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夫卡: 佛蘭明高舞出烏托邦

2013-04-24

Image description 佛蘭明高舞蹈團將會演出《烏托邦》。

人類的社會發展到今天,生活享受愈趨豐盛,然而對於環境的破壞、體制對人的壓抑,以及人與人之間的互相迫害,讓不少人都對未來前路感到迷惘。舞蹈作為一種原始的語言,比語言或其他藝術形式,更能觸動人的內心,作為現代的舞者,如何以這種語言回應這種迷惘呢?

自由感性

西班牙佛蘭明高舞蹈家瑪莉亞.柏希斯(Maria Pagés)在國際舞壇享負盛名,不但熟悉傳統舞藝,更能推陳出新,為這種西班牙傳統舞蹈注入新生命力,曾獲得多個重要獎項。

她的最新舞作《烏托邦》從倫理與美學角度,以抽象的肢體語言、輔以舞台設計及強勁的現場音樂,對應世界中種種矛盾、迷惘和絕望,展現了團結、承擔、流亡、生命之短暫、人類之渺小、世界萬物皆平等的思想,傳達出希望。

《烏托邦》早於2011年首演,這次柏希斯率領她的佛蘭明高舞蹈團於4月19到20日在沙田大會堂演出。身為編舞家、舞台及服裝設計師和舞者,柏希斯表示她很大程度是受到已逝世的「巴西建築之父」奧斯卡.尼邁耶(Oscar Niemeyer)啟發。

這位建築大師擁有濃厚的人文關懷,他不喜愛直線,認為那是死板、人工、生硬的表現,反而酷愛曲線,認為它代表了自由和感性。他曾指出,這靈感來自於山脈、河流、海洋,乃至於女人的線條,令他感悟到,天地萬物皆由曲線構成。

他的建築物的線條,也成為了舞蹈動作的線條。他的思想更成為了舞蹈的中心信息:衆生皆平等。柏希斯說:「奧斯卡提醒我的是世界上沒有任何階層等級——我們全部都是一樣的,在同一個空間裏面生存。奧斯卡令我銘記,就是這種平等,令人有希望地嘗試改變世界。因為我們同樣會笑,同樣會哭泣,同樣會生存和死亡。」

Image description 輕柔的紅色舞裙配合輕盈的動作,讓演出生色不少。

跨界創作

舞蹈融合不同詩意,波德來爾、貝內代蒂尼、聶魯達、馬查多、拉爾比.埃蒂、以及塞萬提斯的名著《唐吉訶德》等作品,豐富舞作的詮釋可能性。這種融合文學的創作已經非第一次,她曾以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薩拉馬戈詩篇Ergo uma rosa為題材編舞,獲得好評。這次再跨界創作,更獲得不少人的讚譽。

西班牙暢銷報紙EL PAIS稱譽《烏托邦》是不能錯過的演出:「在演出中,表演者展現出一種純熟性──在現場演出中所展現的豐富舞蹈、優雅舞台調度,以及強烈的音樂,構成了富有觸動性及表現力的戲劇藝術。對比起以往該舞蹈的重要演出,《烏托邦》可以說是柏希斯編舞才華的最佳展現……柏希斯的舞蹈並非重現烏托邦,它成為了一個現實。」

而加拿大舞評家Susan Hickman更讚賞柏希斯的舞藝:「柏希斯於其他表演者是鶴立雞群的——她以有力的表演帶領我們走進她最熟悉的佛蘭明高舞蹈核心精神。她根本就是屬於這種舞蹈——一種令地球運轉的舞蹈。身體蜷曲、手指逐隻轉動、臀部帶動褶邊裙子的誘人動作,以及強勁節拍的演奏和演唱。雙腳就是音樂,雙手就是語言。如果你想認識佛蘭明高,就要看柏希斯的演出。」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