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彬:法式瘋狂錯摸 笑盡宗教狂熱《弊傢伙,撻錯咗》

何兆彬 | 2018-06-27

據說寫笑話,最好笑的往往是禁忌,例如性、政治、宗教、死亡。越是壓抑,越是好笑。

看《弊傢伙,撻錯咗》(Some Like it Veiled)頭五分鐘,以為自己入錯院看錯戲,莞爾之間,戲開始入直路。我不愛看Trailer,喜歡散場才開始做功課(這樣多點驚喜)。因為這樣,我只知道自己來看喜劇,但電影的頭十分鐘正經八百,講留法的伊朗難民後代兩姐弟,到機場接哥哥機,哥哥因父母去世,回國辦喪事。怎知道在機場怎樣都接不到哥哥,突然一個滿臉鬍子的漢子走過來,原來哥哥回國後變成伊斯蘭教的原旨教義派。他一回來,就說家中事無大小,都要由他管,妹妹出門要先問他。他發狂的把家中的電影海報、父母生前照片全部撕碎,看到這裡,真的以為這是齣嚴肅電影。

然後,法國人的瘋狂來了,劇情急轉直下。它突然變成了一齣八十年代港產片,那種以錯摸為搞笑基礎的黃金年代港產喜劇。

文: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話說妹妹莉娜本來跟男友阿文打得火熱,二人正打算考到紐約外交部工作,這時候,哥哥突然回來要管他,二人連見個面都難。編劇、導演用心良苦,瘋狂的構思,是女友莉娜被哥哥禁足,男友阿文為了要見女友一臉,竟然穿起黑紗,扮起女人來,上門說自己是莉娜的好姐妹。更更更瘋狂的是(以下橋段好像在那齣港產舊片見過?):只露出雙眼的黑紗是原教旨伊斯蘭教教徒打扮,她們婚前不讓其他男人看上一眼,但這在法國,已被立法禁止了。在街上穿這樣是犯法的。另一邊廂,哥哥馬哈因喪雙親大受打擊,全心全意的信奉起傳統教義時,他一邊教訓妹妹不守教義,又正想把弟弟押到也門接受宗教教育,同時,竟在法國遇上這個虔誠、忠貞的女子,竟然一見鍾情了!

這樣的錯摸橋段,越玩越大,之後自然變成追追逐逐,馬哈愛火難收,後來又示愛,又要向「她」父親提親。阿文為了應付,以其人之道還施彼身,買下大一大堆可蘭經及精讀,晚晚回家瞇書,惡補伊斯蘭教教義,以作護身武器。電影玩到這裡還不夠,導演再揭一筆,是阿文也是伊朗(政治)難民後代,他的父母都是高級知識份子,大學教授,是反回教,偏向西方一套的現代人,母親還是會露出雙乳的女權份子(問你死未!)。

舊日的電影寫老母在你床底下發現《龍虎豹》一叠,已經難以拆招,今回女權老母竟在兒子床下,發現他晚晚在讀可蘭經,不是養虎為患,這小子就是要來拆自己招牌了!兩老既驚且怕。在飯桌上,兩老細心留意兒子有沒有吃豬肉……這一幕比拆炸彈還緊張。

Image description

伊朗裔的電影女導演蘇亞巴迪 (Sou Abadi)玩這麼大,多少令人想起了幾年前的《查理周刊》慘案。法國人的浪漫衝動,不理禁忌,才理鬼得你說甚麼能開玩笑不能。電影對沒有世俗化的伊斯蘭教進行盡情嘲弄,相信守舊的教徒看電影會感被冒犯,但像我嚮往自由主義,就笑得幾乎丟掉了下巴。

《弊傢伙,撻錯咗》不是甚麼製作出色的藝術電影,它只是藉笑料盡情嘲弄過時的傳統,它瘋狂、大膽、充滿能量。它當然有缺點,其結局尤其過於簡化,前面玩得太大,後面草草收場,看來有點輕易「是旦」。但作為(有訊息)的商業娛樂電影,這就夠看了,它令我想起某年代的港產電影,甚麼都敢開玩笑,越禁忌的越是要嘲弄(九七)。

你要知道,人類在極度自由的空氣及土壤下,才有這樣的產物。電影我一邊看一邊笑,笑到後來,聽來竟有點像哭聲。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