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進念‧二十面體:圓之又玄

是月,最「吸睛」的,怎說也該是這個圓圓的東西!

「波是圓的!」往往為球評人帶來玄之又玄的打圓場藉口——甚麼都可能發生,一切都因為這個不停運轉永遠滾動的「圓形」。

Image description Wassily Kandinsky, 《Circles in a Circle》(網上圖片)

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1922年開始於包浩斯學院任教,翌年便好像漫不經意的創造了這幅圓中有圓的《Circles in circle》,他沒打算告訴你「波是圓的!」反而,「畫框是圓的」才是他想跟我們交流討論的主旋律——這是他探索圓的藝術可能性的第一幅畫作,亦讓他開始感受到圓之又圓的深層意義:它是個反向對立的綜合體,在向心及離心中取得最理想的平衡,相較於正方及三角,它更清晰地把第四度維度指涉出來。在康丁斯基的引領下,這個圓圓的形體於包浩斯藝術領域中踏進了新的一頁。

Image description 呼拉圈舞蹈並不是著重圈的數量,而是身心與呼拉圈的互動和從舞蹈中帶出的自我表達(self-expression)。

將於今夏上演的《Bauhaus Magic Flute Playground》,也有一個很重要的圓圓東西——呼拉圈,同時擔綱編舞及演出的呼拉圈舞蹈家許傲群(Grace Hoop)亦因為這個圓圈,踏上舞台演出之路:「圓形是Bauhaus design 中的重要元素之一。我常常說這個 infinite circle是沒有規限的,能夠融入任何藝術形式之中。而 Bauhaus design 的基本形狀除了圓形外,還有三角形和正方形,所以我們便做了不同形狀的呼拉圈,試驗不同的可能性。」

Image description 呼拉圈為Hula Hoop 的譯名,而 Hula 是借名夏威夷草裙舞腰部的擺動。現代的呼拉圈舞者為了區分只在腰部轉動的形象,繼而發展出 Hoop Dance / Hooping 的名字。

許傲群愛上呼拉圈舞蹈(Hoop Dance),因為它的自由度及具備解放身體所有部份的理念:「因為任何一種肢體活動也可以結合呼拉圈,可以說是沒有界限。正因如此,每一位呼拉圈舞者也可以建立自己的風格。」她喜歡經過思考來把動作串連,透過身體表達屬於自己的風格。說到最深層次的個人練習:「便是每個動作能隨心出發,身心也感受到無比自由,此境界名為 The State of Flow 或是In the Zone,這亦是呼拉圈舞者(a.k.a Flowmies) 最嚮往的心神狀態。」

Image description 許傲群最初愛上呼拉圈舞蹈,在於其美妙的視覺效果及與音樂不可分離的關係。

那麼,觀眾呢?那可能要看我們的造化了!

個夏天,不妨先在劇場裡看看許傲群如何以那infinite circle解放身體各部份,她所說的進入身體心和靈連結的領域嘛…也許是你與呼拉圈結下不解之緣往後的事了。

文 : Ivan Wong(進念‧二十面體 媒體顧問)

-----
進念‧二十面體2018劇季網址:
www.zuniseason.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