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彬:350萬超低成本佳作《馬克白夫人的誘惑》恐懼慾望引爆女魔頭

何兆彬 | 2017-08-30

暑假來到尾聲,連續兩三個月的大片轟炸也差不多要完結了,影迷終於能看到較多元化的創作。上周上畫有改編自俄國小說的《馬克白夫人的誘惑》(Lady Macbeth),是導演William Oldroyd的首部作品。電影成本很輕(35萬鎊/$455,000美元,約350萬港元),成績卻相當不錯。之前在劇場工作的導演,鏡頭乾淨俐落,拍法顯露了決心與自信,怎看都不像是處男作。

早陣子連環看了幾齣恐怖片,看《詭娃安娜貝爾:造孽》中鬼娃娃追殺一眾小孩最不驚嚇。美國主流商業電影是不敢殺小孩的,但藝術片就能多陰暗就可以多陰暗,《馬克白夫人的誘惑》寫這名被壓迫的農家少女,成魔之後,就在鏡頭前殺孩子給你看。這才叫恐怖片。

文: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馬克白夫人的誘惑》


《馬克白夫人的誘惑》(Lady Macbeth)跟莎士比亞《馬克白》無關,雖然它也是一齣悲劇。

原著是改編自俄國作家Nicolai Leskov備受爭議小說,原著名喚《穆郡的馬克白夫人》(Lady Macbeth of Mtsensk,1865)故事寫窮家少女被賣到莊園做媳婦。丈夫這藍血人冷酷無情,家翁嚴格刁難,二人表面都是眼睛長在額上之輩,關上房門,冷酷殘忍而且心理變態。丈夫最喜歡一入門,就叫她面壁罰站。少婦Katherine 嫁到豪門中,卻才發現自己身如金絲雀,被關在籠子裡,天天面對精神虐待,生不如死。

一次又一次被欺凌虐待,有一回到地窂拯救被男工欺凌的女工時,認識了一名男工Sebastian。Sebastian膽大包天,先是戲弄她,晚上去敲她房門。這卻喚起她無盡慾望及內心的魔鬼。跟男工搭上後,趁丈夫外出,她變身成縱慾少婦,膽子越來越大。紙包不住火,她也不怎想把它包住,結果家翁回來,東窗事發,老公後來突然半夜回家,都被化身惡魔的她一一解決。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男工Sebastian,由基層突然變成了男主人。

編劇Alice Birch將原著俄國背景,搬到英國。

小說中Katherine與長工Sergei有染,二人分別殺去丈夫及家翁,後來在婚禮上二人屍體被發現,他們被捕,判處流放。路上奸夫又搭上另一女子,妒火中燒的Katherine將女人推下湖中,然後自殺。編劇Alice Birch改編電影劇本時,集中寫Katherine的心路變化。配合導演簡潔(偏長)的鏡頭,早段觀眾很快就投入/同情Katherine角色,深感被迫害。但當你開始同情她,她卻越走越遠,先化身乾柴烈火,將男工Sebastian公然變成男主人。再因為想跟愛人「相宿相棲」,以錯冚錯,殺完一個又一個,最終連小孩也毫不留情,要下毒手。觀眾由同情,到開始自問:被壓迫的一群,做多少才是過份,才是暴力?

導演William Oldroyd就讀藝術學校時接觸影片製作,本為成功的劇場與歌劇導演。2011年開始重拾電影拍攝,短片《Best》曾入圍辛丹斯影展短片競賽單元。他喜歡Michael Haneke。拍攝《馬克白夫人的誘惑》的風格也頗深影響,鏡頭簡約,風格靜止,鏡頭長得近乎Realtime,這在幾場殺人戲中更具真實感及迫力,尤其殺小孩一幕,一鏡直落,觀眾迸息靜氣,像身處現場。導演具舞台經驗,拍過敍事的實驗電影。舞台劇跟電影始終是不同的藝術語言,電影的演出要內斂但同時具感染力並不容易,此作分鏡不多,但看得出綵排熟練及精準。雖然是導演首部長片,但看得出他很知道自己要拍甚麼。

《馬克白夫人的誘惑》去年在歐洲上映,頗獲好評。「都柏林影后」科倫絲佩芝(Florence Pugh)表現由其標青,由被壓迫的純家少女,演到變身慾火焚身、殺夫的女魔頭,由頭帶到尾。

乍看《馬克白夫人》是頗有些製作上的不足的,例如戲中大宅的窗戶玻璃,透光度就太好了(三四十年前的玻璃就沒那麼明亮了),幾個最緊要的鏡頭,也火候不足。但以歐洲的製作/生活水平,憑只有35萬鎊的預算,William Oldroyd卻證明了自己以鏡頭說故事的能力。350萬港元,拍24天,以香港電影工業的運作,誰敢說拍得出來?誰敢說低成本拍不出好戲來?

作者臉書專頁:午夜翻牆‧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科倫絲佩芝(Florence Pugh)表現由其標青,由被壓迫的純家少女,演到變身慾火焚身、殺夫的女魔頭,由頭帶到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