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葉葦:生活MANNER | 日本洋食作為一種食制

葉葦 | 2017-12-14

Image description

一般而言,我總避免在內地吃西餐,在歐美吃唐餐,在東南亞吃日本菜,好COMMON SENSE係咪?除非在日本,我會毫不猶疑去幫襯當地的西式CAFE和洋食屋,品嚐日本咖喱、日式漢堡扒、中華SOBA、意大利PASTA,皆因日本人的洋食制度早已自成一格,乃成為一個獨立的CATEGORY。

多數港女都說自己喜歡吃「日本嘢」,但如果你帶她們吃咖喱飯或者漢堡扒,分分鐘連兵都冇得做,因為她們對JAPANESE CUISINE的定義狹隘得只限於壽司和刺身,最多包埋鐵板燒和SHABU SHABU,早已將日本的洋食排除在外。日本的洋食造得出色,無非因為日本人處事認真,他們沒有像中國人般着迷於鮑參翅肚、山珍海味,正宗的懷石料理也不是貴在稀有食材,反而在講究的器皿和堆砌的陳列手法,以及盤邊那幾片不能吃的楓葉上。

我吃過最好吃的燒豬肉不在別處,就在北海道富良野某民宿的家裡,我估計那民宿主人絕對沒有用到某某名號的黑毛豬,也沒有用到馳名廣東燒味的碳火烤爐,只是用了最簡單的西式烹調和最常用的調味,而那種鮮味我此後已沒法再嚐。

香港有間小小的日式CAFE,每逢假日便會大排長龍,賣的只是即磨咖啡、自家烘焙麵包、法式多士、意式PANINI,即是每家STARBUCKS大抵都會有的東西,但是我試過它的ICE LATTE和燒鳥PANINI,卻感覺到那凍咖啡的咖啡豆、牛奶和糖漿比例實在配合得天衣無縫,連冰塊的數目都恰似給準確計算過,至於兩片麵包的軟硬度也是在我吃過的PANINI中最近乎完美的,燒雞肉的鮮味和生菜的爽嫩度更是不在話下。

在這家自助CAFE點餐的價錢其實已足夠幫襯一些服務不俗的餐廳小店,可是願意排長龍吃三文治飲凍齋啡的仍大有人在。我當然沒有那麼多時間排隊,我是在非繁忙的早上去的。說到這裡你應理解為什麼我不得不崇日。過去中國最優秀的傳統文化包括書道、茶道、花道、香道都保留在日本,將來如果他們冲凍奶茶和整西多士都好味過我們,也不必感到驚訝。

Address:
Bread, Espresso & HK
G/F, Tak Sing Alliance Building,
115 Chatham Road South, Tsim Sha Tsui

作者葉葦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reedle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