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Priscilla:《我不是藥神》- 關注國內藥價問題,無可避免的審批取捨

Priscilla | 2019-01-02

Image description

(內含劇透)
幾個月前就已經聽說過這部由徐崢主演,批判癌症藥物費用高昂,在內地票房大收幾十億,令總理李克強也親自批示要加快抗癌藥降價的《我不是藥神》。內地現在對電影電視題材的規管那麼嚴格,竟然有一部批判社會不公現象的電影可以通過審批,大收旺場,甚至推動了有關的制度改革?這樣的成績,不禁令我對這部電影非常好奇。終於等到它在香港上畫,急不及待看了試映,發覺這的而且確是一部好戲,而且有很多值得談論的地方。

寫實主義戲劇
電影由真人真事改編。故事講述國內因為某抗癌藥費用高昂,又並未被納入官方資助的藥物名冊,不少病患為了藥費弄得傾家蕩產,負擔不起的就只有徘徊在生死邊緣,受盡傷病折磨。有病患發現了在印度有藥效一樣的仿製藥,價錢只是正版藥的十分之一,就輾轉找上了本來賣印度神油的頹廢小商人程勇(徐崢飾)幫忙走私仿製藥。

徐崢飾演的故事主人翁程勇並非病患,參與走私仿製藥,早期純粹為錢,後來是因為一份正義感和歉意。《我不是藥神》的人物原型是內地一名叫陸勇,於34歲確診的白血病患者。因為負擔不起高昂的藥費,陸勇找到了到印度買仿製藥的途徑,並曾經為過千人代購藥物,因而被當局拘捕 1,後來因為有300多名病友為他求情,法院最終撤回起訴2 。「陸勇案」在國內引起了有關藥費高昂問題的討論,以至政府高層的關注。《我不是藥神》大收旺場,令到有關藥費高昂的問題再次受到熱議,總理李克強因而作出批示,要求有關部門加快落實抗癌藥降價保供等相關醫療改革措施3

《我不是藥神》是一部寫實主義電影,故事由真實事件啟發、改編而成。為了加強戲劇效果,和人物昇華的作用,故事主人翁由白血病患者變成了本來惟利是圖的小商人。為了令情節更加吸引,劇組在人物設計和劇情方面費盡心思。除了程勇,故事還有為了家人努力生存下去的白血病患者吕受益(王傳君飾)、鋼管舞孃劉思慧(譚卓飾)、農村來的剛烈少年彭浩(章宇飾)和因為慈悲心而參與走私的牧師(楊新鳴飾)。 這些人物雖然是虛構的,他們卻反映了低下階層病患的困境。

這部電影的劇情(尤其是故事的前段)有它瘋狂、搞鬼的部份,這樣的處理,令電影更有娛樂性,也令本來沉重的話題變得容易入口,不讓過度的悲情撲熄了觀眾入場的慾望。徐崢憑着在《我不是藥神》的演出奪得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在接受訪問的時候,他透露這部電影他的團隊一個探索華語電影方向的新嘗試 – 隨着觀眾越來越成熟,具社會性的寫實主義電影,又同時可以兼顧商業娛樂和藝術要求的作品,會是華語電影的一個出路。他希望觀眾會覺得這是一部「很好看、有意義、有價值、有商業度的電影」《我不是藥神》的而且確做到了雅俗共賞、言之有物。

Image description

審批擦邊球

在《我不是藥神》中,外國大藥廠被描繪為唯利是圖、壓榨病患的大魔頭。病患購買走私而來的印度仿製藥,是迫不得已之舉。在現實世界,事情當然沒有這麼簡單。首先,電影並沒有提及藥廠在研發藥物時所需要投入的巨大成本。據資料顯示,藥廠研發一隻新藥,所需要的成本是動輒幾十、甚至幾百億美元。所以,新研發的藥物一般都有專利保護4。印度仿製藥只有製造成本,而沒有科研投入,價錢當然便宜。仿製藥就有如當年的翻版CD、DVD,某程度上是透過剽竊別人辛苦投入的成果來牟利。由本應高舉知識產權的電影業界拍出一套歌頌複製產品的電影,其實不無諷刺。

另一個《我不是藥神》沒有提及的事實,是國內的同款抗癌藥,比在發達國家例如美國、日本等等的售價,起碼貴一倍以上5。這種價格差異,主要是因為高昂的關稅、及各種銷售渠道的額外成本所造成。藥廠透過專利保護,的而且確賺取了巨大利潤,這卻不是藥價問題唯一的根源。在中國電影要經過審批,矛頭不能直指政府和各種相關制度,所以無奈地,在《藥神》一片中外國藥廠就成了批判對象,而販賣仿製藥的商人,則成了打救萬民的英雄。

電影的二元對立,的確流於過度簡化。然而,能夠拍出這樣一套具社會性,又可以令普羅大眾關注藥價問題的作品,我覺得劇組的取捨是可以接受的,甚至是一種迫於無奈的必然。不打擦邊球,這部電影可能連面世的機會也沒有,更遑論引起討論,甚至促成制度的改革。

令人眼前一亮的新晉導演
《我不是藥神》的導演文牧野是個80後新晉。電影拍得紮實,劇情推進張弛有道,攝影、剪接、造型都拿捏得恰到好處,整體表現比不少前輩成熟。作為一部商業電影,《藥神》的美術造詣是相當高的。電影中病患的白口罩、蒼白無神的面孔、相對陰暗貧窮的居住環境,都非常形象化的描繪出他們窘迫的處境。程勇在電影上半段的油膩髮型、思慧的廉價豹紋大衣、彭浩的一頭枯乾黃髮等等,都令各人物的形象非常立體鮮明。徐崢因為賣假藥被判刑,曾經受惠的病患紛紛除下白口罩夾道相送,就拍出了讓人感動的氛圍。

徐崢的演出是一貫的好,本無大志卻仗義有情,他把程勇早期的窩囊、中段的後悔和掙扎和後來的慷慨就義都演得恰到好處。雖然沒有一下子認出高貴妃來,譚卓的氣場就是有她莫名的吸引力。王傳君飾演的吕受益,大概是最牽引觀眾情緒的一個。

「這世界上只有一種病,窮病!」想改變些什麼,與其曲高和寡,還不如淺白通俗。劇組想說的,都一五一十透過戲中人的對白直接說出來,再加上幾句點題金句,關注度夠了,事情就好辦。徐崢眼光好,而且聰明,又樂於提攜後輩,《我不是藥神》 這個寫實主義電影的嘗試,超額完成。

1https://www.hk01.com/%E5%91%A8%E5%A0%B1/213883/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9%86%E5%8B%87%E6%A1%88

3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8%91%E4%B8%8D%E6%98%AF%E8%8D%AF%E7%A5%9E

4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07/%E4%B8%8D%E6%98%AF%E8%AF%84%E8%AE%BA-%E6%88%91%E4%B8%8D%E6%98%AF%E8%8D%AF%E7%A5%9E%EF%BC%8C%E5%8E%86%E5%8F%B2%E7%9A%84%E8%BD%AC%E6%8A%98%E8%90%BD%E5%9C%A8%E5%B0%8F%E4%BA%BA%E7%89%A9%E8%BA%AB/

5 https://www.hk01.com/%E5%91%A8%E5%A0%B1/213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