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公投】Hedi Slimane的Celine,Yes or No? │ Ben Wong

Ben Wong | 2019-01-24

Image description

2019秋冬巴黎男裝周,剛在早兩日完結,Hedi Slimane入主後的Celine,舉行首次男裝騷,壓軸出場。

Hedi永遠是Hedi,他可能是時裝史上最硬頸的設計師。去年首場Celine男女騷之後,行內行外鬧到狗血淋頭,他當耳邊風,繼續設計自己相信及癡迷的窄仔indie look。甚至乎,大家越鬧得青筋暴現,他企得越硬,「What doesn’t kill him, makes him stronger.」他已摺起衫袖,擺明要同成千上萬鍵盤敵人死過。

人生很吊詭,千禧年後,他創立Dior Homme,開創了窄仔黃金十年,迷倒全世界型男索女。公司賺到盆滿缽滿,連照抄的大中小品牌都全中六合彩二三四獎。那時候,男裝世界他認第十,沒有敢認一至九,他就是紅到癲。一如自然界定律,樹大,自然招風,四方八面不時傳來批評之聲,他亦不甘示弱,擺出一副非善男信女的姿態,那怕敵人放馬過來,慢慢形成一種輕微撕裂。撕裂事小,頂多隔空鬧場交,誰能預料,他會跟Dior傾唔掂數,黯然離開。

Image description 今年春夏的女裝,平心靜氣看看,係靚的。

撕裂的疤痕,在他離開Dior Homme,由巴黎移居洛杉磯、專戰攝影之後,一日一日埋口。因為在部分人心目中,活在鏡頭背後的他,已經no big deal,說得難聽是「鬧你都嘥氣,你係邊位」。在他退隱天橋那五年,跟隨他多年的粉絲,感覺像無主孤魂,投靠其他品牌及設計師,總有點寄人籬下的不安,即是等於女士們逼出無奈要同奶奶住,只能硬食。

2012年,聖羅蘭母公司Kering老闆François-Henri Pinault,終於向他招手,江湖自此多事。他一上任,即時把品牌rebrand,由Yves Saint Laurent變成Saint Laurent,立即引來潛伏多年的haters狂轟,指責他目中無人。誰又能預料,同樣的事,六年後歷史重演,還要在坐擁萬千信徒的Céline。結果,由他下令Céline變成Celine開始,一眾Phoebe Philo粉絲及Hedi haters組成復仇者聯盟,不停發炮。直到去年九月底的2019春夏巴黎時裝周,復仇者聯盟要爆了,社交媒體一邊鬧,一邊到Celine店舖瘋狂搶購,唔講以為全店放題。我在時裝騷翌日到巴黎Ave. Montaigne的Celine總店,熱門手袋如同狂風掃落葉,貨架史無前例地凋零,那種狀況,就似超級颱風來臨前夕,大家陷入非理性恐慌:「Hedi打到嚟喇!快啲入定多啲Phoebe啦!」別以為我誇張作故仔,自從Hedi接棒,天下女強人頓失教主,Phoebe的舊作,立即有價有市,好過買騰訊,Instagram甚至出現#oldceline賬戶及hashtag,齊齊懷念Phoebe Philo。

Image description

關於Celine、Phoebe與Hedi的三角關係,我的立場比較尷尬。埋單計數,由Dior Homme到Saint Laurent,Hedi Slimane是我人生花得最多錢的設計師,十多年前當他神咁拜。至於Phoebe Philo,雖然她只出女裝,好在她的設計夠中性,衣服比港姐更美貌與智慧並重,多年來不時幫襯。因此,由Phoebe換上Hedi,對我來說是ok的,當然,天橋上少了Phoebe作品是天大損失。也不能否認,Hedi頭炮手袋,似乎不足以產生令敵人shut up的滅聲效果。但,任何人都會偶爾失手,美斯射十二碼都試過一飛衝天,我不相信他不會設計一款人見人愛的It bag,只是時間問題。

