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彬:《荷里活爛片王》渾世影癡戀上電影的愛情喜劇

何兆彬 | 2018-01-08

有些愛情,注定是悲劇。

2003年Tommy Wiseau自資自編自導自演的"The Room"(最新譯名《瘟室》),成本達600萬美金,但票房只有$1,800美金。隨着時間過去,The Room的爛片遠播,漸漸在網上成了Cult的代名詞。Tommy Wiseau多年來繼續拍片,他對電影的愛是長存的。The Room又被稱為「爛片界的《大國民》」。Orson Welles真係慘,每有爛片經典/導演,總得跟他拉上關係。當年B片大導Ed Wood崇拜Orson Welles,94年Tim Burton就將二人見面一幕在《艾活傳》中重現。

金球獎出爐,James Franco憑《荷里活爛片王》得喜劇類影帝,戲中真實人物Tommy Wiseau其實在片中沒有角色,但憑本片終於上到金球獎的舞台。電影內外,都總算是將悲劇變成了喜劇收場。忠貞有好結果,愛情萬歲。

文: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絕頂渾人
《The Room》其實當年沒有在香港上映過(近日才有小量特別放映),作為影迷,我要承認自己功力太差,對電影的容忍度及愛有限。朋友給我看的《The Room》,我只看了5分鐘多就捱不住,然後跳了上Youtube看電影的精華片段。《The Room》相當無厘頭,它拍攝了近五千萬港元,但聲畫是不對咀的,Tommy Wiseau咀巴不張,但嗓子很大。電影明明在白天拍天台(日光),但不知怎的要用到綠幕。戲中的演員對白誇張失實,有無端端的大嚷,Tommy Wiseau平日目無表情,但戲中名場面之一,是他會突然大叫:You are tearing me apart!(你將我撕開了!看過《荷里活爛片王》才知道他在模仿占士甸的演出)。電影才開畫幾秒,你就懷疑器才是否有問題。但檢驗過後,你發現自己的器材沒有問題,至於Tommy Wiseau的器材應該也一切正常。

當你看《荷》見到拍片的背後,即使你對電影一竅不通,也知道他的問題,是腦袋問題。

借用金庸小說的形容詞,Tommy Wiseau是一個「渾人」。他不通俗世,他出身神秘,說著一把帶歐洲口音的英語,沒人知道他前半生在那裡長大,但他非常富有。錢從那裡來,也從來沒人知道。富有又任性,注定被愛情玩弄,他愛上的,是世界上最無情的情人,她叫「電影」。

《荷里活爛片王》,根據Greg Sestero講述《The Room》製作過程的暢銷小說《The Greatest Bad Movie Ever Made》改編,由James Franco自導自演。James演技好,形象文藝,但近年常拍粗俗電影,那是他的志向。他演出的《未來外父插女婿》固然滿載粗口,由他跟Seth Rogen等好友拍成的一系列低俗電影,例如《洋腸派對》(Sausage Party)也是從不避嫌地俗不可耐,片中瘋狂的講三級笑話。《荷里活爛片王》中,Seth也是監製之一。這戲自然瘋狂搞笑,但並不會俗得令人搖頭嘆息。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友情為主軸
《荷里活爛片王》(The Room)的故事早在The Room開拍幾的九十年代開始,故事由Tommy(James Franco飾)遇上Greg(由James Franco親弟Dave Franco飾)開始。二人在表演課上遇上,Tommy浦一露面就施展「不理別人眼光的全情投入瞓身演技大法」,Greg年紀較小羞於展示人前,對他印象深刻,主動結識。就此開始了半段「孽緣」。對,本片的主軸其實是一個友情故事,也因此,電影去到最後,也因此而變得跟James Franco其實低俗電影不一樣,他有較真摯的部份。

Tommy Wiseau的渾,可不是世人可以理解的。最難以理解是他的富有,但從沒有人能令他解釋收入來源。二人結識不久,就談到大家夢想,原來大家都想過到荷里活尋夢,這時候Tommy突然說:我在那邊有一間屋。

乜話?有間屋?就這樣,想做就去做,當晚二人就不理(Greg)母親反對,漏夜出發。到了LA,Greg寄居在Tommy家中,展開了同居生活。二人到處去面試演員,都沒有任何實質回應,最終開始了拍片計劃。

有錢可以多任性?就是你甚麼都不懂,躲在家中寫個劇本,然後自以為寫成了曠世經典,可以開拍。到電影製作公司栢詢,人家給你租用器材價目,你看也不看,說我不租,我要用買的!對方說我們不賣的,我們是租借公司,但你堅持,說我一定要買。好了,有羊牯引頸幾待,誰不斬你一刀?那你拍數碼或是菲林,你說,我兩樣都要,兩邊一齊拍。

有一種喜劇寫主角與社會有文化差異,即大鄉里出城的故事,例如從前的《鱷魚先生》。但Tommy Wiseau的不明世情,是難以令人明白的。他到底智慧有多高的,更不解的是他錢從何來。他說愛電影,要拍好電影,但他演出隨便,也不排練準備。The Room經典一幕,在戲中重現了。那是他上天台,打開門說"I did not hit her, it's not true. I did not hit her."等等幾句對白,但自己寫的劇本,他竟然拍了幾十Take都背不起來。拍攝電影時,他僱用的都是當地專業電影工作者,但他頑固好勝,結果沒有人受得了他。

戲的確是好笑。尤其戲中James自導自演,表演真的笑爆咀,從第一幕開始我就拼命的去看真他的樣貌,但James Franco「自暴自棄式」的突破演出,完全放棄了俊俏外貌,大部份的時間都認不出是他。但這樣的故事一直下來,你知道結局一定是悲劇式的,這多少讓人覺得有剝削成份(只一味嘲笑Tommy,取得著數)。

但James Franco聰明地以二人友情為軸心,最後將故事扭轉。到The Room首映時,戲院內先是一遍寂靜,漸聞到嘲笑聲,到最後哄堂大笑。電影失去了原來創作時文藝片的原意,卻給大家提供了另類娛樂。至於Grey跟Tommy,竟能重修舊好,而且據知二人一直合作至今,實屬難得。將悲劇在現實中變成變喜劇,可不容易。悲來自命,喜或不喜,那要看運。

《荷里活爛片王》當然不是甚麼驚世佳作,但卻是很不俗的娛樂喜劇,就敍事及電影語言上的運用,James Franco導技流暢,節奏甚佳。我看慣了好片,受不了看爛片The Room,只能夠看拍爛片的好片。


作者臉書專頁:午夜翻牆‧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