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Alfred Siu:炊煙依舊在 北⻆夕陽紅

Alfred Siu | 2019-10-09

Image description 菊志炭燒外型像日本傳統茅舍,簡樸清雅。

「北京北角應該了斷,殊途怎可太親善」,歌仔都有得唱,但褔建與北⻆的關係卻是欲斷難斷,1920年代東南亞福建巨富郭春秧擬在北角興建糖廠,但糖價大跌,結果變成住宅區,逐漸成為福建華僑嘅聚居地,因此北⻆又稱「小褔建」。

文、圖:Alfred Siu

我雖然不是Hokkien,但童年和成長階段都在北角度過,幼年時家在和富道,樓下是糖水道大排檔,隔一條馬路是已經拆缷的北角邨,我在這屋邨一間幼稚園上學,閒時會在屋邨的走廊和遊樂設施嬉戲,晚上會走到北⻆碼頭海濱納涼,平時最愛跟著母親往春秧街街市買菜,在豆品店吃豆腐花和生煎牛肉包子,更喜歡坐在電車上層,當電車駛入狹小的街市,俯瞰著途人聽到電車發出叮叮聲呼喚紛紛走避的場面更是莫名興奮。

Image description 北角碼頭海濱現時聳立着高級酒店和豪宅。

Image description 昔日的北角邨已變成豪宅「海璇」。

直至千禧年我遷離了北角,北角邨亦於2003年清拆,一切已經成為回憶的碎片。近日舊地重臨,昔日的舊屋邨原來已搖身一變成為超級豪宅「海璇」和一間星級酒店 Hyatt Centric,鄰里小店已被連鎖名店取代,屋邨陽台變了玻璃幕牆,䌓華燈影吞沒了裊裊炊煙。

Image description 金目鯛土鍋飯先以秘製醬汁醃製鯛魚再炭燒,進食時與日本珍珠米飯攪拌,甘香味美。

幸好北⻆邨附近的春秧街和馬寶道變化不大,小店和檔口依然存在,只是兩旁多了一些豪宅和高級食肆,在華滙中心地下赫然發現一間茅草小屋,原來是一間日式串燒居酒屋「菊志炭燒」,質樸的草屋頂配木牆,隱約透出淡黃燈光,店内見師傅專注地翻動串燒、塗抺醬汁、檢查炭火、撥扇等,原來該店是少數可以在店內以明火炭爐烹調的餐廳,與日本最頂級的傳統串燒店一樣,採用日本高級備長炭,備長炭炭質堅硬、組織細密,特別耐燒,由內至外保存食材的鮮味與肉汁,亦為燒物,如燒鮑魚、燒穴子和燒雞翼等菜式添上誘人的炭香,充滿日本地道風味。

Image description 配備日本備長炭的炭爐由日本工匠設計和建造,令串燒充滿獨特炭香。

菊志主打炭燒,當然少不了鰻魚,主廚特意採用來自靜岡的優質野生鰻魚,肉厚滑嫩有彈勁,肥美油潤,師傅將兩面燒得焦脆,薄薄刷上甘醇香郁的醬汁,散發閃亮光澤。炭香與鰻魚的鮮美交織出日本傳統滋味,餘韻不斷。另一款推介名物是「金目鯛土鍋飯」,金目鯛魚脂豐腴,炭燒時再反覆多次刷上醬汁,香氣四溢,配上以日式高湯及柚子皮烹煮的珍珠米,不禁憶起童年時吃過的炭爐煲飯。

Image description 筆者兒時在北角邨長廊留影。

Image description 北角邨是1950年代發展的廉租屋邨之一,當時被譽為「亞洲最壯麗的工程」。

我樂見北角冒起了萬家燈火燒飯的炊煙,不是催淚彈的硝煙,冀盼燒得熱烘烘是燒肉下的熊熊炭火,而不是互相廝殺的街頭怒火,腦海中不期然湧出「北京北角不可割斷,為何相生卻急著去煎」的歌聲。天佑香港,天佑北⻆。

Image description 豐腴的野生鰻魚燒至兩面焦脆,加上特製醬汁,交織着炭香與油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