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San San:我的第八個全馬 — 2017渣打馬拉松

San San | 2017-02-14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今次是我第二年參加渣打馬拉松的全馬賽事。記得上年比賽,天公不造美,在橫風橫雨下進行,而沒有長課練習的我,在26K時已經沒有力前進,半行半跑完成餘下路程。

我愛跑步,但沒有天份,也稱不上是一個勤力的跑者。因為工作、家庭及困擾多時的傷患關係,渣馬前幾個月的里數,每月也不過200公里,對於準備全馬賽事,其實很不足。雖然如此,我還是會竭盡所能,希望在賽事中創造出一個更佳的自己,未必一定是時間上的Personal Best,而是在體力分配、調整心理與配速方面的進步。

賽前三天,瘋狂「加碳」,一日五餐麵包、餅乾、壽司和意粉。賽前一天,早點起床讓自己晚上早點入睡,務求吃得滿睡很飽應付比賽。

可能上天自覺上年虧待了我們,今年渣馬的天氣卻是非一般的好,天氣晴朗。溫度適中濕度底。我參加的是6時10分起跑的全馬挑戰組,凌晨5時已跟朋友集合拍照,放輕鬆心情各自上線。起跑頭段在尖沙咀彌敦道,微微的暗斜,超過3,800名跑手填滿馬路兩旁,雖然有氣有力,但人多路黑,為避發生意外,還是不敢穿插於人群,只是望著地面、順著人流跑。10K左右開始上橋,斜路一直是我的死穴,只是默默記住阿Sir說「密步上、不要停、呼吸不要亂」,就一直碎步跑上去,原來並不是想像般辛苦。上橋時慢一點,落橋時也不要快衝,給自己一點時間回氣。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10K過後,人潮變得疏落,也開始天亮,我可以抬頭跑了。一個個熟悉的面孔擦身而過,此起彼落的打氣聲令我愈跑愈有勁。直至17、8K左右 (我記得當時看到18K的里數牌),我受傷的右腳開始出現抽筋的狀況,心裡一沉「一半都未到喎,點算好」,大概是因前脛受傷,我跑時不自覺未能放鬆,以致右腿只要一用力便痛,甚至出現落地右腳撞左腳的情況。又記得阿Sir提過抽筋不要停,只要放慢腳步,放鬆肌肉就可以繼續前進,於是我放慢腳步,幸運地過了一會右腳又回復正常。

半程過後,跑手愈來愈疏落,途上的我繼續用舒服的跑速前進,當看到對面線有朋友跑過,我就會給他們打氣,因為對我來說,一句「加油」已經給了很大的動力。直至在天橋口遇到半馬的跑手,路面又變得擠塞,原本落斜的路段,也只能慢跑。

跑到35K,終於到了渣馬的重頭戲,西隧。一入隧道,大家都大聲叫囂,情緒十分高漲。跑到隧道盡頭,看到那一道光,像在呼喚著我「要面對的始終要面對」。對於沒有上斜訓練的我,實是一大考驗,在萬里無雲的天空下,我咬緊牙關一步一步的跑上去,步履一點也不輕鬆,但我還是沒有停步,橫死掂死,最後5K我不會「臨尾香」的。

過了西隧,我變得很抗奮,因為終點在望,沿途的打氣聲不絕,更碰到很久不見的朋友,尤其開心。最後一公里,還有能力加快步伐衝呀衝,其實此時,眼眶已沾滿淚水。看到大會計時器,4小時06分,比兩個月前的第七個全馬又進步了。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後記︰

成績上的進步固然令人感動,但我更感動的是自己可以中途不停站跑完42.195公里,即使累了倦了也沒有停下來,堅持到衝線的一刻。沒有跑過的朋友,可能會覺得我們很傻,但這份傻勁,就是我們感到自豪的地方。雖然過程中不是每分每秒都能笑著跑,甚至可能不自覺會跑到面容扭曲,但愛跑的人,就同樣會愛上過程中每個辛苦的時刻,亦有意志去刻服每個差點要放棄的關口。

老實說,渣馬的氣氛一定沒有日本馬的好,因為跑的是死唔斷氣的天橋和隧道,在尾段4K才見到打氣的市民。可是,作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跑渣馬卻有一份情意結。每天上班搭車都會經過的天橋馬路,一年就只有這一天可以跑上去。

令我最開心的是,每一次有越過我時,都會跟我談兩三句,問我「跑得幾好喎,目標幾多呀﹖」我記得呢個問題,有三個朋友問過我,每一次我都會望一望錶,第一次我答「430」,第二次我答「415」,最後過了西隧,我終於可以答「410」了。

#我還是希望每年都可以參與這個活動
#參考一位偶像的意見每個水站都拿水就算是一口也要沾一沾
#回家發現右腳趾起了大血疱很痛
#賽事翌日起床後感到雙腿不屬於自己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