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何兆彬:《爸不得你快樂》德國式的Dry爆幽默感、親情與哀愁

何兆彬 | 2017-03-01

歐洲美國一洋之隔,口味就是差天共地。《爸不得你快樂》(Toni Erdmann)去年創下影展《Screen》雜誌評審團最高評分紀錄,勇奪FIPRESCI國際影評人獎,更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好了,大家都知道它終於大熱倒灶,輸了給《Salesman》。

《爸不得》是一齣非典型的家庭電影,主角是一對父女,但那種幽默感可不是一般看慣美國荷里活電影的觀眾容易欣賞的。美國人不是不欣賞《爸不得》,但他們欣賞的方法,是把它版權購下來,自己拍個荷里活版本,已定了由積尼高遜(Jack Nicholson)和Kristen Wiig(《捉鬼敢死隊》、《《最爆盜賊團》》)主演這對父女。美國式解決問題,用錢解決,會否變成一套瘋狂喜劇還不得而知。至於原版,卻是滲著陣陣Dry爆幽默感、親情與哀愁。

文: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看看讚美《爸不得》的外國影評文字,都有Comedy(喜劇)一字,但其實是個美麗誤會,生於1976年的編劇兼導演Maren Ade說,她從來沒有把電影當喜劇拍。一開拍她告訴監製,《爸不得》是"Sad"及"Super-serious"(超級認真),而演員也知道這個要求。的確,長達160多分鐘(2小時40分鐘)的《爸不得》有些場面令人忍俊不住,但它的調子和主題還是傷感,看罷令人忍忍作痛的。

故事寫作為鋼琴老師的父親Winfried Conradi退休後,早已離婚的他有天發現老狗平靜地去世了,他百無聊賴,身後無人,就出城去看女兒過得怎樣。他的女兒Ines Conradi正身在羅馬利亞,她是顧問公司要員,正在當地搞外判(Outsourcing)的事。女兒工作很忙,像我們每一個人一樣,工作時換上另一個面具,冷若冰霜,不謹言笑,與在家中判若兩人,沒有時間給家庭,也不大想在工作時遇上父親。於是一幕幕有點好笑,又殘酷的事件不斷發生。

Image description 劇兼導演Maren Ade

戲劇上,演員在戲中表達的個性/性格/形像叫Persona(面譜),與現實可以大相徑庭。其實人在生活中也有相若表現,與不同的人相處就有不同語言、習慣,女兒Winfried有兩套面譜,退休的父親也有兩套。而人在漸漸老去時,更不在乎別人眼光,那個放肆的面譜會越演越放肆,也越演越出位,Winfried喜歡在口袋裡拿出一副假牙,放入口內開始搞笑(導演說假牙這玩意來自己父親)。也等於是同時,他就變成了另一個人。其實戲中最搞笑的部份,大都是當Winfried出現及作出瘋癲的行為(導演叫演員Peter Simonischek參考的,是已故諧星Andy Kaufman)。當電影寫到Winfried突然在羅馬利亞出現在女兒面前時,女兒先是嚇了一跳,她當時正忙於招呼油公司高層,正準備要簽一份長期的合約,那知道對方對她父親更感興趣。

幾天過去,忙得不可交加的女兒,實在要把父親送走,才能專心工作。就在以為他已回家時,有一老人突然在同事之間出現,他把眾人逗得樂透了,並自我介紹,他叫Toni Erdmann(即本片德文原名),那個就是他的Persona,他的分身。

父親對女兒的那種關心,加上他本身的寂寞,根本達到纏擾級的。更離譜、更瘋狂的在電影中繼續發生。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爸不得》本來是較小眾電影,在德國上演時,本來只是以全國98個銀幕作特別放映,大受歡迎才全國公映。之所以取得觀眾共鳴,可以想像,在全球老年化之下,老一輩的會從寂寞的父親中看到自身,中青一代,也從中看到自己,與父母親的關係,及那些總是沒有預告,在Middle of nowhere突然冒出來的父母親。戲中特別寫到在新自由主義下的時代,女兒為了事業替油公司作顧問,大搞外判制度,明知辦好就要大量裁員。這一段有當今的時代大勢,不可逆轉,但同時飽書詩書的不會不知道油公司為利是圖,外判制度又有多無情。父親突然出現,女兒一向事業成功的形像,突然多了一個層次,一個你一定不想告訴父母的辛酸面,一段段你不想告訴他們的真相。

電影頗長,節奏也屬歐洲式的,節拍較慢,緩緩Build-up,鏡頭頗長,因此充滿了生活感,有時像看紀錄片,對白也一句有一句沒有的,不專心就迷失了。原來電影共花了56個工作日,拍下了120小時的Footage(剪接可痛苦了)。導演Maren Ade的拍法,是每一幕一拍就20-40個Take,如果角色較多,要涵蓋到不同角度,就得換位拍40-60 Take,再多一倍。她又因為不滿其中兩日的拍攝,把此部份重拍。成品長達162分鐘,她想過剪一個短版,但試過又覺得破壞了節奏,結果維持原判。

《爸不得》有種好Dry的幽默感,但更好看的是戲中有些很瘋狂的構思,及後段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意象及畫面,及結尾的憂怨哀愁。《爸不得》是一齣你想像不到下一幕會怎樣的電影,但還沒拍的荷里活翻拍版,大概可以想像不出那幾個套路。而在這資訊爆炸到死的年代,其實我們更需要看不一樣的東西,更需要更需要更需要想像力。

Image description 女兒替羅馬利亞油公司在當地準備外判工作,換一句話,多少知道有替大公司剝削工人。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