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港式優雅 | Martin:潛入,一個人的百貨店

1850,中環海旁,在一個茅寮內,兩個蘇格蘭人Thomas Lane和Ninian Crawford,開始經營起一家售賣sea biscuits的雜貨店。及至1920年代中,「Lane Crawford」,已成功升格為一家進駐在德輔道中黃金地段的百貨公司品牌(所在大樓Exchange House後來更易名為Lane Crawford House)。舖面的櫥窗,還是當時全港最長,叫它做港版的Harrods,也實不為過! 同一時期,其實亦有港資的先施和永安,先後於皇后大道中開辦出售環球百貨的大型店舖,不讓連卡佛專美。到踏入60年代,日資百貨品牌,如大丸、松坂屋、三越、崇光等等,更將銅鑼灣改造成香港的「小銀座」。百貨應百客,在香港,絕對有着過百年的品牌故事。

小時候,和細佬最期待的其中一個weekend節目,便是飛(巴士)到小銀座,巡視各家日式百貨公司玩具部門的業務,update一下我倆的shopping list(雖然無budget投資)。隨着人愈來愈佬,逛department store的興奮指數,也隨之下滑到低至不能再低的地步。然而,最近卻竟在一條名不經傳的隱密小巷內,給我碰上一間咁大個佬都未曾遇過的——「百貨店」!

Image description

在上環東街和西街之間,流傳於百多年前,有過一條附近華人經常前來取水的小山澗。時光荏苒,舊日的水溪,早已被蓋成今日的「水巷」——一條路面異常狹窄、氛圍有點幽暗的斜巷。

搭建在水巷的一旁,是一間設計簡潔俐落、風格低調的小街檔。與一般深綠色的鐵皮屋排檔不一樣,店身塗上的那款beige tone,選色上已暗示了它的sophistication。屋簷下,還裝置了船舶甲板常用的燈具,每天以其溫柔微黃的光線,護送着走過「港」(水/巷)邊的路人。而相比起當年Lane Crawford新古典風格的外牆設計和的超長的shop window,這家「百貨店」的門面裝潢,便顯得minimal得多——兩面嵌有幼木線框的小櫥窗,和一扇掛上白色輕紗窗簾的窗戶;然而,室雅又何須大何須豪,小巧,反而更能凝聚出那陣在大舖缺席的氣質。

Image description

招牌,對一般店家來講,當然是愈大愈搶眼球愈instagrammable愈好,這家店卻反其道而行。在薄薄的紗簾前面,隨興地掛了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鐵畫框,上面以類近typewriter font的字體寫上「CHENMIJI: a department store for one person」—— 好一句讓每個顧客立意踏進店內之前,需要靜心contemplate一下的友善提示 !

甫進店,那九層——不是樓層,是木櫃的層架——的展示空間,已盡收眼簾。不過,你一定不會在裏面看到任何時尚名牌的商品,網上的潮流產品也同樣欠奉。悉心擺放在不同層架上面的,只有絕版的、獨門的、讓人摸得上手的和看得入神的品味——多虧店主和駐店book curator集多年修行出來的功力。貨色可遇不可求,亦可一不可再(買到)——教人寫出歷史感的《Essential Aids to Handwriting》和擦出歲月痕跡的Red Ant擦紙膠、mid-century雙頭鋼筆座搭antique圓頭木製啞鈴、60年代的紅A水晶花紋塑膠果盤花樽配70年代的本土設計海報,甚至還有董橋的《這一代的事》和皇仁的百年校史紀念冊……你還能在別家邂逅到這樣的「百搭」陣容嗎?

更難得的是,連東京日本百貨名店也不會stock的夢二畫冊,都可以放滿整個闢作「期間限定書展」的層架。竹久夢二,就是那位啟蒙了豐子愷創作充滿詩趣的漫畫的日本詩人兼畫家,或許因為這個緣故,連中大小思老師這類百貨公司稀客(之後還有董橋和前廣播處長張敏儀),亦登門造訪了這間「獨孤水巷」的鐵皮屋!

除了這些份量超級的客人,「百貨店」那超級迷你的店面,加上那平易近人的主理人,正正讓那久違了的士多情懷,輕鬆地俘虜了眾人的心。同時,店主和店長皆是深藏不露的另類高人,假如有幸跟他倆吹吹水,帶走的,肯定不止是你袋中的收穫——我自己額外「收到」的,便包括有店主本人多年做舞台設計的inside stories、他對本地舊宅建築細節的獨家insights、店長對本地絕版書的一番識見……可說是滿載而歸。

有時,一個人都會渴望要「潛水」一下、「單身」一下,那麼,何不向自己吿一個下午的假,溜到這深藏在百年歲月裏的水溪處,再讓當下那水巷的「流動」百貨風景,給你解解一時之「渴」?


Credit: 港式優雅工作室(by KIIK)
www.facebook.com/HongKong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