大概是性格決定命運,或是上天要整蠱Hedi,時裝界這麼多品牌,偏偏為他安排最多死忠粉絲的Céline,注定難行,等於Kris Van Assche當年在Dior Homme接他的棒,同樣是超級燙手山芋,捱了幾年才站得住腳。再者,當你被五毛標籤為敵人,代表做任何事都是錯,呼吸都是錯,何況是取代萬人迷Phoebe?退一步思考,為什麼Hedi會零舍惹火?觀察了很多年,八成是沒頭沒腦,或者搬弄是非的盲目偏見,唯一值得討論的論點,是他從一而終的設計風格。

有人批評,他的設計,十年如一日,獨沽一味窄,新意欠奉。他獨沽一味窄,不能否認,這是他年輕時的情意結,大部分設計師,整個設計生涯也只得一個招牌線條,看看Rick Owens,看看Riccardo Tisci,兩位過去十年曾經隻手遮天的設計師,他們都是靠一個iconic silhouette食糊,我看不出有什麼問題。如果自己複製自己都要鬧,等於陳奕迅以後唔畀唱《浮誇》、周潤發唔可以揸槍,唔make sense嘛。論創作新意,的確,Hedi Slimane由出道至今,並非Raf Simons那種概念先決的設計師,不會每季都有向後翻騰四周半的新花臣。全世界都知,他的創作,源自他至死不渝的indie音樂,glam、grunge及psychedelic等等,就是他的創作寶庫。對他來說,David Bowie、Keith Richards、Mick Jagger及Paul Weller這些music icons,是他鬱鬱不歡的童年陰影中,為他帶來曙光的英雄。他的成長,一點一滴,形成他no music,no fashion的設計哲學。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左面是Celine FW19,右面是Saint Laurent FW14,style一樣,整體線條絲絲點點變了。 

來到Celine,做了兩場騷,的確酷似他在Saint Laurent時期的設計,特別是2014秋冬的八十年代style。於是乎,復仇者聯盟又乘機撲出來洩忿,鬧他破壞Phoebe Philo一手建立的Céline women知性,由優雅自信的intelligent women,變成腦囟都未生埋的party girl。我明白,粉絲們眼見Céline的貞節牌坊被基因改造,突變難以接受,可是,實在沒理由要Hedi複製Phoebe的設計。當年Phoebe加入Céline,都親口說過,Céline勝在沒有什麼時裝經典,可以讓她的設計小宇宙自由發揮。因此,當Céline母公司LVMH老闆Bernard Arnault欽點Hedi回歸,作為行走江湖幾十年的聰明生意人,他心知肚明,Hedi打死都不會跟隨Phoebe的風格,否則讓Phoebe的設計團隊繼續做就可以,不用花一大筆錢邀請這位性格巨星。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系列中,男女裝都用上不少刺繡,全靠新加入Celine大家庭的刺繡小隊。

客觀地看,Hedi Slimane筆下的Celine,究竟做成點?我在幾個月前的男女騷後到了showroom,依衫直說,男裝西裝方面,看上去都是熟悉的黑白灰與條子,穿上身,才發現他刻意把衫身裁得較以往寬敞,衫身亦比聖羅蘭時長一點,就是兩個細微改動,整個線條看起來已不一樣。假如閣下是熟客,便能體會這種新鮮。女裝方面,出現大量珠片及embroidery,為了這些工序,據聞他特別帶來一隊刺繡小組,應付Phoebe年代甚少出現的衣服類型。兩個系列,大家都說很Saint Laurent,我的答案是同意與不同意。同意是有目共睹,無需解釋;不同意是衣服很聖羅蘭,還是很Hedi?肯肯定是後者吧,無論他在Saint Laurent,在Celine,甚至有朝一日轉到任何品牌,他都不會改變。假如連追求自由創作百花齊放的天橋,都容不下一個忠於自己的設計師,多麼可悲。

假如真的有時裝公投,Hedi Slimane的Celine,我會蓋上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