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溫度 │何兆彬

何兆彬 | 2019-04-15

香港電影金像獎比想像好看,常提到 #香港電影 四隻大字,但不覺自High,反而有點互相勉勵之感。專業精神獎頒予劉允(魚頭允),他本人口齒不清,又沒權沒勢,這種階層毋須要討好,但頒獎禮給足了他時間,精神上,香港的金像獎比奧斯卡還要平等。金像獎看到的溫度,比我看近年香港電影刻意製造、販賣的善良,還要自然。

Image description

然後有「金像同行」,五個影星上劏房,同貧窮小孩傾偈,拍成短片。他們五人都沒在戲院看過電影,城城代表給了五人每人一張全年通行證(其實咁窮,家長陪入場的戲飛都未必畀得起)五人獲邀到了現場,跟城城傾幾句,獲鼓勵要努力,這段有十多分鐘。你話佢做戲又好,偽善又好,我感到發起人及短片是真摯的。香港電影圈好景時人人掛住搵錢,現在不景時反而有點人的溫度。

其實去年將專業精神獎頒予茶水蓮姐已有此味道。未知是否跟近年爾冬陞當主席有關。

Rubberband取兩獎,然後說了幾句,最後說希望香港電影不要像小店一樣,到了要執笠大家才去打卡,訊息很好。香港人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幾十年都一樣。

《無雙》成了大贏家。然後莊文強提提大家,《無雙》係一部香港電影。我懷疑佢有睇FB,見到啲人笑Usual Suspect x Fight Club x Breaking Bad得最佳編劇同導演,仲諗住佢驚人以為此乃西片。

其實做假嘢做到點極致都唔會係藝術,例如假普選。藝術者,一定唔可以迎合。藝術追求的極致,必然有所探索同冒險。

我不喜歡此作,不只是他太多抄襲,而是莊文強還加上了那種利用發哥,大量販賣發哥英雄形像的集體回憶,結果票房上完全成功。好了,既然他是不理創意,直指票房,那獎項上實在毋須再去鼓勵。上幾周電影節,遇上某位我喜歡的影評人,我說《無雙》的創作意圖是卑劣的,他點點頭。我問他:去年你心目中的最佳香港電影是那齣,他說《水底行走的人》,這次到了我不住點頭。大家都知我很喜歡此作,但金像獎不設紀錄片獎項,方向上,它又是工業旳。頒給《無雙》,其實我一早就猜到,對遊戲規則心裡明白。

戲上映及後我讀過莊導訪問,他說中間有好幾齣戲開不成,自己低沉了幾年,《無雙》籌備經年,是全力反撲之作。說完上述負評,讀到這裡,對他也有半點同情(人家億萬大導,何需你同情!)

其實賽果不那麼重要,過了兩三年,我們記得的電影又有幾齣?倒是看到黃秋生上台領最佳男主角,有點感慨,《淪落人》不是他最佳演出,甚至不是他全力以赴的演出,但他半力就夠贏了,無人能及。但這個全個大中華數一數二的影帝,只因為傘運期間言行(其實他沒有講過支持運動),這五年,全個影圈無人敢找。

銀幕下是這樣一個價值觀,沒錢開飯,銀幕上怎樣溫情善良,又有何用?

(有臉友 PM我,說這樣讓小孩露臉是不好的,一是他們家貧如斯,那節目放映翌日,叫他們怎上課面對同學呢?二,是容易給小朋友一種感覺,貧窮就能見到城城,獲得禮品。我認為是有道理的,認識金像獎的朋友,若你同意,可反映一下。)

(原刊於作者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