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麥探員:活在炒貴刁是辣的公審年代

麥探員 | 2017-06-26

Image description 筆者有朋友真的叫過炒貴刁走辣。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信報立場)

網聞傳來有爸爸在灣仔會展餐廳內點了一客炒貴刁,爸爸試了一口發現炒貴刁竟然是辣的,向服務員投訴他的小孩吃不了辣,服務員解釋炒貴刁傳統做法是辣,爸爸不接受解釋,結果用一個碗蓋着炒貴刁,索性不吃。事件傳開,大批網民指摘爸爸為港爸,一切皆以孩子的感受為先,理所當然,但違反常理的指控,卻叫人不解。

事實上,社交媒體不斷發展,我們漸漸活在一個公審與反公審的社會裡,君不見以往年青人霸佔關愛座的公審圖片,現在越來越少出現?原因是每逢有人上載這些圖片公審時,網上有一群反公審的群眾傾力反撲,所持理由不外乎:1.霸佔者可能有隱疾;2.上載者多管閒事,更甚者是指摘年長人士恃老賣老,其實,說來說去都是怪上載者拿着手機便四處公審,芝麻綠豆事情卻大事宣揚。本來讓座是美德,如今卻變成公審者與反公審的戰場,我不知道外國社交媒體有否出現相同罵戰,但試想一下沒有了公審,我們又怎知道世間上原來發生如此荒誕的事件?

回到炒貴刁事件上,最初估計事件爸爸是否內地人,但一般印象內地人都吃得辣,大概不會介意孩子也吃辣,那麼他應該是香港人吧!但作為人父,要有怎樣的經歷,才不知道炒貴刁是辣的?這實在有點匪夷所思,即是咖喱是辣、甜品是甜的認知,餐廳要不要每次客人落單時都解釋一番呢?如果港爸進化到連炒貴刁也不知道是辣的話,實在太可怕。(註:有讀者指出咖喱是香料一種,並不是辣。)

當然,作為人父,每天為胃口奔馳,不知道一些顯而易見的道理,也應該值得原諒,筆者曾經光顧一間酸辣米線店,坐對面的一家三口,爸爸點了一個清湯米線,還問店員有沒有公仔麵供應?到一間以賣酸辣米線聞名的店舖,叫一碗清湯米線,究竟是什麼概念?正如你到泰國菜餐廳,不停詢問有沒有不辣的菜式一樣,實在令人懷疑Common Sense的Common程度。(註:有讀者指出不少泰國菜式都不是辣的。)

Image description 公審與反公審的戰場:關愛座

反公審網絡大軍
雖然反公審力量暫時不算很壯大,但有些Facebook群組的反公審程度,近乎欺凌,筆者加入過一些較受歡迎的駕駛群組,每逢有人上載影片投訴別人駕駛態度時,一班反公審大軍便不斷挑上載者的錯處,所持理由有時頗牽強,都是上載者一生人有沒有亂過馬路之類的犯法行為,如果有的話,就應該放過打尖、趕時間的違規駕駛者,問題根源又是小事何需公審,聖人都有錯,花時間公審倒不如看開一點。個人認為,Facebook沒有什麼使用法則,有人愛公審,有人反公審,雙方都是對等的,愛公審者自命正義之士,反公審者都是想保護自己犯錯的權利而已,人誰無過是他們最愛說的理由。

反公審力量之大,有時會令到上載者刪除影片或相片,更甚者因敵不過反公審大軍,最後刪除Facebook賬戶。看到這裡你應該感到震驚還是興奮?這就是我們身處的地方,剛剛網上又傳來某大商場不讓洗手間清潔員上班時喝水,又吩咐清潔員必需向客人說:「先生/小姐,你好!」另一個戰場好像要開戰了。

反港爸港媽、反呃like大行動
除了反公審之外,近來還有不少反港爸港媽旅遊態度的貼子,通常都是當事人提出愚昧無知或是太過份的要求,譬如上網問懷孕30周以上可去日本旅遊嗎?或是某個日子到沖繩旅遊,有沒有人可以義載等問題,網民看不過眼便截圖轉載到另一個群組公審恥笑,而這個恥笑行動越演越烈,有親子遊群組版主甚至嚴厲審批申請加入群組人士作反擊。

另外,有一個專頁不停反某受歡迎旅遊雜誌胡亂吹捧劣食的手法,看得令人大快人心,同時亦反映網民開始不滿媒體過度渲染的報導手法,當然,這種打正旗號反對某本雜誌的做法,很容易令人聯想到是敵對雜誌的所為,但出發點只不過是反對推介劣食給廣大群眾,無論如何都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