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張肇基:追尋梁啟超在澳洲的足跡

張肇基 | 2019-09-11

Image description 長夜星稀 澳大利亞華人史 1860~1940》楊永安著 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出版

清朝末年君主立憲派主將梁啟超到過澳洲?

「梁啟超於1900年10月7日自檳榔嶼乘船出發,經斯里蘭卡,輾轉在10月25日抵達西澳的非庫文度埠 ( 弗里曼特爾 Fremantle, W.A.),由於早已接獲悉尼保皇會的知會,梁氏抵埗後不獨受到當時僑領士紳的熱情招待,還有西報記者搶先登船採訪…….次日,梁啟超到達巴扶埠 (普埠,即柏斯 Perth, W.A.)…….在柏斯的西人大會堂,出席由西澳總督主持的講論會,參加大會的中外人士數百人,誠為該埠盛事…….」

「1900年11月10日,梁啟超自西澳啟程,乘船抵達南澳第一大埠黑列 ( 阿德雷德Adelaide , S.A.),由於他在海外素有威望,加上在西澳時的待遇與宣傳,南澳總督早已預備馬車在碼頭迎接.......由於南澳並非梁啟超訪問的重點城市,他在當地作禮貌性的應酬後,便啟程前往墨爾本.......在墨爾本『湯苛』( Town Hall ) 舉行的演講大會上,梁氏所提出的堅持新政、設立議院、開放中國門戶等理論,獲得與會人士熱烈掌聲.......」

Image description 《東華新報》是清末保皇黨在澳洲的喉舌

「梁氏於1900年12月6日抵達悉尼,隨即在『墨桑彌荷』 ( Masonic Hall ) 出席一個千餘華人參加的演說會,會議共舉行了三次,每次均有相若人數出席.......新省之旅結束後, 梁啟超還希望北上昆士蘭替保皇黨宣傳, 可是由於日本方面的事務繁瑣,被廹提早結束訪澳之旅…….」( 《長夜星稀 澳大利亞華人史1860~1940》p.246~248 作者楊永安 商務印書館出版 )

筆者孤陋寡聞,之前未聽聞過有關梁啟超曾到訪澳洲的事跡,而上述如此詳盡的報導,乃出自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副教授楊永安博士,在研究澳洲華人歷史的過程中,透過閱讀悉尼NSW State Library 報章微縮菲林發掘出來。

1900年的澳洲悉尼市是保皇黨重鎮,當年梁啟超到訪澳洲更掀起一陣保皇熱潮,當時當地的華人新聞市場,主要由兩大報章壟斷,分別是1894年創辦的《廣益華報》以及1898年的《東華新報》,而後者於創立時已是保皇黨喉舌,梁啟超在澳洲一切官私活動,皆由《東華新報》搶先報導。

1993年楊永安利用一年公休假期長留澳洲,開始了研究澳洲華人史的資料搜集,過程非常困難,來回圖書館須兩個半小時,而圖書館內的微縮菲林閱讀及影印機,每次使用只限20分鐘,六台機器中亦有三份之一經常壞掉待修。在歷盡艱辛之下,逐漸整合出一段晚清保皇黨在澳洲活動的史實。

Image description 楊永安博士在澳洲悉尼Bondi Beach

楊永安博士於1977至1987年就讀於香港大學,並取得文學學士、哲學碩士及博士學位,1988年開始在香港大學任教,主要教授科目包括隋唐史、道教史、民族文化史及中國性文化史,著作有《王通研究》、《祝允明的思想與史學》、《隋唐史管窺雜稿》及《明史管窺雜稿》等。1980年楊永安入讀研究院,投身歷史學家趙令揚門下,2019年6月19日趙令揚教授逝世,楊永安也在《明報月刊》發表了悼念文章,追憶其師徒之間的生活點滴。

楊永安自童年起就養成了喜愛閱讀的好習慣,來自他的母親買給他許多兒童讀物,希望他好好坐下來看,影響他最深的是圖文並茂的成語故事,如卧薪嘗膽、圖窮匕現、圍魏救趙及負荊請罪等,至中一已經閱讀磚頭般厚重的《西遊記》、中二讀《說岳全傳》、中二過渡至中三讀《三國演義》及《水滸傳》,進一步加強了楊永安對歷史及文學方面的興趣,終於在只有兩間大學的精英年代考入港大,最後在港大任教,修成正果,不過意想不到的是,原來初中時期的楊永安,「我的志願」竟是做個以與草木為朋,鳥獸為友的隱士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