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AY:The Infinite Sublime

AY | 2016-05-25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前陣子流傳著草間彌生跟 Joseph Cornell 雙戀似實而虛的故事,說三十三歲的草間戀上了五十多的老頭 Cornell,這段壓抑的關係,令草間精神陷於崩潰的狀態。對於在網絡上流傳的故事,一直抱著「睇完就算」的態度,又不是當事人那來這樣詳盡的故事。草間一直有精神不穩的狀況,這個狀況是穿鑿附會的上好材料,是真是假誰在意?也許世事都如佛洛依德所說,真相並不重要。

問題是:甚麼才是真相?每個人也只看見自己願見的真相。在草間彌生的世界中,只有圓點。說她精神不穩定要住在療養院才會看到這種單一的影像,那我們又何嘗不是只看見願意看見的?重覆、無盡都是草間作品的主題,有說她精神有異常人,才一直鍾情重覆又重覆的主題。重覆及無盡是很多作家及哲學家的思想重心,或許是離地。但細心想,我們不是每天也活於重覆的作息中,科學家所探求的不就是那無盡未知的境界。

倫敦的 Victoria Miro 畫廊,正在展出的草間彌生的最新裝置及畫作,是繼 2012 年在 Tate Modern 的回顧展後,首次在英國舉行的草間彌生展覽。 “Infinity-Nets” 是草間的成名系列,展覽中有最新的 “Infinity-Nets” 畫作,那些圓點像無限的宇宙,也像小孩的塗鴉,兩者的共通點都是沒有界限、沒有規條,是最基本的初心。畫廊中有一個露天水池花園,策展人巧妙地將草間的兩組舊裝置放在那裡,“Narcissus Garden” 及 “Where the Lights in My Heart Go”,利用空間分隔新舊作品,而兩組裝置放在一起,是一場對話:彷彿在自戀的世代,遇上無盡的星空,人也頓時變得渺少。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無盡及重覆,或者是無盡的重覆是草間作品常觸及的思想。兩組全新的裝置:“Chandelier of Grief, 2016” 及 “All the Eternal Love I Have for the Pumpkins, 2016”,都是利用鏡子反射的原理,形成無窮不斷重覆的影像,是藝術家在無窮時空間中的自我反照。草間生於日本傳統家庭,在那種無盡的傳統壓迫下,她找了到藝術作為救贖,隻身逃到美國誓要成為藝術家。在藝術的創作中,草間的幻覺及強迫症並沒有減退,她看到別人看不見的事物:事件都帶有光暈,還有在流動著的紅色圓點。草間把自己淹沒有幻覺及藝術創作,在當中獲得認同及成就。那些圓點就是生活中的重覆,重覆的無限就是草間的宇宙。

草間看見別人看不見的,在世俗世界中那是精神病,但精神病卻讓她的創意發揮至無限。有時候不分到清醒及湖塗,都說每個人都只看見自己願意看見的,或者對草間甚至每個人而言,都是眾人皆醉我獨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