看圖作文要填滿這100格(連標點符號)。周耀輝自言他從此便開始了與文字的「搏鬥」。他說這種搏鬥有時像共舞,有時像戀愛。港大畢業後便成為公務員,是典型精英路線,但周耀輝謙稱自覺中文不好,在新聞處工作時,英文版的新聞稿總是寫得比中文版容易。於是他要自己多讀中文書(尤其小說),終於修煉到自覺可以用中文創作的程度。周耀輝生於格子,而能突破格子。

周耀輝一直都是尖銳而合乎理性的。他的詞作大膽,概念尖新,語言上經常作出突破,以至被評為有「詩意」、「仙氣」,張國榮說是「醉生夢死」。他指出,香港作為國際都巿,其實選擇很少。香港人從小到大,都被教育要做某一種人(比如乖巧沉默)、走某一條路(大學畢業買車買樓結婚生子),才能在這裏好好活下去。周耀輝自言,如果有人聽了他寫的歌詞,會覺得人生有「不一樣」的可能,有勇氣堅持自己的「不一樣」,那就很好。好在是,世界便變得更寬容、廣大。

詩人佛洛斯特著名的〈林中路〉:「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一片樹林裏分出兩條路/而我選擇了人迹更少的一條/從此決定了我一生的道路)。1992年,周耀輝同時做三份工,非常忙,他感到生活不該如此。於是他離開香港往荷蘭生活,尋求另一種生活,「盡對自己的責任」。過幾年回到香港時,發現大家仍然很忙,家庭聚餐都無法好好吃,他覺得生活不該如此。於是他在歌裏發問:「如果我們一天只做一件事,那會多麼美好。」周耀輝總是強調,要好好生活。

Image description 周耀輝重視生活,認為人不應被過多工作束縛。

好好生活成就自己

為什麼會回到香港?周耀輝說,是為了香港的年輕人。在大學教書,年輕人令他不捨,讓他看到希望。年輕的眼眸熾熱,述說着理想——這讓周耀輝覺得,可以用盡自己的氣力,去讓年輕人勇於成就自己,而非隨波逐流。

周耀輝自言,他的幸運在於,身邊總是出現這樣的人:無論周說出多麼荒誕不經的想法,他們都樂意聆聽而且接受。於是那些想法便獲得小小的勝利。人們,是可以用理解,去增加他人的勇氣,從而令這個世界更加多元一點。

在外國的生活,令周耀輝能保持一種「天真」的眼光,永如初見,對香港的常規發問:「為何不能這樣?」像是沒有經過摧殘,希望、 理想、要求、人權、理想、快樂,這些字眼,對他依然有效,有無上魅力。而他,亦會在作品中,把這些神奇的魅力,傳遞給更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