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博客San San:由路賽到山賽 — 走出自己的Comfort Zone

San San | 2017-03-17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今年,已經是第二年參加「揹水一戰」。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很怕山路,一離開石屎路就WeWa鬼叫。行山次數五隻手指數得晒。十年前行過一星級的流水響,近兩年行過荔枝窩、青山和八仙嶺,每一次我估老公都有諗過親手將我幹掉。

面對長樓梯,我想哭︰「幾時先到頂﹖又話1公里嘅﹖成30分鐘我都未上到1公里﹖救命呀!」
終於上到頂,好開心咁擺晒pose影條里數柱,先發現「咁斜我點落返去﹖!會唔會跌死我﹖」
然後就那口那面咁樣樣,問「究竟有冇鞋唔跣架?」、「沙石路想跣死我咩?」、「天黑之前落唔落到山架﹖」、「點解落仲難過上﹖」、「幾時落到最底呀﹖」、「我淨係見到D梯級重疊埋一齊」。
最後一句係「有冇山淨係得上唔使落架﹖」

明顯地,我好怕山路。如果想避我就避上山就包我唔會再搵你。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上年柴娃娃同三個朋友組隊玩揹水一戰,係一個為乾旱地區籌建水設施,希望透過參賽者揹水完成15公里 / 30公里路段,道出「珍惜食水」的訊息。好老實,上年比賽的心態是貪玩,同三個朋友一齊揹住支水去玩,冇諗過要跑,亦唔知原來係屬於「山賽」。一路上,和朋友快樂地聊著天,拍拍照,慢慢地上斜又落斜,經歷仙境大霧,雖然用咗三個幾鐘完成,但全程都好開心。而最弔詭的是,玩完之後先知原來是玩緊「山賽」。

今年我再接再厲,與另一女友人參加15公里的揹水一戰,今次終於留意到,自己腳踏的不是石屎路,有沙有石有青苔有屎有樓梯。在愉快的氣氛下,我雖然曾經兩次差點被碎石跣到,但沒有再WeWa鬼叫,亦站得住陣腳沒有被絆倒。雖然心底裡仍然有疑問「有冇鞋著咗係唔跣架」,但也接受到自己在跣與跌的邊緣。面對長樓梯,雖然未能如其他參賽者般跑上去,但為免阻塞道路,我還是一口氣行了上去沒有停下來。原來,自己一直只是不為,已非不能。

當你害怕一件事,可能只是心魔,而非你做不到。揹水的路比其他山賽可能只是微不足道,但對一個Non-Yama Girl來說,已算是一個考驗。今天的我,仍然未愛上玩山路,但至少比較低階的山路路段,我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克服了,在無痛和輕鬆的情況下,走出了自己comfort zone。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