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專家尋香樂
心香裊裊.簡文樂

2013-02-21

Image description 簡文樂跟筆者分享收藏沉香多年心得,樂在其中。

我早年學習氣功,師父建議打坐練功的時候,最好點香,他還提議點沉香,它本身具藥用功能,能降氣溫中,可治多種疾病,多聞其香氣對身體有益,最重要是師父說點香有助入靜,因為當你凝望煙燻從香爐飄散出來時,注意力漸漸集中在煙燻上,遂忘記腦海中的雜念,所謂「一念息萬念」,就是這個緣故,我才有機會接觸沉香,知道它的功能,但由於價錢頗為昂貴,所謂一片萬錢,結果我最終「棄沉取檀(香)」。

Image description 沉香木祝壽擺件(17吋),製於大明永樂年作賀壽之用。

然而,世事冥冥之中自有安排,這一天給我碰見有「中文無線傳訊之父」外號之稱的簡文樂先生,讓我有機會重新認識沉香,包括其結香的成因、選購和藥用價值等,重拾當年的遺忘,說明我跟沉香緣份未盡。文樂兄乃當代最大沉香收藏家之一,60年代已開始收藏沉香,大大小小的藏品超過五千件,我當然不會放過此千載難逢的機遇向他請教,他教我用中醫的「望、聞、問、切」去研集沉香。很多人經常將沉香和沉香樹混淆,兩者雖不同但關係卻密不可分,若在兩者之間畫上等號了事,同樣不行。簡單來說,沒有沉香樹就沒有沉香,但有沉香樹並不代表一定有沉香出現,當中涉及很多的偶然。

沉香樹乃瑞香科喬木型植物大類中的香樹品種樹木,主要生長在東南亞地區,包括越南、老撾、緬甸、新加坡、柬埔寨,以及中國部分地區,香港是其中一個沉香樹的生長地。文樂兄說了一個聖經故事給我聽,當中提到沉香,指當日亞當同夏娃偷食了智慧樹(Tree of Wisdom)的禁果後,被上帝逐出伊甸園,並帶同身上幾片用來遮擋身體主要部位的樹葉流落到地球去。文樂兄說:「幾片樹葉枯化了,吹了來地球不停的轉,去了東方,落籍印度、印尼、海南島、香港。如此樹的果實和種子輾轉吹過來,在tropical climate 的氣候裏種了出來,稱作沉香樹。」由此可見,中外古人早將沉香視為宗教恩物,因此文樂兄表示,所有宗教包括回教、天主教、基督教、印度教、佛教和道教等都很喜歡燒香。

Image description 根雕主要以樹根或樹瘤作雕刻的原材料。此為沉香「福祿壽三星」根雕(20吋)。

最適合沉香樹生長的溫度約在攝氏19至34度之間,需要充足陽光,但不可直射,簡單來說,它是一種熱不得又冷不得,曬不得同時又不能陰暗得不見天日之嬌柔之物。當沉香樹受到風吹雨打、刀斫和蟲蟻蛀食等傷害後,它會分泌出一種樹脂保護受傷的位置而『結香』,就如身體擦傷後,會釋放血小板為傷口結疤。經過數十年,甚至逾千年後,這些沾有樹脂的樹幹,隨著歲月枯萎風化,被埋沒在泥土中或沼澤裡給微生物分解腐朽後,形成不同種類的沉香,例如水沉和土沉。文樂兄表示:「結了疤,整件就很香,成顆(沉香)樹跌左落去地下度,如果係沼澤或沙泥裡面,熔左啲白木,剩番你依家見到個啲咁嘅樣。」文樂兄侃侃而談,道出他收藏沉香多年來的心得,更毫不吝惜地與眾分享和同樂,即場示範使用電香爐去烘焙、去grill沉香,讓周邊幽香四溢,又幫我塗上沉香油,感覺舒服自在。成功非僥倖,他坦白跟我說:「最初不懂得去分(沉香),要交很多學費,說得通俗點,就是人家說是沉香就買,人家說是棋楠(沉香中的極品)又跑去買。起初都不知道,其實放在那兒根本都不同味道,非要種類夠多,才懂得分(辨)。量少,就分(辨)不來。」他常到世界各地出差,閒時會在當地尋寶,喜歡走進古董店或到跳蚤市場碰運氣,看上眼便買,買錯當交學費。他說:「從來都覺得要交學費,世界上沒有免費午餐,沒有人會免費教你。」

