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港式優雅 | Martin:卡位─最會卡住人心的港式經典

不得不承認:我,其實是一個「卡位控」!

餐廳卡位,確實的歷史源頭,眾說紛紜。江湖傳聞中,有說它的前身,是源自火車廂內背靠背、面對面的座椅設計(中間設有小桌那種)。不過,早在18世紀,英國好些飲食場所,其實已經設有卡位的原型。倫敦市內(the City)歷史最悠久的chop house、於1757開業的Simpsons Tavern,Grill Room部分便佈置了全實木造的特長卡位(每邊可坐3、4個人),卡座靠背的上方,還裝有hat rack,方便那個年代個個頭戴top hat的金融才俊來到這裏,一邊食住daily grills、一邊飲酒傾生意。這裏的古董級卡座,應該見證了現代保險行業在City的誕生之餘,還經歷過19世紀初蒸汽火車客運鐵路正式啟用的年代。看來,傳說中食肆卡座跟火車卡位的淵源,可能只是個美麗的誤會......

回到香港,當卡座搭上「豉油西餐廳」和茶餐廳,飲食的地道風景線也隨之起了不一樣的蛻變,維多尼亞式亦演變成維城式;甚至,更成就出電影史上曝光最多的一個同類場景——要說的,當然是那張王家衛電影獨愛、金雀餐廳內的iconic卡座。

Image description

然而,撇開明星效應,純粹從「豉油西餐廳」卡位的整體用餐體驗來說,那於1964年開業的油麻地太平館,才是我的timeless 至愛。餐廳內那排緊貼在一大片落地玻璃窗旁的卡位梳化,獨家地讓室內60年代的摩登風情,與室外當下的街角日常,平行交錯;加上一室桃木牆身和透光紗簾混搭出來的光影效果,就算未獲王大導的賞識,那自然而然的電影感,已在現場滿瀉。

個人推薦的情節是:找個hea意正濃的下午,偕同身邊人坐進那厚厚的橘紅色皮質梳化上,一起撐撐那cocktail glass型的銀色餐檯腳。隨着老夥計們捧來一道又一道「私房兒時推介」——牛尾湯、大蝦沙律和由太平館一手帶來香港的焗豬扒飯,全是細個時大人發辦的dishes;你肚子可還未被填飽,心情卻已被牆上那幾頭mid-century設計風格的鴿子(發光浮雕)所牽動,適時注滿良久沒用過的飛行哩數,「直航」飛往平行的時空裏去。

至於另一貼地經典——茶記卡位,my cup of tea則低調地匿藏在旺角街市的排檔深處,與世無爭,特別適合一眾港式「隱者」如我!誠然,當「任何仁」真的跑到這個無時無刻都塞滿買餸街坊的露天「真•街市」入口處,實地環境可能跟他原先期待的隱世之地,有着極大反差。可是,你得要屏息靜氣,穿越那密密麻麻、散發着各式誘人香味的露天攤檔,再擦過一路上摩肩接踵、汗流浹背的人潮,歷盡「磨練」之後,終歸會被路人「推送」到一家招牌寫着「中國冰室」的舖頭前面。甫推門攝身進去,那兩層通高的收銀lobby、那亮麗依然的紙皮石拼貼、乃至那伴着食客過半世紀的wrought iron大鐘,即時令你想起另外四個大字——不枉此行。而「識路」的,跟老闆娘打個招呼以後,便一腳踏上右邊的柚木樓梯級,走到那帶點「蛇竇」feel的閣樓雅座,找張靠近欄杆、可以望到樓下「動靜」的頭等卡位,安坐下來,rewind一下剛才那段尋幽探勝式的修練過程,同時還可以好好unwind一下自己......

Image description

同是在1964年於旺角開店的中國冰室,雖則沒有太平館內精緻的裝修,也沒有星級美指的art direction,但只要細看一下舖面每個角落,特別是你正在坐着的卡位——那椅座靠背與面板的銅質接駁配件,甚或是那黑鐵凳腳的線條和尺寸,處處皆流露出「design without designers」的手作風味。當你收拾好心神,呷過一啖香濃奶茶,再從卡位處憑欄遠眺,外頭街市的人聲鼎沸、紛雜喧鬧,好像通通都被裏頭一股淡然的氣場,淨化成一道杜可風式的cinematographic landscape,流麗、出世。原來,「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的港版境界,就在此中尋。

生活久了,有時真會累到覺得為誰辛苦為誰忙,不少人可能選擇逃離香港的生活現場,搭程飛機去找其他地方的小確幸小清新。而我的心之所向,卻是這兩處「since 1964」的卡位—— 不用執luggage、不用花mileage,便能輕身出走,「飛」去與自家的小優雅重聚。

作者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HongKong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