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他們討厭《三夫》?│何兆彬

何兆彬 | 2018-11-30

很喜歡《榴槤飄飄》,應該說,陳果早年的獨立電影大都喜歡,因此聽到他突然拍了妓女三部曲的完結篇《三夫》出來,是有點期待的。

看前傳聞《三夫》尺度很大。我看的是亞洲電影節閉幕那一場,開場前陳果特別來跟觀眾做做心理準備,就談到大家不知道能否接受這尺度。三夫去得很盡,女主角曾美慧孜全程搏命演出,但散場後,我問過幾個男士(影評人)都不大接受,甚至討厭這作品。女士的反應較好。

個人不算討厭《三夫》,但電影的確不大像陳果早年作品,而部份場面的確「過了」。電影要明年三月才上映,今天只略談一下故事大網,嘗試理解一下為何他們會討厭本片。

Image description

SPOILER ALERT
以下會談到電影的故事大網及部份場面,不算是重要劇透,但完全不想知道內容的朋友請就只打住。
劇情、美術、攝影、音樂,幫助Storytelling就為之基本責任。拍情色片,色情場面理應幫助推動劇情,此為電影藝術的「內在意義」。所謂「過了」,看《感官世界》,我們知道它不是要撩動你的官能,反而因為它透過情色寫人性,它根本是一齣色情恐怖片。《三夫》在這意義上也完全不是要賣弄色情,但陳果將尺度推得很盡,好些場面,甚至會令人厭惡。

故事寫做地盤工作的四眼仔(老三),喜歡幫襯艇上的一個妓女,他喜歡她,喜歡到想娶她為妻。他這才發現艇妹的老豆原來不是老豆,而是老公。這老公將有輕度弱智的她,由大陸娶來香港,因為很窮,就乾脆住在艇上,又因為很窮,所以推了「阿妹」出來做。他排行第二,原來他上面還有阿大。所謂三夫,就是三個男人,透過輕度弱智,只會說單字妓女為生的故事。

Image description

我隨便形容一下戲中一些場面:
1.四眼仔跟阿妹做愛,做呀做,捏在她胸部上,突然發現有奶擠出。原來阿妹已產下嬰兒,仍要接客。曾美慧孜為角色增了幾十磅。
2.阿妹用金魚自慰
3.阿妹性慾大,大到三夫都滿足不了她。結果他們用了各種方法,後來買了一條鱔(這一幕不作詳細形容了,畫面是我接受不了的)。

陳果說解讀將任由他人去解,他說電影很簡單,就是一個為了生存的故事,這一句就是政治了。在相當的程度上,我明白陳果在利用色情寫人性。戲中的色情又多小道具,這令我想起《金瓶梅》。我猜令人反感的不只是場面的尺度,而是在電影語言上,也較從前作狀。電影分成「海、陸、空」三章,這邊出出海、陸、空的字典字義,又常插入盧亭傳說(一種傳說中半人半魚的生物),跟二十年前的陳果直接描寫故事/人物,頗見分別。


戲要好看,喻意才重要。現在的觀眾喜歡在不好看的戲中尋找意義,我覺得好無聊。

如果要理解《三夫》的喻意,那主要是因為陳果拍過從前那些佳作。

《三夫》當然是寫政治的:窮,所以你在海上漂泊,居無定所,為了糊口,還推老婆出來賣春。

《三夫》的劇本寫了十幾年,據編劇紀陶說它本來靈感來自大陸某市一段新聞(城市我忘了),也想過在大陸拍攝,後來發現不行才回港拍攝。我猜,它本來是寫三種人,或三個城市,例如是中、港、澳。

電影在今年初拍攝。到了電影尾聲,突然寫到港珠澳大橋通車。其中一個喻意就比較明顯了(我不相信戲中只有一個喻意)。散場時忽發奇想(聯想):戲中常寫到小妹呻吟像海豚、她上陸地就不慣,又要找金魚、鱔才滿足。我開始想到不會說話的大自然,不會說話的白海豚,這齣戲,是不是也在談環保?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