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彬:《正義聯盟》You can’t save the world alone ?

何兆彬 | 2017-11-21

正義聯盟上映第一場試影前,網上傳出美國第一批影評欠佳,部份低至兩粒星。當然我不期望它很好看,因為它連Trailer都沒神沒氣的,早兩年《自殺特攻隊》的Trailer至少好看(但正片很爛)。但看罷,它也沒有很差。至少早幾天我去看《雷神:禇神的黃昏》,覺得也不好看(傳聞很惹笑,也沒有)。《正義聯盟》大概跟新《雷神》同級,是五星滿分,取三至三粒半那一種。

文: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其實我一早有被它海報的slogan吸引的:You can’t save the world alone。是的,沒有人可獨自挽救世界。電影由上回超人之死開始,寫世界太亂,有人覺得絕望,有人趁火打劫。也因為超人一死因發連鎖反應(劇情不細講),壞人惡魔大出籠,末世氣氛更濃。這麼一來,《正義》縱使也是大惡人出來,好人必須聯手,但在如此背景下,並不應該是拍成像Avengers一樣的路數──我眼中Avengers就是一齣集齊了特技動作超人們的《八星報喜》,每個星幾分鐘戲,熱熱鬧鬧,搞搞笑。其實,Zack Snyder多年前拍過Watchmen令我念念不忘(是我錯,他之後一錯再錯,我早該忘記他的好),我總覺得絕世下,找不到義人這題材很有發揮(要拍十個義人的故事,聖經都有得抄啦)。
You can’t save the world alone的氣氛是怎樣的呢?也就是,你感到所有人都盡力,你都未必成功,但現在一個人也沒有找到,不,現在只有你!危難前才見到人的真性情,有人一早放棄,有人乾脆等死,有人變成享樂主義,更多的是逃避問題,不去面對。曾經有能力的人覺得老了,也有人覺得自己的人生已過得差不多,火都熄了半把,反正就是沒有人關心。我當然不期望它拍成《七俠四義》,但電影(感情上)只要拍得出那種焦慮,那種Urgency,成功機會就會大增。我總覺得Watchmen是有點借題發揮,有點想反映時代的。
電影由Leon Cohen的everybody knows(找了女聲翻唱)開始,寫我們都知道好人敗了。 "Everybody knows that the dice are loaded. Everybody rolls with their fingers crossed. Everybody knows the war is over. Everybody knows the good guys lost. Everybody knows the fight was fixed: the poor stay poor, the rich get rich. That’s how it goes. Everybody knows."

Everybody knows the good guys lost,在絕望中勝利,是即使是勝,也是在遺撼中慘勝,該有缺撼。《正義》寫組織,刻意地加插節枝,但還是太順利了。戲中蝙蝠俠及神奇女俠二人出外,再找三人,結果都找到了。在絕望中勝利,是勝了回頭一看:真係好彩,雖然你都有啲剋人憎,雖然你煩,但這一次,還好有你。下次我都想有你。
我們都知道,Zack拍了大部份電影,仍未完成就因為女兒自殺這家庭悲劇而回家,由 Joss Whedon接手,他完成電影,補拍片段,也操縱了Final Cut(電影公司說他會保持電影調子,但他入局後炒了Zack的配樂師 Junkie XL)。
You can’t save the world alone,華納/DC的未來,很看本片的成敗,Zack一個人救不了世界,那兩個人呢?拍出來的結果是,電影的前半部太像Avengers,每個角色都怱怱交代,然後大惡魔出現了。下半嘗試寫絕處求生,孤注一擲做了一個未知成敗的大膽決定(不劇透),奸角之前好像很強,又突然變得很弱,電影可以深刻一點也沒有深刻到。有點令我不快的是,電影雖然強調團隊,但劇情上基本上是相信個人,而不是Teamwork的(一解釋就劇透了),因為它不相信大家聯手就會事成,它一定要找到偉人救世,所以它完全是自我推翻的。
論娛樂性,看DC/華納電影你會很看到Marvel的優點:惹笑、Fun(好玩)、角色性格的衝突──對了,一隊Team都是好人,都很平面那怎麼會好玩呢?如果HULK不跟THOR吵吵架,Tony Stark不串串的黑大家面,又怎會好玩?
所以,其實我們明知在看幻想作品,但人所謂的共鳴是期望看到了人性的真實面。我們不是超級英雄,但看超人之死應該會感到哀慟;我們不是漫畫人,但看到角色的性格,一個慢吞吞遇上一個急性子,兩人衝突,我們會發笑。戲要過了一半以上,才加插一些小衝突(玩得有點像Marvel,也不知道是不是Joss Whedon的招數。)因為我們都想感受到真實世界,所以我是有點受不了Zack這幾齣戲那種Excessive的CG,它太令我想起SUCKER PUNCH了(頗令我討厭的一套)。好的CG/VFX是隱形的,它令人置信。片中閃電俠的技能跟X-men Quicksilver一樣(劇情上的作用則是蜘蛛仔,年少青澀),X-Men First Class中Quicksilver去五角大廈救磁力王一幕,就拍過明明CG又多,但能交代劇情及角色性格,效果超美、浪漫又令人瑕想的一幕。但這一幕,連 Bryan Singer自己也無法複製。

Justice League不算差, Gal Gadot美艷如昔,水行俠往後也應該大有發揮,只不過它是又一齣超級英雄熱潮下的普通作品罷了。之前《神奇女俠》絕對不算是好的作品,也能大收特收,也許其中一個原因是它夠簡單:大量的慢鏡Superhero Landing,大量的口號式講愛。這是個平庸主義的年代,大眾都是平庸的,只要優秀得平庸──比平庸略好一點,成功的機會較大。

我不大關心其他人怎評價電影,反而最想知道George Miller(Mad Max)怎看。2007年他本來要替華納拍Justice League,連造型都造好了,可惜沒開成。

Image description George Miller版神奇女俠造型(Megan Gale)

(原載於作者部落格。作者臉書專頁:午夜翻牆‧何兆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