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博客張肇基:夏灣拿的古巴雙旦

張肇基 | 2019-10-31

「我今獨抱琵琶望,盡把哀音訴,歎息別故鄉……..」似乎,世間所有相遇都真的是久別重逢。

早前偶然看到一段YouTube 短片(《The Culturist專訪》採訪、拍攝:余日一)畫面是兩位八十多歲的長者,唱著一曲《昭君出塞》,不過左看右看,她們都沒有一副華人面孔。由此隱約記起2019年初香港藝術節,好像有一齣叫《古巴花旦》的電影,當時事忙而且映期不長錯過了,至近日逛影碟店,忽見有《古巴花旦》DVD出售,如獲至寶,二話不說立即付款買了。

Image description 古巴花旦

文:Johnny Cheung     圖:網上截圖

Image description 十五歲的何秋蘭已是劇團花旦

《古巴花旦》是拍攝一對舞台姊妹的紀錄片,當中有純古巴人何秋蘭,以及中古混血兒黃美玉。何秋蘭於1931年出生,西班牙文名字叫Caridad Amaran,父母都是白人,但她出生不久父親就去世,由一位叫何買盛的華人收留,給小女嬰取了一個中文名字何秋蘭。後來因何買盛得了肺病,何秋蘭母親改嫁另一華人方標。

Image description 年輕貌美的舞台姊妹

方標來自廣東開平,跟飾演黃飛鴻的關德興是好朋友,也跟他學粵劇,但方標家境富裕,看不起戲子,反對方標學戲,方標憤然離家出走,遠赴古巴。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移居古巴的華人不少,首都夏灣拿更是紙醉金迷之城,華人社區粵劇演出十分興盛,香港名伶薜覺先及麥炳榮都曾到當地演出。而何秋蘭四歲開始,就跟養父方標學戲,九歲登台,十六歲起以唱戲維生。

另一位花旦黃美玉出生於1929年,父親是移居古巴的華人,母親是古巴當地人,黃美玉跟何秋蘭是同學,在某一次活動中看見何秋蘭唱戲就喜歡了,也加入了戲班學戲,兩人情同姐妹,並且同台演出,但黃美玉後來考上大學離開劇團,也離開了華人社區,畢業後當上外交官,派駐印度。

Image description 何秋蘭回到養父家鄉廣東開平,算是隔代重逢

三、四十年代粵劇在古巴有一段光輝燦爛的時期,可惜好景不常,1959年卡斯特羅領導共產黨鬧革命,建立西半球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許多華人用血汗掙來的財產被充公,幾代人努力的成果化為烏有,華人社區迅速衰落,不消說粵劇事業從此凋零,何秋蘭所屬的劇團也無奈地解散,曾經是劇團主要花旦的何秋蘭,每年古巴全國巡迴演出兩、三個月,風頭一時無兩,往後的日子只能淪為侍應及報館執字員。

Image description 何秋蘭與香港著名粵劇演員謝雪心

戲班一別之後,何秋蘭跟黃美玉沒有再見面。三十年靜悄悄地過去,兩人都已屆耳順之年,想當日粵劇夢碎,午夜夢迴,人生到底有沒有遺憾?

都說「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此時黃美玉已退休,也十分懷念昔日唱戲的美好時光,於是回到華人社區,看到當年登台演出的金鷹戲院早已殘破不堪,感覺彷如隔世,不勝唏噓,可幸的是仍能找到何秋蘭,也找到當日戲班的姊妹,在有節慶的時候,找些折子戲來唱,重拾追求粵劇藝術的美夢。

Image description 一對舞台姊妹,老來重拾粵劇藝術美夢

何秋蘭父母都是白人,沒有半點華人血統,但自幼由養父方標撫養,讀中文、說廣東話及演出粵劇,而來自廣東開平的方標亦從沒打算回國,所以中國對於何秋蘭來說,彷彿是一個遙遠的國度,是養父口中講述的某一個傳說,直至方標去世,何秋蘭才興起了「尋根」的念頭。

2011年在有心人的贊助下,兩位白髮蒼蒼的舞台姊妹,何秋蘭及黃美玉終於有機會到中國一行,而對於何秋蘭來說,回到「故鄉」廣東開平更是「隔代重逢」。2014年她們又再來中國一次,並獲得特別安排,在香港跟名伶謝雪心及龍貫天演唱粵劇。

追求美好生活是人類普遍的夢想,夢碎,多半涉及天災或人禍。昔日美好的香港,久別矣,何日能再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