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港式優雅 | Martin:從Victorian Gentleman到「神奇爸爸」

喺1860年代,如果想去打舖snooker,識去嘅梗係去中環嘅「Commercial Billiard Rooms」。

皇后大道,時光倒流,街道兩旁盡是一棟棟混搭着Victorian年代不同建築樣式的商鋪,令人恍如走進HK version的倫敦街頭——本地建築的特色在於臨街部分大多加添了可以遮陽擋雨的veranda外廊。

Image description 1860年代的皇后大道中

當你從皇后大道中的鐘樓出發,一路走過這些veranda廊道,只要唔好做「低頭一族」,在不遠處很快便會看到一個非常精緻的招牌,從眾多純文字組成的signboard風景中「突圍而出」——兩個身穿frock coat的紳士配一張桌球枱的手繪artwork,讓人看圖已識英文字;而招牌下面那個設計得像煤氣街燈的立體掛牌,亦是「無得輸」,典雅造型簡直「贏晒成條大馬路」。正正是得到這兩位「Victorian gentlemen」和「明燈」的引路,上桌球室「篤波」,也令人感到特別有「光彩」。

Image description 傅家俊

不過,光彩跟光環,又是兩碼子的事。卒之,還是要多待一個半世紀,直到「神奇小子」Marco傅家俊的出道,這個「光環」才總算被首度摘下來。可知道,他早於15歲的時候,已能沉着冷靜地打出一桿「Century」的戰績,至19歲之齡,再包攬雙料世界業餘賽冠軍;之後,更陸續在多個國際職業賽事轟出四桿147(桌球滿分),甚至贏埋O'Sullivan拿下排名賽冠軍。Marco,就這樣拿着他那根97年出道時已用來旁身的cue棍,不斷將突破自己佳績的一個個波,瀟灑地打晒「落袋」。

同時,這位永遠結住bow tie、穿著waistcoat的「神奇爸爸」(已是兩個女兒的父親)也告訴我們:依家上任何一間commercial billiard room打snooker,其實一樣可以係好「港式紳士」。

作者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HongKong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