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港式優雅 | Martin:一分鐘,你可以有幾在乎?

「我以前以為一分鐘好快會過,其實都可以好耐。有一日,有個人指住個鐘同我講,佢話會因為嗰分鐘,而會永遠記得我......」

電影《阿飛正傳》中,蘇麗珍(張曼玉)一時觸「景」傷情,向警員超仔(劉德華)翻出這番心底話;只因為,她早就徹底地墮入了那個人——旭仔(張國榮)——的「一分鐘」裏頭,不能自已。

Image description

蘇麗珍看到的那個「景點」,正是電影poster那個大特寫時鐘。時至今日,這個大鐘仍然「收藏」在舊中銀大廈的一個角落。這棟Art Deco風格的建築,其實是香港第一代華人建築師——陸謙受,在第一代香港大會堂原址上,與Palmer & Turner公司合作完成的作品。 在大樓西側,你會發現一個不甚起眼的地下停車場入口,那裏除了依舊裝有一對mid-century款式的wrought iron摺閘和摺門外,車道上還保留了現今少見的洗水石防滑凹坑地台和Shanghai plaster批盪「雪糕筒」,設計雖則低調,卻鋪滿歲月「車」過的痕跡。而從1950年開始一直緊守在這個門口「計時」的,就是我最心儀的(令蘇麗珍最揪心的)「Telechron大鐘」。

從上世紀20年代開始,Telechron已是美國享負盛名的時鐘品牌,每台電鐘均植入了創辦人Henry Warren的心血結晶——歷經多年研發、性能出名穩定的synchronous motor(連美國當年的電力公司也曾安裝他的出品,用以測試和改善供電網絡的可靠度)。不過,這品牌又何止有「內涵」,其「外在美」亦同樣不容小覷,每個Telechron時鐘,事實上都一一體現了Art Deco風格的時代精神——簡約幾何造型和工業化量產的創意結合。該公司甚至邀請過最擅長演繹這風格的家具設計師Paul Frankl——星級客戶包括電影大師Alfred Hitchcock、Hollywood巨星Katharine Hepburn和Cary Grant,設計一款名為「Modernique」的座檯鐘,讓家中也能散發出陣陣有如紐約Art Deco名廈Chrysler Building的摩登韻味。

Image description

踏入40年代末,Telechron其時一句「As Silent As Moonlight」,還一度成為坊間最有sound bite的廣告口號,旗下各式產品更無聲無息地在美國各地工商業大廈裏面,化身成一道道日常風景中的icons。至於在《阿飛正傳》中差不多「擔正」的這面大鐘,亦成就了這部電影當中至為經典的場景。夜幕漸降,原本乳白色的鐘面,也漸變得分外皎潔明亮;在dark bronze外環的襯托下,造型大方得體的數字、時針和分針,幽雅地替蘇麗珍和所有擁有一分鐘空檔的過客,在鐘面上擦出「一分鐘的存在感」。

而每當自己這個路人甲在Telechron那動人的「月色」下路過,紐約Waldorf Astoria Hotel樂隊領班Xavier Cugat和他的big band,便總會在我耳邊徐徐奏起一曲《Jungle Drums》—— 片尾那首伴着梁朝偉「出場」的配樂,不知不覺間,步履亦隨着drum beats的引領,混入點點拉丁的節奏和微醺的飄然,瀟灑地繼續走進城中的「森林」深處......

一分鐘,到底有幾「一分鐘」?或者,有幾「永遠」?

也許,在於你有幾在乎。

作者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HongKong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