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葉葦:生活MANNER | 咖喱牛肉紅米CAFFE LATTE

葉葦 | 2017-11-08

Image description

這個餐單裡面最邪惡的是什麼?應該是Latte裡面的奶。

比較籠統的科學化解釋是,成年人類的腸道已失去用來分解奶的細菌和乳糖酶,乳糖不能被有效消化,遺留在腸道裡,輕則引發輕微腸道不適,重則?我不知道。

既是說奶,當然是指牛奶,牛奶是給牛喝的,不是給人喝的。但這個未必重要。重要的是,在牛奶生產的過程中,有很多我們不願意知道的事實。

乳牛怎樣才能生產牛奶?當然是生產了小牛之後乳腺才會分泌出牛奶。小牛出生一兩天之後,就會被迫母子分離,因為乳牛的價值是為人類生產牛奶,小牛老是黏著母親喝奶,產量肯定大打折扣。那麼如果小牛不喝牛奶?怎樣長大?難道給牠喝人奶?那麼小母牛就給牠喝添加了生長激素的廉價奶粉,讓她快快長成大乳牛加入生產行列;小公牛則不必讓牠長大,趁嫩宰了就好。

因此,乳牛一生的命運就是,被打種,被懷孕,分娩,讓初生孩子親近喝幾口奶刺激乳腺,被迫母子分離,(自己不知道)兒子被殺,兩年以後即快將停乳時,再被打種,懷孕,分娩⋯⋯

自古以來,為了生產這種對人類可有可無的食物,奶農(也包括部分以生產牛奶過活的西方教會修士)就一直重覆著強迫乳牛骨肉分離的罪孽。現代的產奶方式也許文明一點,奶牛當然吃好住好,但由於產量要求大而邊際利潤小,也不見得有半刻可以歇息的餘裕。當然,牠們真正過著的秘密生活,奶商絕不會透過官方紀錄性宣傳片告訴你。

如果乳牛有靈性,其生產的牛奶必然是給詛咒的。人類吃下給詛咒的食物,怎會好?

結論是,拿鐵咖啡和凍奶茶都太好喝了,怎能戒?
作者專頁:www.facebook.com/reedle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