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博客AY:重覆的震撼 - Philip Glass 的 Koyaanisqatsi Live!

AY | 2016-08-29

Jasper Johns 是 Philip Glass 喜愛的藝術家。他在 一個訪問中提到:「Johns 的“Flag”不能清晰地界定那是他的作品,還是一面國旗,我的音樂也大概如是。」

文:AY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實在也分不清Philip Glass 的作品是代表一種風格的音樂,還是他本人已經是音樂的代號。很多評論都說 Glass的音樂簡約,他本人不太同意。他的音樂具哲學性,要知道 Glass 在 15歲時以神童姿態入讀芝加哥大學先修課程,其中主修的就是哲學。結構性的重覆很 hypnotised,但並不簡約。Koyaanisqatsi 是我認識Philip Glass 音樂之始,在阿姆斯特的Koyaanisqatsi Live 是首次在現場聽 Philip Glass Ensemble 的演奏。 晚上八時正,Ensemble 的成員走出台,Glass 負責鍵琴部份,九十分鐘演奏配合Reggio 的影像,沒有中場休息。完場,整隊Ensemble站起來向觀眾鞠躬,Glass 走到台中再次向觀眾鞠躬道謝,然後完場。

簡單、震撼如其音樂。

Koyaanisqatsi是 Hopi ,美洲原住民語言的一種,有「混亂」之意。

“Koyaanisqatsi” 也是 Godfrey Reggio 的 電影 Qatsi 三部曲的第一部。這部1982年的製作,是一個半小時的影像詩歌,叩問人類、大自然 及科技之間的關係。

Image description

沒有情節、沒有對白、沒有角色,是一組接一組的蒙太奇。從畫面黑底紅字的Koyaanisqatsi開始,然後土星表面回到地球的峽谷大石,接著音樂節奏加快是人類出現及科技的介入,在重覆結構的音樂下,是工業化下的流水式生活,食物加工生產線、商場內的人流、火車站人潮及高速公路上的車龍。在 Glass 嚴謹結構的樂章中,是人類對大自然之間破壞建設再破壞,非常overwhelming 。

尤其是最後一幕的慢鏡:1962 年擎天神運載火箭升空後爆炸,碎片空中四散墜下,背景是 Glass 唱頌式的配樂,「Koyaanisqatsi,Koyaanisqatsi,Koyaanisqatsi⋯⋯」,接著是黑底紅字關於Hopi 的預言: 我們若將大地的寶物掘出,將會帶來災難⋯⋯上天會傾瀉下塵灰,它可以燃燒大地、沸騰海洋。那低沉的男聲一直在唱頌「Koyaanisqatsi,Koyaanisqatsi,Koyaanisqatsi⋯⋯」揮之不去。

有人認為 Glass 的音樂沉悶,像電影配樂 The Hours 跟舞台劇配樂Metamorphosis 的旋律非常相似,但假如細心聽,在相似的結構中有著不少的ambivalence 。Glass 說過在重覆及結構中找出和諧,像跟 Robert Wilson 在1976 年合作的 “Einstein on the Beach” 。歌劇本身沒有情節,Glass 的音樂與Wilson 的實驗式舞蹈型體結合已經是一種藝術,而當中重覆結構的音樂就是將不同元素聚合成一體。雖說Glass 希望在結構性重覆中找到和諧,但吊詭的是聽眾在他的音樂中找到的,往往人類跟大自然、環境、進化甚至是跟人類本身的演化及衝突。

像 1986 跟 Paul Simon、Suzanne Vega、David Byrne 及 Laurie Anderson 合作的“Songs from Liquid Days” ,是先有詩(後來成為歌詞)然後 Glass 才找不的音樂人合作,是 Glass 作品中少數有歌詞的作品,都是關於人與時間及愛情的反思,那些反思並不是完全的和諧,或許和諧都是在衝突之後才出現。在 1984年首演的歌劇 “Akhnaten”,今年三月時在倫敦重演,在音樂之中Glass 加入了阿卡德語、希伯來語及古希臘語,是關於古埃及第十八法老王阿肯那頓改革宗教的歷史故事。對這個故事不熟悉,阿卡德語、希伯來語及古希臘語我也一曉不通,但這劇讓我感動非常,老調地說音樂無分語言國界能打動人心,而Glass的音樂更是一種重覆不斷的往人們內心中探索。他的三齣歌劇 “Einstein on the Beach”是關於愛恩斯坦、”Satyagraha”是甘地的故事,加上阿肯那頓,是對科學、政治及宗教的內在探索,而那最終都是關於人 。而人類就是那種破壞建設再破壞的始作俑者,不斷重覆的叩問是希望警醒我們的內心吧。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