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港式優雅 | Martin:由扮飲champagne,到識歎single malt

Image description

黑色和白色,到底是否兩個世界?年前,超人氣英國藝術家Anish Kapoor,曾利用全世界最黑的「黑材料」,做了多件極黑創作。這種由科學家研發、能夠吸盡99.96%光線的塗料物質,名字叫Vantablack S-VIS (納米碳管黑體),因為它真的是黑到不能再黑,所以,大家也幾乎看不到這種顏料——原是用來塗在隱形噴射機的機身外。那麼,白中之白呢?出乎意料地,最近發現的那種物質,卻並非出自人類的實驗室,而是來自藏身於東南亞蔗林內的一種「白金龜」(Cyphochilus)甲蟲,這種甲蟲外殼的白色鱗片結構,竟帶着當今世上最白的一種「白色」!

不過,就算未來有再先進的技術,可以提煉出絕黑或者絕白的顏料,對我來說,始終還是鍾情於那黑色和白色之間的。因為,當你遊走在這個monochrome的國度裏面,自會發現當中有着更無限、更耐人尋味的grey tones,能將生活最內在的、甚至生命最深邃的,過濾成最純粹的明與暗、光與影。

光與影,早在意大利文藝復興全盛時期,已被不朽藝術巨匠如da Vinci、Michelangelo、Raphael等,以自成一派的chiaroscuro技法(意大利文「明」和「暗」的意思),繪畫出各種洋溢着humanist情懷的人物造像,讓Renaissance那永不過期的時代精神——人文主義,淋漓盡致的展現在畫布上面。Fast forward到二十世紀、那個直接用光影作「畫」的黑白菲林攝影年代,人像攝影大師諸如Cecil Beaton、Yousuf Karsh以至於Horst,亦同樣傳承了文藝復興的精神,繼續發掘chiaroscuro那無盡的表現力和藝術感染力,給我們留下一幀幀撼動人心的肖像相。

Image description

聊起黑白portrait照片,我不期然就會想起身邊一位頗「發燒」的朋友。這位made in Hong Kong的爸爸,他自從11歲那年,動用所有利是錢和父親的「angel investment」,投資了一部心儀的全黑Minolta SRT 101之後,便與黑白攝影的世界,結下不解之緣。朋友雖則念過建築,後來甚至被看中邀請當上廣告model(80年代一輯非常流行的Hennessy VSOP電視廣告片男主角正是他),但他一直以來最着迷的,反倒是拿回自己的相機,去捕捉生活上和旅途上遇到的各式平凡人物(而不是靚人、靚景、型格建築),鉅細無遺地以極具原味的光影,雕刻出平凡人中那絕不平凡的各種「真實」。

不過,在他芸芸的人物攝影作品當中,一輯從1999年開始、到目前為止還處於「現在進行式」的相片系列,卻最得我心。這個經已跨越了二十多個年頭的私家習作—— 以爸爸的視角,替三個兒子,即大哥和一對孿生弟弟,每年拍下一套成長照。從三個扮大人喝着champagne的天真小孩、到頭戴fedora帽子扮cool的陽光少年、再到身披黑色皮jacket、歎住Glenlivet 12 years的真•瀟灑型男,這些fleeting moments,在父親的鏡頭前面,在畫面高光調和低光調之間,都一一被凝固成既親近、又深遠的印記。

其實,這個family exercise,原來是另有「目的」的—— 把照片拿作每年greeting card的主題封面!就這樣,三位男主角年復一年的隨性posing,配上媽媽的悉心styling,以及爸爸那帶點architect底蘊的平面設計,便成為了一家人的family ritual和年度製作。試想想,身為這家人的親戚或朋友,當收到一張這麼有心思和有重量(比起一個WhatsApp或電郵的「輕」來說)的Christmas card的時候,那份莫名的暖意和微醺的滋味,會否令各人還以為剛跟他們喝過兩杯single malt呢?

Robert Capa有句名言:「If your photographs aren't good enough, you're not close enough」。一輯那麼「close」的照片,或許,已超越了是否「good enough」的層次......

再深入一點細味,那繚繞在相片黑色與白色之間的,不就是被時光沖曬出來的humanity嗎?

Credit: Lionel Leo

www.facebook.com/HongKong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