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彬:《挑戰者一號》(Ready Player One),Classic 史匹堡回來了

何兆彬 | 2018-04-06

 史匹堡回來了。看《挑戰者一號》戲頭二十分鐘,男主角獨白講解2045年大環境,人們都躲進虛擬世界裡去,真實世界一團糟(香港離2047仲有兩年,唔知點呢)。動作連場,但CG太heavy,質感欠奉,看得不怎投入。但很快戲味就來了。

《挑戰者一號》是商業大片,主要還是拍給年輕人看的,但它計算準確,而且還是有訊息的。戲中主角們要贏得比賽,得贏取當中比賽三條鑰匙。年輕人對抗的是成人,假扮喜歡ACG流行文化的成人/巨企。

文: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1.電影寫2045年世界,但最好看的是到了中/後段,回到現實世界,寫友情/一班年輕人對抗大人,完全令人想起八十年代史匹堡電影(純潔的細路被腐敗的成人追,好ET)。連配樂都幾乎一樣,and i like it very much

2.雖然寫未來,但電影充滿八十年代氣息。價值是八十年代(舊價值),動漫元素是八十年代:男主角駕的是back to the future座駕,女主角駕《亞基拉》金田座駕,另外雅達利、元祖高達(一出場想尖叫)、閃紅色電單車、中段大玩《閃靈》(電影),大播depeche mode、A-ha、Duran Duran……電影結構上,中後段主角分成兩半(在兩個世界),以平行剪接製造緊張,是很典型的史匹堡絕技。

Image description

3.史匹堡七十了,寫年輕人,還是有訊息的。故事乍聽下是奪寶,贏比賽就得五千億及成為虛擬世界Oasis主人,乍聽是當年創辦人製造事端,從前江湖大亂(一聽就令人想起《倚天屠龍劍》中江湖人士奪倚天劍、屠龍刀)。但史匹堡自然不是要寫這些,電影最後除了談友情,珍惜人生,不要錯過不要後悔,也叫大家Real World才是最重要。結局的結局(注意:劇透)寫Oasis新主人要Oasis每周休業兩天,有點天真太過童話。現實是人老了就變,現實是你做科技不落藥要年輕人迷醉如吸毒,你就會被淘汰,現實才不會這樣純真。

4.ACG從前被家長認為是兒童毒藥,電影在家長心中也許好不了多少。在戲中的未來,戲中成人見ACG有利益就假扮喜歡,但贏到最後是真心相信,又心腸好的人。喜歡甚麼都不要緊,做自己比較重要,這也是戲中的價值。

5.小說及電影寫彩蛋。彩蛋及ACG是戲中重點,於是,尋找戲中彩蛋,也成了影迷/Geek茶餘飯後的話題。最新數字,是有網媒已找到了戲中300個彩蛋。彩蛋固然替作品增添典故,以資談助,尤添趣味。但彩蛋只是工具,作者透過彩蛋、透過角色、透過技巧去談甚麼,才是重點。談彩蛋而無視電影宣揚的訊息、價值,就有點本末倒置了。

史匹堡在戲中一刀切,帶點警世的提醒世人,回到現實才是重要啊──這自然有點保守。但的確,作為觀眾,在任何作品中取得營養,Empower自己,把能力帶回現實世界,才更重要。所謂玩物養志,定係玩物喪志,其實分別在於那玩物有沒有令你在現實世界變得更強,更會面對問題,而非成為逃避問題的鴕鳥窩。

《挑戰者一號》的部份特技我還是覺得太CG,取向則擺明是打年輕人商業市場。但除此以外,Ready Player One無疑是近年史匹堡商業電影最出色的一部。真的像八十年代他的電影宣傳語一樣:老少咸宜,推薦!

*原文原載於作者臉書專頁:午夜翻牆‧何兆彬,這是修改版。

Image description 早前看優先場,贈送八十年代卡帶遊戲一盒,上有QR code,真係有遊戲玩。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