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彬:《OASIS︰超音速傳奇》 原來90年代也不錯

何兆彬 | 2018-01-05

都二十年前的歌了,我只喜歡過Oasis頭兩張專輯(準確一點說是只有第一張),不過一入戲院,結他聲一起,還是一陣陣感動起來,畢竟是青春歲月,94年8月出首張專輯,那年剛畢業回港,嗯,當然Stone Roses讓樂迷苦等五年的《Second Coming》也是94年底推出,回想起來,就像昨日。

文: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OASIS︰超音速傳奇》是官方紀錄片,由Gallagher兩兄弟監製。導演是拍過冼拿及Amy Winehouse紀錄片的 Mat Whitecross。Amy取得死去的她大量生前生活片段,那種超近距離/極私密感覺有點像偷窺,讓人看得有點不舒服,Oasis這齣不一樣,兩個搖滾中佬人到中年,生了孩子,回顧前半生的輕狂歲月,找來大量當年劣質但珍貴的DV片段,整齣片子比想像中豐富很多。戲中少不免歌功頌德,但不嚴重,片中對他們當年的壞──特別是濫藥方面,完全沒有迴避。對樂隊後來商業化的取向/商業對樂隊發展的破壞,也有提到。電影的主軸,其實是這兄弟齊心,其利斷金,但樂隊的敗壞,也是因為兩兄弟。片中甚至不提Britpop大戰、不提死敵Blur。

Noel早年當了Inspiral Carpets的Roadie,寫歌本來是自娛,但後來被炒(!),回家一看,竟然發現弟弟唔聲唔聲,組了樂隊The Rain,而且竟然玩得不錯。

於是,整齣片子看下來,尤其到了中段樂隊紅遍英國,Noel竟對着鏡頭大說:「我戶口有8,700百萬英鎊,我駕勞斯萊斯,但我快樂嗎?不,我要更多!」那種目中無人、自大及曬命,離他們是曼城廢青其實只有三年。若Noel當年沒有被炒,沒有回家見到弟弟竟夾起Band來,也不會有Oasis。他之前寫歌,不過為了自娛。但兩兄弟這樣成了搖滾救世主,也不過是幾年之間,二人狗咬狗骨,也終導至樂隊的解散。

Image description

家暴中成長

這戲是有情的。Gallagher兄弟由母親帶大,背後故事是父母剛成婚時相當親愛,但父親未幾認為生了兩兄弟拖累自己,家裡開始出現家暴,後來實在忍不住,母親漏夜帶著兩個孩子偷偷溜了。Liam提到母親,聲音難得起溫柔,說:「他是個天使,到今天仍是。」由於素材豐富,片中聰明地由頭至尾,沒有出現過人物訪問畫面,而全由舊片、舊相、甚至是動畫重組情境。導演當然也訪問了Gallagher母,她說,當年常覺得Noel彈結他有點吵,她說Liam一直沒透露過想組Band,二人組樂她是有點意外。

戲中只集中寫樂隊由組成前,到前三張專輯。導演頗強調的一點,是樂隊由簽約,到在Knebworth玩了兩晚25萬人破紀錄演出,期間只有三年,大家像做夢一樣。尤其是樂隊成立之初,玩Live玩了年多都沒受注意,既沒採訪,也沒人踩。他們被Alan McGee(Creation)簽上,很有運氣成份。到了片尾,Noel說他們是互聯網前最後一隊這樣成名的樂隊,這說法不無道理。

回家把Oasis再翻出來聽,再在fb看到大家吵Tonick唱情歌好不好,觸執毛等替霆鋒坐陣。哎,倒令我覺得,90年代也不錯。

作者臉書專頁:午夜翻牆‧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