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陳嘉惠:每一口都是抗生素

陳嘉惠 | 2019-09-26

Image description

上期談到亞馬遜熱帶雨林大火與養牛業的關係,香港作為全球進口最多巴西牛肉的地方,我們絕對可以用行動帶來影響。再者,生產肉食所應用的水資源十分龐大,例如生產一塊牛扒,從飼養起計算,已用去相當於50個浴缸的水量。所以要節約用水,只要少吃450克牛扒,便能節省多於兩個月不洗澡所用掉的用水量。

就算你無心關注地球資源,也得關懷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因為差不多全球所有大型牲畜飼養業,一直都使用過量的抗微生物劑,即大家時常提到的濫用抗生素。人類本身已經瘋狂濫用抗生素,以治療大大小小不同類型的疾病,有時就算只得了普通的傷風感冒,也被配上抗生素藥品。

再加上每天在茶餐廳、快餐店、酒樓等啖啖肉食,大部分也是使用極廉價,來自巴西、美國等抗生素凍肉,那究竟我們每天會接觸多少劑量的抗生素呢?本來適當地運用疫苗絕對是好,不但可以避免大規模感染,亦能及早治療甚至預防疾病,但不負責任地濫用就會造成浩劫,人類與地球同樣受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