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彬:《春嬌救志明》笑料勝過劇情 計算贏了感動

何兆彬 | 2017-05-02

有個電影業朋友常跟我說:「我可不會笑葉念琛,人家一直有戲拍,而且沒有令老闆虧錢。」朋友是有志氣有品味之輩,可不是但求屈就,也不是見錢開眼。在業界某個傳統上,「先求財,再言志」是必要的。電影畢竟昂貴,它結合了創作與生意,這兩者左右角力,有時是創作勝了馬鼻。有時是先替老闆賺錢,下次再來談理想。

春嬌與志明系列,一套平常人的愛情故事,竟然拍到第三集,在荷里活這樣的例子也不多,不得不令人佩服。彭浩翔是典型香港醒目仔,但也是創作人/作者。遊走於作者與生意之間多年,春嬌來到第三集,「作者」越來越不見縱影了。

文: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作為香港國際電影節開幕電影,《春嬌救志明》成績如何呢?簡單的說,《救志明》回到香港,在旁枝加一兩個國語演員,保持是合拍片,但《春嬌救志明》繼續粗鄙,繼續好笑,繼續三級,保得住港味。戲的娛樂性豐富,我看的試映場現場觀眾反應良好。

但以戲論戲,《春嬌救志明》前半是Gag接Gag,談不上有甚麼劇情。傳統戲劇總得有危機出現,但它在兩個普通人身上已玩不出新花樣,上回(第二集)已經給志明作過女神級考驗(楊),他最後都決定選港女春嬌,這回戲橋不能重複,沒有終極大佬,戲幾乎唱不下去。電影後段開始搵戲來做,最後無厘頭地分開(女讀者們,饒恕我是男人),又不能免俗以男方做些事去感動女方,大團圓結局。

回頭來看,這個兩個普遍人的愛情故事,當初之所以特別,是因為彭浩翔向來擅於玩弄「禁忌」二字。

彭的第一齣作品《買兇拍人》(2001)寫的是以紀錄片方式拍下殺人,也順便寫寫三級片女星向AV女星飯島愛學習。人世間有幾大禁忌,分別是性、宗教和政治,性從來是他戲中的重要元素,包括了召妓(《大丈夫》)、放祼照上網(《公主復仇記》);殺人:《出埃及記》的禁忌是偷聽多於謀殺大計,《維多利亞壹號》則是擺明車馬的賣𣍝腥三級;《低俗喜劇》宣傳重點是粗口和驢仔(再一次是性,這次是人獸)。坦白從寬,彭導從不是我喜歡的導演,但《春嬌與志明》在香港那些年禁煙下的境況下,寫男女主角有點偷偷瞹眛(凡偷者皆禁忌,第三者自然也是),寫二人用密碼傳情(再偷!但由禁忌寫出了點浪漫),是彭導最不刻意的一次。

Image description

電影製作充滿金錢、名氣及創作,但有時,金錢和名氣會搶贏了創作。我們都喜歡洛比桑的早期作品,但及後他當監製,要養起一整個班子,戲就開始走下坡,拍《這個殺手不太冷》(Leon, 1994)時他只用了30天寫成劇本,近年他都說導演太辛苦了,只做監製。彭浩翔近年也以監製為主,作品越拍越少,2010年拍《志明與春嬌》的同年還有《維多利亞壹號》上映,到了2012年,春嬌續作《春嬌與志明》已成了合拍片,很多觀眾都討厭此作。我倒是覺得,從北上一刻開始,生意人彭浩翔就戰勝了創作人彭浩翔,片中為了要合拍,寫志明北上,為了要營造危機,給他送上楊冪(尚優優),但為了要大團圓結局又不得罪兩邊觀眾(特別是十幾億國內觀眾),結果落選的尚優優反而沒有缺點,要輸掉男人了,但她還是客客氣氣的。這幾乎是彭導最計算,也最沒說服力的一個作品。

2014年彭浩翔拍《香港仔》,寫溫情賣香港本土,評價一般。同年他還拍了一齣《撒嬌女人最好命》,說真的,這齣才可怕。電影的主題雖然寫女人流行要撒嬌爭寵,但女主角(周迅主演)做回自己,終於奪得真愛歸來。但戲及喜感本身就相當之《精裝追女仔》(王晶),而在《春嬌與志明》中那中港計算,去得更盡,就是找來隋棠演台灣嗲腔女人,於是被一眾女配角罵為「騷浪賤」、「綠茶婊」。電影台灣女人撒嬌亂嗲人營造的那種刻板印象的態度,令人不快。中港台來說,如今是台灣最好當這種角色了。

(以下較多劇透)

若入場只為娛樂性,新作《春嬌救志明》是不錯的。但電影其實還是不斷的玩性錯摸(被誤認打野戰)、講粗口(其實看過戲就知道戲名《春嬌救志明》也是玩粗口諧音(看上面主題曲的短片就明白了),創作上湊湊拼拼,電影以趷趷剛(怪獸)出場,模式是Copy了七年前的原作,細心看,很多部份都是複製自原作,是偷懶的。為了符合合拍片的條件,主要演員上又加入蔣夢婕(演志明契媽),這一段幾乎對劇情的發展沒甚麼影響,像是為了安插而安插。

至於創作上的「作者彭浩翔」就失蹤了,生意人彭浩翔則更進一步,更多計算,就是要冧女觀眾開心,畢竟她們是愛情電影的主要捧場客。有說韓劇是女人AV,那麼這次的計算,其實跟韓劇相似。《春嬌救志明》比第二集好得多,第二集因為要打國內市場,故意把故事拖到北京,結果半齣戲講國語,連國內觀眾都嫌它沒港味。戲的前半盡是笑話,到了中段戲劇上需要危機,就先安排春嬌父親出場(秦杮演出可活了!),再交代原來因為嬌父它去,結果造成了她的心理創傷──一生缺乏安全感。於是劇情藉一場地震,又回到了老生常談,女人怪男人總是長不大,男人呢,就是覺得總是女人小題大造。而二人,也就因為這樣分開了。

韓劇的AV位,是高富帥都不計你尊容缺點來愛你,而且一生只愛你一個。《春嬌救志明》的終極幻想,一如很多愛情電影的老套絕招,總得在高潮戲中來一場大追逐,或跪著求婚,求感動你。《春嬌救志明》中,連向來賣Cult賣怪雞的彭,也不能免俗,這可不會因為把歌換上了《小雙俠》而有重大改變的。春嬌如何情緒化、每三兩天就哭哭啼啼都好,志明還是願意為了她搞這大龍鳳,來感動她,求她原諒。

回頭一看,原本不怎樣喜歡《志明與春嬌》的我,也覺得它有點純真和珍貴。

《救春嬌》在香港賣得不錯,在中國呢?上映4天也收過億了(上集總收才七千多萬),我們不必出尋人啟事尋找彭浩翔,「生意」相當成功。中國大陸流行搶IP,畢竟有人認識的品牌易做,創作一個故事,創作一盤新生意,談何容易。

筆者新開了個人fb專頁: 午夜翻牆'Round Midnight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