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麥探員:成也雲加,敗也雲加?

麥探員 | 2017-02-08

Image description

上周末英超早場阿仙奴作客被車路士3比1擊敗,基本上爭標無望,觀乎車路士未來四五場賽程相對輕鬆,阿仙奴要從後追上是有點困難。

阿仙奴這次落敗,網上傳來不少要求雲加下台的聲音,「迷雲黨」一如既往大喊“One Life One Team”、“COYG”,他們表示無論阿仙奴勝或負,都會力撐到底,甘苦與共,絕不會成為「勝利球迷」。另一邊廂,改革派則大數雲加不是,作為忠實擁躉,批評球隊是平常事,茶餘飯後發表對球隊的意見,其實沒有什麼不敬之意,正所謂「愛之深、恨之切」,難道想球隊提升實力也有錯嗎?

在「迷雲黨」眼中,改革派只懂批評,沒有建設,一點體諒之心也沒有,雲加辛辛苦苦經營球隊,冇功也有勞,要求他下台實在是沒人性。

無論雲加今季尾去或留,他的功肯定大於過,49場不敗,三屆英超冠軍,但過去十季只得兩次足總杯,確是跟雲加頭十季的戰績有點差距,不過,阿仙奴在他執教下,踢出華麗悅目的進攻足球,作為擁躉也應該心滿意足了。

老調又再重彈,此刻想分享一下雲加的治軍特色,正是他這份堅持,致使執教初期取得巨大成功,但在現代足球不斷發展下,這份堅持亦開始變得守舊和過時。

1. 專吼失意軍人
雲加執教初期,保留鐵血後防,從米蘭引入韋拉,後來收購柏金、亨利,老球迷肯定記得當時柏金在國際米蘭踢得不如意,亨利在世界杯後轉投祖雲達斯亦出現水土不服,雲加就是喜愛從大球會撿平貨,因為失意軍人通常都會以低於市價掛牌,雲加每次賭博都差不多成功。看看近年的例子,奧斯爾在摩連奴離開後不受重用,山齊士在巴塞羅那亦備受冷落,雲加就好像股票市場的玩家一樣,專吼這些潛力股低價時買入。觀乎他執教阿仙奴20年,基本上沒有一次是高追貴貨,這是他的慳家性格,也是聰明的理財之道,粉絲往往埋怨阿仙奴為何不像曼城、車路士等高追球員,要知道球隊曾經為興建新球場而勒緊褲頭,就算財政穩健,雲加也不願高追球員,這絕對是為球隊財政健康而着想。

除此之外,阿仙奴的薪酬結構也未如其它前列般高,最近山齊士和奧斯爾傾談續約周薪只不過是18萬英鎊左右,你看看耶耶托尼、朗尼等動輒超過20、30萬英鎊周薪,阿仙奴大部分球員的周薪還停留在10萬英鎊左右,難怪不少好球員都因為高薪而轉會,如基列治、阿迪巴約、拿斯尼等,他們這樣做沒有不對,只不過阿仙奴球迷要清楚「教授」就是量入為出,比較慳家而已,從前轉播費沒有那麼高時,慳家是美德,還取得冠軍,但如今卻被視為守財奴,究竟審慎理財又有什麼問題呢?

2. 培養新秀
雲加買高質球員很吝嗇,就算收購新星,也不會花大錢,從前的龍格堡,是90年代尾不為人知的瑞典國腳級人馬,當時雲加老早鎖定各國國家隊出色球員,靜待機會便出手,後來不少球會也仿效。另一方面,他很愛培育年輕新星,由初代的安歷卡,到後來的法比加斯、禾確特、張伯倫、藍斯等,以低價引入,獨具慧眼發掘他們的潛能,兩三年便委以正選。

買入新星之餘,亦不忘提攜自家青訓產品,成功例子如艾殊利高爾、基列治、艾禾比等等,試看看Big 6有多少球會還會提攜自家青訓球員?在講求急功近利的大環境下,很多領隊和班主都欠缺耐性。

不過,太執着於發掘新星,有時亦會遭遇滑鐵盧,如高斯爾尼、基奧特二人,雖然都是法國國腳級人馬,但總是與一線球隊的水準有點距離,即使與阿仙奴名宿比較,高斯爾尼也不是蘇甘寶的級數,基奧特亦不是雲佩斯的接班人,這點大家都要承認。

看看右後衞比拿連成功上位,阿仙奴球迷自然會滿心歡喜,但不少前列球隊都採取即買即用的策略,很少會買個年輕球員讓他逐漸成長,雲加這種執着培育新秀的風格,正面看是很有性格,為球隊慳不少錢,但壞處是成長期總會有點不穩定,看看高基連由二隊提升上來,以為可以解決防中的問題,結果表現是有點飄忽,作為粉絲就只得忍受。換個角度去看,收購成熟當打的球員,也未必保證一定交出水準,雲加這樣做也是無可厚非。

3. 鐵血防守一去不返
還記得那隊擁有基昂、阿當斯、溫特本、施文的阿仙奴嗎?即使幾位老將退下,雲加也積極補強,如將高路托尼改造成中堅,從熱剌引入當打兼自由身的蘇甘寶,加上韋拉的防中屏障,確是做到防守滴水不漏。想當年阿仙奴殺入歐聯決賽前,每一關都接近零失球,球隊後防相當穩健,每每破壞對方攻勢後,便交由防中球員轉守為攻,亨利等前鋒和翼鋒像猛虎般撲向對方大門。耐何高效的穩守突擊,愈來愈少見,問題並不是前鋒不夠銳利,而是防守不及以往,防中也再沒有像韋拉那種攔截能加強兼擁有廣闊視野的球員。

要數雲加的不是,可以一直數下去,但這樣是沒有意義的,倒不如懷緬一下當年奪取冠軍的美景,還有期望雲加可以扭轉劣勢。萬一雲加真的季後離開,也不需要太失望,足球世界就是這樣的,球隊戰績不佳,領隊就是代罪羔羊,只望新一任領隊可以傳承雲加的執教理念,再稍為改良一下便好了。

圖: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