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彬:《編寫美好時光》一部主旋律鄧寇克電影的誕生

何兆彬 | 2017-07-20

暑假檔大片多,英國電影《編寫美好時光》(Their Finest)未必是你的電影首選。但以戲論戲其實水準不俗,而且恰好戲中有幾點,是這陣子的城中熱話。

電影的背景是40年代二戰期間,寫當年電影圈怎利用電影的強大傳播力,來做意識形態上的宣傳,影迷都在討論許鞍華《明月幾時有》、劉偉強《建軍大業》有多主旋律,《編寫》卻帶我們回去看二戰時,英國為甚麼要拍主旋律電影,怎樣拍攝;此外,戲中戲的題材,剛好是二戰時Dunkirk的挽救行動,這題目很熟口熟面吧。對了,本周上映,大導演Christopher Nolan拍攝的《鄧寇克大行動》,拍攝的也是這段歷史。

文: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乍看,《編寫美好時光》寫的是一段愛情故事。

《編寫美好時光》帶著一貫英國片的優雅與幽默(重點之一,是有Bill Nighy演出!),但戲中背景,寫的是40年代二戰間最難渡過的日子。走在城中,突然就有飛彈襲來,把整橦大廈削去一半。上一秒還在你身邊笑意盈盈的朋友,下一秒就不見了。倫敦受創最為嚴重被轟炸超過76個晝夜,超過4.3萬名市民死亡,約10萬幢房屋被摧毀。

日子難過嗎?戰時還要糟得多,人總要有勇氣活下去。

納粹肆虐,盟軍出盡法子要抵擋,出盡力的包括了拿筆桿子的,和拍電影的。《編寫美好時光》改編自英國作家Lissa Evans的小說《Their Finest Hour and a Half》。此作品2009年入圍柑橘小說獎(Orange Prize for Fiction)(現稱百利女性小說獎 Baileys Women’s Prize for Fiction),故事打動了《哭泣的遊戲》(The Crying Game)監製Stephen Woolley,他查探下,發現同樣想把它改編成電影的,是Amanda Posey。Amanda Posey入行時曾跟隨Stephen Woolley,結果,二人聯手監製本片。

戲中最有趣的,是描寫女主角Catrin Cole(Gemma Arterton飾,曾演出《新鐵金剛之量子殺機》《格林雙俠:獵巫世紀》)怎踏上編劇之路,而在社會氣氛極其緊急之下,所有人都有共識,電影必須為大家帶來士氣,而代價是在劇情上不惜改變一些事實。活在21世紀的我們,乍看覺得古怪,但看著看著,也默默認同了戲中人的想法,納粹若戰勝,後果非同小可,這場仗不能敗。在這絕望氣氛下,每個人都在想自己能貢獻甚麼。

Image description 40年代,重現影廠制度下的拍片過程。

Image description 乍看,《編寫美好時光》寫的是一段愛情故事。

Image description 對我個人來說,入場看本片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Bill Nighy(右一)

監製Stephen Woolley說,自己對電影的熱誠,就是由二戰時代的電影燃起的。而原來當年大戰下,作為為數不多的娛樂,作為逃避現實的出口,看電影的人數非常多,「電影都有一個實在的目的,就是向處於困境的人民傳播信息、激勵人心,以及提醒美國和其他沒有參戰的國家,英國仍然未亡,仍然生氣勃勃地活著。那時英國每星期都有三千萬人去看電影,大部分是女人,所以透過電影向她們傳播這些信息是迫切的事情。」

重組那年代電影人構思電影的過程是有趣的。既然是拍主旋律電影,史實不必跟足,計算觀眾的情緒,推高大家抗戰的情緒才是重點。幾位編劇,先談故事起始,再談結尾必然要怎樣,幾下子就勾勒出故事骨幹。看到這幕,會想到它跟拍商業電影的想法不會相差太遠。

影迷都看愛戲中戲,愛看戲中的電影人,怎拍電影。《編寫》中戲中戲拍鄧寇克戰役。二戰時,德軍連下幾城,英法聯軍3個集團軍約40個師被包圍在法、比邊境,準備退到法國鄧寇克,再經海路退回英國。

撒退中的英軍遇上幾個問題,一,是德軍已擊沉許多船隻,二,海灘水深不夠。他們希望能每天退一萬人,但以此進度,要40天才能全退。結果軍方呼籲平民提供船隻,無數業餘水手及私人船應召以來。以上是這段歷史熱血的地方,至於路蘭Nolan的大片如何,筆者才剛看過,他完全使用另一個手法拍攝,有機會再談。

戲中電影人發現,平民船隻蘭西號(Nancy Starling)在鄧寇克拯救受傷的軍人的故事被誇張了,歷史並非如此。但在形勢緊迫下,他們要解決的是怎拍出這主旋律電影。電影畢竟不是歷史紀錄,每個年代,作用都有所不同。手中的工具怎使用,好壞正邪,有時得看每個情景下。

戲中有些對白很出色。當男女主角談到電影與現實,引用了希治閣說:「電影就是生活,但把悶的部份剪走了。」("Films are like life with the boring bits cut out")又說到電影就是每一幕都有作用,但人生並非如此,令人感嘆。

戲中以一段愛情穿插,本來不錯,但到片末突然調子一轉,突然變成灰暗,是為敗筆。但結局寫女主角本想退出電影界,最終還是想出一分力,又有激勵作用。

艱難時,每個人都能出一分力,改變現實,別小看自己。

筆者新開了個人fb專頁: 午夜翻牆'Round Midnight

 

Image description 戲中戲,拍鄧寇克戰役的規模,自然不能跟2017年的Nolan比較。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