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麥探員:公義是什麼?

麥探員 | 2017-08-17

Image description

(先旨聲明:此文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與信報立場無關)

從來文章中少談政治,甚至是迴避政治,但近來接二連三的政治審判事件,實在忍不住要吐兩句苦水。

是的,我等無膽匪類就在這個網誌中宣洩一下,口痕友會質疑這樣可以改變世界麼?當然不可以,至少我還有機會在這裡發表意見,暫時不用擔驚受怕,如果有一天香港變成以言入罪、以文入罪的社會,那時連害怕的機會也沒有。

曾經有一位業界前輩問我,香港變成這樣子,還可以做什麼?我說我們沒勇氣去武力抗爭,暫時可以做的就是說不,看到不公義的事情要發聲,就算他朝香港變成極權統治或新加坡模式,至少我們也嘗試過。

追求公義的可能是少數?
之不過,站在尋求公義的一方,永遠都是主觀。有時我在想,究竟Facebook朋友圈中出現那麼多抗爭新聞的分享,是否代表大多數人都是這樣想呢?我嘗試用很不科學的方法去估計,我的FB朋友約300人,活躍分享政治新聞的不到30人,30人當中竟然佔了七、八個是支持「冷嘲熱諷」激進派,那麼其餘270人呢?我估有些是政治冷感,不聞不問,有些可能對香港已死心,又有些可能因工作關係或其他原因不宣之於口,就當不便發聲的也佔30人吧!也只不過是兩成多人較關心社會政治。

現實世界中就更殘酷,上一代從大陸走難來港,感覺是大多都對政治很避忌,時刻叮囑不要參與集會,有些世叔伯由於愛國心關係,總希望國家強大,無論共產黨做了什麼都可以視而不見,老是說民主派搗亂香港,我明白老人家經歷了那麼多,來到香港都想過得安定一點,對於提出反政府意見的人,都採取敵視態度。中年一輩的,可能為了搵食,日常關心的都是吃喝玩樂居多,或是子女成長,政治有沒有進步不管得太多,投票日也不見得積極,更多的是沒有登記做選民。年輕一輩呢?感覺是兩走極端,一些很討厭一切跟大陸有關的人和事,一些則覺得事不關己。

香港青年軍 VS 巴塞羅那
網上網下綜合一下,時常將追求公義、爭取民主掛在咀邊的人,現實中可能佔少數,也許社會中的大多數未必想追求民主,只想過安穩生活,政事盡量不要碰,我想這可能較接近現實。歸根究底,從我的記憶中,所謂政治改革、爭取民主等意識,從八九民運開始,及後香港迎接回歸,英國殖民地政府逐漸開放直選議席,接近1997才有較多香港人政治醒覺,轉眼間過了十多年,到2014年佔中運動,開始關心爭取公民權益的人愈來愈多。

想說的是,從中學到大學,也沒有被灌輸任何公民權利、政治運動、民主價值等概念,筆者從音樂和電影看到外國人爭取民主平權的事跡,才知道什麼是反建制,追求公義,但每個人的經歷不盡相同,你認為在天安門擋坦克才叫做追求民主,我認為網上寫篇文章已算盡力,彼此之間對公義、民主的概念都各有看法,難免會出現不斷討論、謾罵、割席的情況,爭取民主的人內耗不斷,敵方卻有組織的一天一天壯大。

我恨我們不團結,國之將亡之時,超級英雄卻沒有出現,面對狡滑的老狐狸,我們的民主老大做過什麼,竟然要一班中學、大學生去衝擊示威,竟然要一班熱血年輕人去坐牢,沒有組織沒有策略,也許民主派也知不得人心,即使他們去衝擊也得不到支持,適時出現一群天真無邪的學生哥,大家一下子便將所有希望交托在這群年輕人身上。

退後兩步去看,我們面對的是什麼對手,對方是巴塞羅那,我們只是香港隊青年軍,未打先輸,年長的還不斷在旁吶喊助威,「好了,終於有傻仔出現。」爭取到就皆大歡喜,爭取不到都是他們受罪,與我何干?黃子華說得對,我們爭取民主運動中,最需要的是智慧。在博奕中,總不能以為懷著赤子之心就可以百戰百勝,香港地聰明仔多的是,只不過特別少人投身政治界吧!當然,我等事後孔明就少說當幫忙了。

你講法律他來爛仔 你來爛仔他卻講法律
寫到這裡,又要再次聲明,本人不是什麼政治專家,發表點個人意見,我無需讀過政治學才可發文,對社會、政治有看法,誰都可以。

香港淪落此地,還有什麼可怕?早年在大陸工作,每逢翻開報紙都令我會心微笑,頭條是埃塞俄比亞高鐵建成,二條是河北區經濟取得重大成績,諸如此類軟性政治新聞,今天還可以在這裡放屁,應該感到很高興,說不定廿年後我老來時,報紙頭條變成啟德大球場匯演全城亢奮。

東拉西扯,是時候作個總結。在香港爭取民主,就如劉曉波所說,入獄是你的工作一部分,面對不公對待,我們要寬恕敵人,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大意是這樣)。

同時,我們不得不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敵人,包括建制勢力、五毛人士、冷嘲熱諷的激進派、政治冷感的人,前兩者不用多說了,五毛人士最令我不齒的是粗口爛舌,留言永遠都是什麼抵死、快點移民,一點水準也沒有,請不要浪貴生命去回應他們,同時也為他們那麼無恥而感到可悲。至於冷嘲熱諷的激進派,也是不用理會,天天在嘲弄別人港豬,好像只有他們看透世事,Smart ass態度很討人厭,又不見他們做了什麼出來,恕我直言,他們都是敵對勢力之一,可憐是那些無知信眾吧!最後,政治冷感的人,沒有什麼辦法,只希望時間可以改變他們的想法。

說回案件本身,暴力的定義因人而異,判決了的可以發還重審,龍門是任搬的,最無知的解讀是衝擊立法會很暴力,用竹枝很暴力,說暴力,又怎及得上愛X力街頭謾罵外國人、記者、社運人士,拳打腳踢,公安也只是袖手旁觀。

OK,你說犯了法就要受罰,民主是要付出的,我懂,台灣、南韓等地方都不是一日便爭取到民主,不知多少人坐牢,社會才改變,願賭服輸,吃得咸魚的道理不用你說。我只想說,面對如黑社會的敵對勢力,時刻緊守道德底線是沒用,說句粗口也要自責一番的,請離開社運大軍,當然我不是支持暴力抗爭,但在敵人面前抱頭痛哭,於是無補。倒不如團結爭取公義的一群,進行完全不合作運動,無論是網上揭瘡疤,還是向不公義說不,每人做一點點,也總好過坐著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