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彬:《嫲煩家族2》瘋狂爆笑後 為經濟爆破那一代默哀

何兆彬 | 2017-06-13

《嫲煩家族2》是齣上半爆笑,下半哀傷的喜劇。

2013年重拍小津安二郎《東京故事》成《東京家族》,2016年喚來電影原班人物,類似設定,拍成喜劇版的《嫲煩家族》。不到一年,再拍成續集。上集水平之高,喜感之強,演員的高水平演出,都堪稱電影系教材級示範。今集借去年上映電影留下的一些設定,玩個變奏,又拍成了這齣前半笑料密集,後半哀傷的倫理喜劇。

86歲了,來欣賞山田洋次信手帖來的灑脫。

文: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橋爪功演的平田周造,功力深厚,可莊可諧,中港台有誰可比?

2016上映的《嫲煩家族》叫好叫座,在日本,山田洋次說自己像聽到觀眾說::「拍多些拍多些,我們定會繼續捧場。」他清楚記得當年第一部《男人之苦》在新宿戲院上映時,觀眾開懷大笑的情景,結果《男人之苦》拍成了極受歡迎的系列。《嫲煩家族》也馬上開拍續集。其實《嫲煩家族》原名《家族はつらいよ》,即「家族之苦」,本來多少就有延續《男人四十戇居居》(《男人之苦》,男はつらいよ)的意思。

在中國,大陸導演黃磊因為太喜歡《嫲煩家族》,購下版權拍成了大陸版《麻煩家族》,由安樂電影老闆江志強投資。據傳電影基本上照拍日版劇本,而電影編劇一欄也沿用「山田洋次/黃磊」,早前上映,但評價欠佳,豆瓣評分只有4.6分。幾乎一樣的劇本,拍出兩個效果,主要的分別,自然是導演。

《嫲煩家族》故事藉平田周造(橋爪功)這個捱了幾十年的打工仔,退休下來卻遇上太太卻突然提出離婚,寫家庭關係中對家人的感恩,故事藉憲子教老人家:「就是要講出口」。老婆本來鐵了心腸要走,結局前終於周造厚著面皮,對太太說感謝,老婆最終決定留下來了,直至永遠,然後她詳和地說:「只是不知道誰先走呢。」

到了《嫲煩家族2》,老婆要去北歐看極光,電影再次由76歲的橋爪功個人表演,他亦再由頭帶到尾。故事寫太太留下來,老頭子再度建立高高的尊嚴,回到不容別人多嘴的一言堂狀態。他總是駕著汽車每天高高興興的出去,晚上卻把車碰撞得這邊少一塊,那邊缺一塊。家人一想勸他放棄車牌,就被他噴得一面屁。衝突藉眾人性格製造連環笑料,高手在於,這也成了戲劇的推進。

Image description 上集高潮是家庭聚會,今集呢,一家人吵架少不免。

(注意:以下開始有劇透)

故事線寫年華漸漸老去,多作搞笑。故事真正想寫的,是周造駕車時,重遇了高中老同學丸田。戲中丸田已七十有三,但仍在地工作,相反周造退休了,三代同堂,每天不是跟家人吵架,就是駕車去釣魚,或跟酒館風騷老闆娘嬉戲調笑。注意細看,其實山田洋次在上集寫到周造被女婿懷疑偷情,曾派私家偵探追蹤他。

《麻煩1》戲中跟蹤的偵探沼田,偷拍時才發現周造是他中學同學。沼田有幾個特點,跟今集丸田相同:一,他是周造中學時球隊成員,當年大家老友鬼鬼,但失散多年;二,二人談起當年的校花,都非常懷念,但談話間竟發現都嫁了給沼田(今集是丸田);三,沼田/丸田中年過後,都頗潦倒;四,兩個角色,其實都由同一個演員──小林稔侍飾演。以上幾點不重看上集大概都忘記了,山田洋次固然是故意的,筆者猜想,導演大概是跟影迷開了個小玩笑:同樣一個舊同學,設定稍改,我就給你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

Image description 重遇舊同學丸田。注意,丸田其實跟上舊同學沼田(私家偵探)一樣,同由小林稔侍主演。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嫲煩1》中,跟蹤周造,反而相認的舊同學沼田(小林稔侍),今集變成更倒霉的丸田。

兩集中還有個小角色:送饅魚飯的外賣仔,肥嘟嘟,有點戇居,被問及幾時結婚就啞口無言。騎著外賣電單車會唱起日本歌曲,就是《男人之苦》的主題歌。他是否有點像車寅次郎(渥美清)?看來這也是老導演跟老影迷開的一個玩笑。

回到電影。酒過三巡,丸田就談到當年潦倒,老婆走佬,全因自己敗了家業,失意失敗。這頓飯中,周造談起年少時丸田最喜歡吃銀杏,甚至說到人生最後晚餐就要吃銀杏,結果一語成讖。飯後喝醉,周造帶丸田回家過夜,誰知道他就這樣一睡不醒。《嫲煩1》老太太一把年紀去上寫作班,戲中人人各有追求,即使老婆要離婚,電影的氣氛也不會像這集要談死亡般低沉。透過戲中的資料,我們知道,73歲的丸田在90年代初失意失敗,計起來正值壯年(40多歲)。戲中丸田獨自在東京做地盤生活,死去了連弟弟也不願前來辦喪事,最後得靠政府社會福利處(及平田一家)接辦。丸田下場悲慘,沒子送終,他是個壞人嗎?我們從舊同學(周造)口中,從包租婆口中,一個個的表示丸田是個好人,甚至年輕時英俊,充滿魅力,性格也溫純。這麼好的一個人,落得如此下場,是山田洋次感到哀傷之處。他們的不幸,是時代的犧牲者,剛好遇上經濟爆破,社會也沒有給予支援。

雖然悲傷,導演臨尾還是來開個玩笑,以銀杏替那一代人放一次煙花作送別。

山田洋次利用沼田的角色改改設定,拼拼湊湊,就寫成了丸田及電影的故事骨幹。其他各個角色,就仍然寫得細緻。《嫲煩1》的高潮戲是三代同堂的家庭聚會,結果女婿大爆周造跟酒吧老闆娘調情,馬上把周造激到氣昏當場。當時未下嫁的憲子(蒼井優)透露自己父母離異,這回寫到老人獨居/獨自面對死亡,再花了篇幅寫她離異後的母親,獨力照顧老媽(憲子)。上回充當小津戲中原節子角色的蒼井優,這回再演天使,戲中沒人敢碰的事情都由她來處理(包括死人)。其實上次最終得她力勸,周造才肯跟老婆說謝謝多年來照顧。本來過二人世界的庄太(妻夫木聰)與憲子,決定要照顧母親與嫲嫲。

Image description 憲子(蒼井憂)與庄太(妻夫木聰),是兩齣電影中最約潔的角色。中生代的男人都縮骨、懦弱。

其實《嫲煩家族》寫性格最虛怯懦弱的,就是中生代的兩個男人,一個是每每向錢看的大兒子,另一個是被形容為娘炮、吃軟飯的女婿(造老婆做稅務養起頭家)。相較之下,戲中的女人都扛起半邊天。戲中又借小情節,寫向錢看的大兒子幸之助,連歌舞伎都不會欣賞,要被兩個兒子訕笑。他鏡頭下的兒童、年輕人、甚至是老太太,一把年紀還上寫作班,去看極光,倒還是有所追求的。

在變成縮骨、懦弱之前,他們是否也有所追求?在常有人提出我們快要經歷下一次經濟爆破,你又會想起了誰?

筆者新開了個人fb專頁: 午夜翻牆'Round Midnight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