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博客港式優雅 | Martin:那一年,從美國《Life》到港式生活

1969年7月20號,在佈滿隕石坑的月球表面上,終於迎來了一個名字叫Neil Armstrong的地球人。

全球大小媒體,立時聚焦發表這位美籍太空人踏上「人類的一大步」的breaking news。然而,在芸芸排山倒海的報章雜誌報導當中,美國《Life》雜誌的coverage,肯定是最能吸引讀者的眼球。

《Life》雜誌,創辦於1883年,及至60年代,每週發行量已超過七百萬份。這本新聞紀實雜誌,之所以那麼「吸睛」,正因為它是美國首份以視覺影像為主導的新聞刊物。同時,《Life》亦可說是促成了photojournalism的江湖地位;曾經跟它合作過的photojournalist名字,絕對足以編輯成一個「Flash光熠熠」的新聞攝影界Who’s Who。

Image description

無論是美國第一位女性紀實攝影家Margaret Bourke-White,抑或是著名戰地記者Robert Capa,甚至是替《Life》拍攝了30多年新聞相片、並提出「決定性瞬間」攝影理論的Henri Cartier-Bresson,他們各家的經典傑作,不單展現出憾動人心的視覺故事,每每更釋放着暖心的人文關懷。

在那「名人錄」裏面,其實還有一位在1969年短暫逗留過香港的荷蘭籍攝影師——Co Rentmeester。他是前奧運划艇運動員,曾以一張越戰的照片,贏得World Press Photo of the Year(也是第一張獲頒該獎項的彩色新聞照片)。

身處本地期間,Co便給《Life》雜誌拍攝了一輯題為「Awakening of Hong Kong」的作品,以獨有的視角,capture這座城市夏日晨光時分的動態生活風景。不過,其中有一張「靜靜的」、不太像「新聞紀實的」,卻反而突顯了攝影師的「非常」功力——透過他鏡頭的凝視,那個坐在維園草坡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鏡看書的平凡小伙子,或許比起同年舉世觸目的登月太空人,更能喚起我們的awakening。《Life》創刊的宗旨原是:「To see Life,to see the world」;Co這位不一樣的photojournalist ,倒讓我們看見港式的文青世界時,看到了什麼是生活。

Image description

同年,本地報章其實亦發掘了一則同樣深具啟發性的新聞——全東南亞首座雕塑式遊樂場,「空降」到我城另一個山坡上。

負責設計這座遊樂場的Paul Selinger,是一位在港大校外課程任教的美國雕塑家。他曾提過:「Sculpture is a reflection of the times we live in」,並堅信一個結合當代雕塑主題的兒童歷奇遊樂設施,才是給下一代「體」驗創意和接「觸」藝術最日常的地方。

在石籬邨附近山頭、一塊面積多達3萬多平方呎的平台式空地上(「石籬人」叫這裏做「三層公園」),這位美國人終於實現了他多年夢想(Paul回國後反而再未有找到合適機會「去到咁盡」),精心建造了9組設計簡約前衛的巨型concrete「雕塑」——最大的一組便長達60多呎,當年的美術館一定無法擺放!而在一幅接近90呎高、300呎長的護土牆抽象壁畫的「包圍」下,無論身處遊樂場哪個角落,大家都會被那另類氛圍,激起有如藝術家般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興致,盡情「放電」,玩「創」一件又一件碰得、踩得兼爬得的「art work」。

當中,有座造型特別有太空feel的白色攀爬架,活脫就是一件向Mr. Armstrong致敬的「藝術作品」;不過,這個作品更「深遠」的意義,莫過於能夠滿足一眾膽色過人的「小太空人」,初嘗「月球漫步」刺激的滋味。

原來,那一年的港式日常,不只可被紀實攝影名家一手拍成《生活》的獨有影像,還可讓大家用手腳玩出充滿無限想像的「明日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