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張肇基:歷盡滄桑一美人──說的是峴港

張肇基 | 2019-02-18

此刻身在越南峴港,正呷著一口香濃的越南滴漏咖啡,手機WhatsApp忽然傳來一條視頻短片(在越南上網,可上Facebook和WhatsApp,不被屏蔽,不用翻牆),是關於2018年環球小姐選美,越南代表赫姮尼依入選了前五名的勵志故事。

Image description 進入2018年環球小姐選美前五名的越南代表赫姮尼依。(網上圖片)

赫姮尼依出身多樂省山區的少數民族「埃地族」,從小就要幫家裡照顧咖啡園,本來族中女孩14歲就要結婚,但艱苦的農民生活,令赫姮尼依培養出堅強的性格,為了追求夢想,獨自到大城市西貢(胡志明市),一方面努力讀書,考進對外經濟學院金融系,另一方面為了生活,做過兼職保母、侍應、清潔工和模特兒,繼而參加超級名模比賽,最後踏上國際選美舞台……

Image description 開往法國人避暑勝地巴拿山的「世界第一吊車 」,全長5042.6米,高低相差1291.8米,於2009年開業。

Image description 法國統治時期的避暑勝地巴拿山。

赫姮尼依的個人奮鬥經歷,何嘗不是一個大時代的縮影?眼前的峴港歌舞昇平,經濟發展欣欣向榮,市區韓河西岸高級酒店、酒吧食肆林立,看著看著,腦海裡忽然又想起香港名導演許鞍華執導的經典電影《投奔怒海》,劇中故事正是發生在峴港,情節或許虛構,但也多少反映出當時的社會狀況。

Image description 峴港市中心的法式天主敎堂。

Image description 法式天主敎堂與越南傳統竹帽。

回顧過去,峴港擁有水深港闊的港口,但只能算是一個年輕的城市。1858年6月,法國軍隊在峴港登陸,展開了長達一百年在越南的殖民管治,不過看來法國統治者並沒有在峴港刻意經營,法國人在胡志明市留下大量的傳統法式建築,而峴港市只有一座粉紅色外牆的天主教堂,在市中心三十公里外的巴拿山,有為法國人而建的避暑勝地,所以峴港市區的景點其實不多。

Image description 停放於峴港海灘上的越南傳統漁船。

Image description 長達十公里的峴港海灘,氣勢不凡。

Image description 從回香港航機上看峴港海灘。

真正令到峴港成為有現代意義的城市,卻是有點發「國難財」的味道。六十年代中期越南戰爭升級,美國正式派兵參戰,1965年3月,3,50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在峴港登陸,隨後一直將峴港擴建,在長達八年的美國參戰期間,峴港成為美國海、空軍的主要基地,為了後勤需要,一個個市鎮圍繞著基地發展起來,峴港人口急促膨脹,由1955年的五萬人, 增加至1974年底約有六十萬人,諷刺的是,峴港的工業也因此而興旺起來,至越戰結束,峴港已成為越南中部的工業中心。

Image description 越南滴漏咖啡,既香且濃,但份量很少,一般配以煉奶。

2017年亞太經濟合作會議在越南峴港舉行,從有人「投奔怒海」到反過來迎接國際客人,還差點將於2019年2月底接待美國總統特朗普及朝鮮領袖金正恩(最終第二次美朝峰會地點定於越南河內),峴港的發展,一路走來歷盡滄桑,預期在不久的將來,勢必成為國際舞台上的一顆美人新星,可喜可賀。

Image description 筆者入住酒店大概三、四星之間,但大堂正門竟有筆者姓名,可見越南何等重視待客之道。

思緒又回到文首提到的2018年環球小姐越南代表,家裡種植咖啡的赫姮尼依,忽發奇想,呷著的咖啡既香且甜,這是否由赫姮尼依的巧手親自摘下來呢?

文、攝:Johnny Cheung

後記:峴港的「峴」字,粵音是「現」不是「蜆」,可參考最近有線電視的新聞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