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台灣剪紙藝術對照

2014-02-13

Image description 馬會委託李德駿和黃文翰設計紀念品,送給客戶。

Image description 吳耿禎這幅剪紙作品,剪出了「抓髻娃娃」——中國古老的守護神。

剪紙是古老藝術,不單在中國,全世界各地都有源遠流長的歷史。

根據The Art of Paper Cutting一書,中國是最早有剪紙的國家,原因很簡單,因為中國正是發明紙張的地方。

中國剪紙,傳統使用紅紙,多是刺繡圖案,花鳥走獸,用來裝飾窗戶,尤其是農曆新年、婚宴喜慶的佳日。

歐洲也有剪紙,大概在十五世紀出現。十六世紀在德國及瑞士流行,用來裝飾賀卡。工藝師傅不單用剪刀,還有用刀片出花樣。剪紙不一定是大紅色的,例如荷蘭的傳統剪紙,是白色的。墨西哥的剪紙,色彩繽紛,在社區掛成一片旗海,用來慶祝死亡節(Day of the Dead)。

以下兩個單位,一個靠電腦新方法,設計出傳統紙雕藝術;另一個則用傳統剪刀,剪出現代藝術品。新舊對照,你比較喜歡哪一款?

香港:是藝術也是生意

Image description 他們為了這個情人節,新推出的產品——小教堂。

Image description Jerry和Joe創製的精品,還包括這張立體門神賀卡。

李德駿(Jerry)和黃文翰(Joe)強調了幾次:「我們做的是紙雕,不是剪紙那麼簡單。」

走入他們以低價租入的創意工業單位——九龍塘的創新中心,樓下的小商店,正在出售他們設計的精品。手掌般高的3D艾菲爾鐵塔,會亮燈的,每個售價168元,立體門神賀卡每張售價98元,四門紙雕小屏風每套售價68元。設計品迷你精緻,放在掌心令人神往。

「G.O.D、香格里拉酒店、貿發局的設計廊都有得賣,總共有七十多個零售點。」未夠三十歲的他們說。

零售是其次,Jerry說這個價錢,數簿上只能打個平手。「最好賺」是B2B,近期他們就接到電訊盈科的生意,對方委託他們製造數百個紀念相架,送給顧客。去年,賽馬會聘請他們製作數千個紀念相架,用來送給賓客。馬會的相架,以徐悲鴻筆下的駿馬圖為概念,他們將概念轉化為剪紙,並透過金色和紅色的剪紙互相配搭出時代品味。

「你如何將徐悲鴻的水墨畫轉為剪紙呢?」記者問。

「我們想保留中國傳統,但又想modern少少,因此用上不同色紙,表達層次感。」Joe在這個二人團隊,主力創意、設計工作。Jerry則負責接待客戶。

「你是使用Photoshop還是重新再畫?」

「當然是重新再畫啦!」他們異口同聲大叫。

Jerry和Joe是大學同學,兩個阿J,創立Takon禮品公司。「我們想宣揚中國文化,於是想到剪紙。時代進步了,因此用電腦生產紙雕產品。我們現在都不會鑽木取火,改用煤氣啦!」果然對客戶慣了,Jerry特別口齒伶俐。

堅持香港製造

Image description Joe(左)和Jerry(右)本是同學,畢業後一起搞紙雕紀念品生意。

Image description

電腦製作紙雕商品,可以大量生產,而且圖案更精細。先用電腦設計圖樣,然後交給工廠剪紙,最後將剪好的紙,交給庇護工場的殘疾人士,或老人院的長者黏貼而成。

由於這些員工是不固定的,都是兼職,因此兩人要時常親自到中心,教導學員製作、包裝。「雖然損壞率有10%,但我們想保持『香港製造』的品牌。」Jerry說。若交由國內工廠生產,損壞率只有1%,而且成本便宜30%。「但也很難說,人民幣幣值愈來愈高,這個30%會愈來愈窄。」

最早為何有剪紙的念頭?

Joe想一想說:「我們去過英國考察,當地的紅色巴士,是英國的象徵。那麼香港呢?好像只有李小龍和帆船。其實我們有很多象徵式的東西,但沒有什麼人宣傳。因此,我們做了一些以門神、燒鵝、花燈、人力車、鳳冠為圖案的產品出來。」包裝上還有相關物品的歷史簡介,讓購買的遊客了解香港傳統文化。亦有些人,用來在喜宴上,當成是送贈賓客的回禮。

「用機器生產,連0.5毫米都可以剪出來。」Joe解釋現代化生產的好處。這些紙雕作品,放在手裏,很堅韌,不易爛。卡紙叫「reclaimed fibres」(可回收纖維),來自日本和德國,堅韌度高,也有少許防水作用。「當然你放在洗衣機洗就搞唔掂啦!」他們笑着說。

農曆新年過後,即將迎接情人節,新產品是一個粉紫色的迷你立體教堂,亮燈後牆上反映精緻的倒影,太浪漫了吧。
「你們有很多產品,都是賀卡,你怎樣看這個e-card取代紙卡的年代?」記者問。賀卡大王Hallmark近年規模大為縮減,不少百貨公司已找不到賀卡部門了。

「人們始終有心底話想向摯愛吐露,紙卡可代為傳遞這些令人難以啟齒的說話。而紙卡,是很實在的,天長地久的放在收卡人的桌面,永永遠遠。」Joe說。

台灣:用陰陽跟光影對話

Image description 去過歐洲及內地學剪紙的吳耿禎說,剪紙只是創作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