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大叔 》香港的中年,中年的香港│ 何兆彬

何兆彬 | 2018-08-06

朝早去銅鑼灣Victoria戲院看早場,大閘未開就排了長龍。結果先去對面吃個早餐,早餐$32而戲票竟然才$38,便宜得離奇。

《逆流大叔》很討喜,首先它充滿久違了的港味,片內一點大陸演員/合拍片味都沒有。選角上,《逆流》找的主要都是實力派,電影喜感很好,玩的傳統港產片的Gag,那感覺很好。《逆流》言志──它以振興商業電影的模式,混合導演(陳詠燊自編自導)的個人訊息,以實力派演員,講時代故事,是一條正直大道,值得鼓勵。陳導是馬偉豪門生(馬也是本片監製),電影娛樂性不俗,整體要比今年我看過的港產商業片都好。

(其實我看得不算多,很多我知道大鑊的港片/合拍片我都沒去看)。

Image description

說《逆流》寫時代故事,是因為底子裡它是灰的,充滿無力感。這個中年故事活像香港命運:人到中年,命如何幾成定數,要發圍自已又條件有限,坐在樓上還有無情老闆,天天任他魚肉欺壓。電影由公司裁員開始,寫幾個「天馬寬頻」工程部員工這天返到公司就遇上工會行動,同事們高舉標語,再把簽名紙傳遞過來。男人唔衰得,大家都馬上簽名了。

一人在紙上簽上「獅子山下」,一人簽「黃霑」,結果是翌日簽真名那個被炒魷,剩下「獅子山」、「黃霑」忍辱偷生。中年大叔生涯,往往就是縮骨、無膽、鬥長命,保住飯碗最緊要,這才是今天的「獅子山精神」(《獅子山下》由黃霑填詞)。談理想談人權談民主,未吃飽飯前,我們沒有資格。

《逆流》的細位有心思,人物鮮活,四個主角演出都很不容。吳鎮宇演單身中年男人,愛上住在鄰舍,另一半不辭而別的胡定欣,他天天替鄰居煮飯做家務,相當癡情。吳鎮宇演得出色,特別是情人離開一幕入木三分,功力深厚。

其實片中全部男人都被女人所困,潘燦良演住公屋住家男,他接回來的大陸妻子跟家中老母天天吵架,他夾在中間,無處可逃。黃德斌演的高層本來是工程部這幾人仇家,後來妻子紅杏出牆,在公司痛哭被發現,結果幾人成了好友(點解柳俊江專演那些勾搭人家老婆的賤男?)最年輕的胡子彤演為了女朋友放棄運動的前港隊乒乓隊員,因為被投訴賺不了錢沒前途(港隊是再一次的香港電影人夫子自道?)陳詠燊眼中的港男,命運似乎都掌在女人手裡。

潘燦良無得頂。他挺著肚腩,演一個態度是是但但,得過且過的中年男人,那種基層地痞味,其實比起從前在《綠豆》演有型的士司機具說服力得多。因為婆媳爭吵家無寧日,他漸漸將注意力放在教練余香凝身上,對她產生了遐想,一幕幕瘋狂處境喜劇應運而生。對年輕女子產生遐想,自然是一種逃避,而中年男人在條件不足之下,不想面對現實,逃避現實是每天日常,而展望的未來,也只能繼續逃避。

Image description

(下段開始有劇透)

說來悲哀,中年實力歌手,開演唱會唱懷舊金曲往往收盆滿砵滿,因為嬰兒潮/銀髮市場龐大,做電影的錢途則悲慘得多,以至中年的實力演員往往要北上搵食,拍那些親子節目。當朋友都跟你說草蜢好好睇(其實是年年唱那二十年前的歌),香港懷舊到底懷夠了沒有?電影不一樣,每次都要重新創作(嗯,王晶的部分作品不是),《逆流》的重大缺失,是細位人物設計/演釋,甚至在美術上(例如每個角色住處)質感都不錯,但劇本主線仍然太「呢淝」。黃德斌本跟其他三人仇視,哭一次就Friend過打Band,龍舟作為幾人重拾自我的工具,描寫不足,就算換了別的運動項目也沒關係,中後段故事突然寫比賽取消,也不見訓練了好一陣子開始有成功感的眾人有何洩氣(這一段可能是是參考《喇叭書院》,後者寫這班廢青本來不想學音樂,到有了成就感,上野樹里竟然忘了寄參賽表格,沒法參賽,一眾少女馬上哭了出來。),以及寫他們以比賽做罷工手段,劇情都有點是是但但,胡亂過去,應該哭的不哭,應該興奮的場面總是Build Up不上去,角色演出好笑,但總是並不深刻。

可悲的是從前這樣的作品已可大收旺場,但今天即使你做足質素,還是很難叫離開了的觀眾再入場。信心及互信基礎,需要長時間培養。香港電影人一定要Aim High。

非熱血

《逆流》不是熱血電影,至少導演也說它不是。當後段高潮戲來到時,氣氛Build Up不足,期待它直衝上腦的一股張力沒處開展。說熱血,它反而是「偽熱血」的,故事去到最後,除了較年輕的胡子彤決定重回運動界,其他中年人都是做做假動作,繼續回去逃避現實的失敗中年生活。吳鎮宇被大家挾了去搶新娘,但其實他半推半就,他的戲在比賽之前已經完結了。

潘燦良對年輕女體幻想了大半天,比賽前被余香凝訓斥了一頓,已經清醒。黃德斌這中年男人在老婆跟佬走後,幾乎生無可戀,他的大事,是藉比賽來做罷工,但這樣比賽賽果如何,跟他根本無關係。而導演也一直沒有交代結果如何。二事關係何在,成效如何,一同戲中幾個中年男人──這尾場高潮戲,只是做做樣子,稍為給自己下台楷,然後戲就完了。龍舟這事,在戲中沒有發揮核心的戲劇力量,而只像個隨便可換走的舞台。

去年杜汶澤說「港產片已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就嚟玩完」,當時我聽了就算,今年看看本土作品的質素才真的怕了起來。《逆流》比其他垃圾都好,但不代表它就能令觀眾回來。大叔我本人對香港電影業愛深情切,看到有電影爭臨門一腳,往往非常非常肉緊。當一張戲票要$80-$100,你必須提供最好的觀影經驗。

《逆流大叔》由「天下一」(古天樂)出品。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古天樂說:「我哋香港電影人,點都要做好我哋香港電影。」「從前在TVB拍戲,我問楚原叔你以前點做導演。怹跟我說:我學到今日,你記住,每一套戲,每一句場戲,每一世對白,我們唔好放棄。埋到位,要再度、再度、再度,因為一個好的電影,係唔可以放棄嘅。」希望《逆流》是個開始。香港電影,仍需努力。

(余香凝很不俗,但角色同樣描寫不足。留意,她在《非同凡響》內表演更好。)

Image description 吳鎮宇

Image description 余香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