除了受騙和被「呃」的過程中吸收沉香的知識之外,文樂兄回到最根本的方法,就是閱讀,他飽覽所有關於香的書籍,同時購入各式各樣的香,除了沉香以外,還有檀香、麝香和龍涎香等。文樂兄說:「就因為買了很多有關香的書本去讀,所以當它解釋某些香時,就買那些香回來;由於書的介紹,所以買了不同的種類,人家說有柬埔寨的,我甚至會跑去找柬埔寨的品種,一些做香(買賣)達幾十年的,都說從未見過像我這麼齊全、這麼多品種的,頂多只看過幾種而已。」

Image description 棋楠木雕觀像(6吋)刀工細膩,觀音雙足舒展,胸掛 瓔珞,妙相恬靜且莊嚴。

棋楠搜奇
文樂兄所有沉香當中最為珍貴當然是棋楠,它是沉香中的極品。棋楠的形成基本上跟沉香大同小異,分別在於結香的過程中長期吸收蜜乳物質,這是因為該顆沉香樹已被蜜蜂侵穴築巢,並跟樹脂互相滲合,異化而成。他認為棋楠能醫百病,主要是心臟病。棋楠或沉香的外觀跟一般木材分別不大,對於門外漢的筆者來說,最多是顏色的深淺而已,區分當然不會這麼簡單。文樂兄很有耐性地說:「好像中醫,先看模樣,你現在聽我說畢,基本上去買一塊沉香,都知道怎麼一回事。首先要嗅,一定要嗅它的香,不香那些根本不值得買。你還要問對方香是哪裏運來,你自己要去摸一下,還要嚐嚐他,削一點點出來吃⋯(吃)棋楠有小小痺,舌頭會感覺麻痺。你去買一種日本漢方的藥叫『救心』,你吃就知道,『救心』的丸仔很細,裏頭成分就含有棋楠,但佔很少。」對上次,文樂兄是在大會堂公開展出其個人沉香藏品,但展期有限,今回選擇在自己的私人博物館舉行沉香展,展期便沒有限制了。他強調依然會開放給外界參觀,對象是安老院和學校等。文樂兄熱衷舉行展覽,並不是要炫耀自己的財富,而是想分享與傳承。他說:「首次,(開這個私人博物館)我可以分享這個學識,其次是傳遞中國人或者人類歷史上的技術或者科學,其實已經去到一個好高深的層次,除了有學問跟科學技術外,還有這份專注和心機,非一兩年的事,甚至沉香的培植可能是上幾百年的事,說明所有的東西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我們現代人有時比較心急,尤其是一些剛畢業的學生都希望買一層樓,很心急。與此同時,很多需要時間完成的東西,沒有人願意去碰,很多東西恐怕會慢慢失傳。」

Image description 日本金絲「伽羅」,由於太過貴重,只供本刊拍照,不會展出。伽羅來自梵語agarol,意為黑沉香,亦則棋楠。

讀者朋友們,兒時,你們父母於周末通常會帶你們去什麼地方作親子活動?圖書館和博物館?還是去商場逛街?相信大家心中有數。作為一個國際大都會,香港似乎缺乏一股文化氣息,反觀倫敦、紐約和東京,大大小小的博物館有數以百間,香港只有約20多間。人民素質是需要文化教育提高,博物館是其中一個很好的媒介,讓廣大市民認識歷史和欣賞自己的文化,希望文樂兄這間私人博物館能發揮帶頭作用,以鼓勵更多有心人願將一己的珍藏與眾分享。

(文:黃英飛 圖:Ben T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