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Brian Yeung:現代可還有愛情?美劇《Modern Love》重新想像忘愛時代

Brian Yeung | 2019-11-14

首季《Modern Love》剛在亞馬遜的Prime Video上架,每集圍繞《紐約時報》同名專欄的一篇文章。這個專欄的獨特之處在於,所有愛情故事由讀者提供,而且內容必須屬實,並行實名制刊登。雖然電視劇集的敘事方式略經調整,但是故事內容仍然忠於原創文本。劇集令人欲罷不能的是,它以素人故事打動人心。正如真實的愛情故事,往往沒有甚麼驚天動地的情節,而且總是帶有現實的包袱。

文:楊立明     圖:網絡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要「愛」便要面對自己
《Take Me as I Am, Whoever I Am》一集中,Anne Hathaway飾演患有人格分裂的精神病患者。她一時明豔照人、魅力四射,生活如音樂劇般充滿色彩,一時卻內向抑鬱,連起床的力量也沒有。所有認識她的人,也只知道她動人的一面。但在愛情上,她卻無法掩飾自己,連男友在晚餐上也問她,是否有一名雙胞胎姊妹。劇終時,分手後的她在交友網站上公開自己的狀況,並寫著:「我相信世上總有一個人會接受我本來的模樣,不管我怎樣。(Surely there is someone out there who will take me for who I am-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full story of me.)」

Image description

成熟的愛是學會妥協
以《娛樂揸Fit人》成名的Tina Fey出演《Rallying to Keep the Game Alive》一集。劇集圍繞一對已婚多年的中年夫婦,需求助治療師維繫婚姻。劇集透過夫婦打網球的日常反映二人婚姻的問題在於凡事彼此不願妥協,過程中反思不斷婚姻的意義何在。直至一天,夫婦雙方說出抑壓多年的心底話,二人在網球場上重拾默契。結幕一刻,網球場上滂沱大雨,丈夫問妻子:「我們還繼續嗎?(We keep going?)」妻子點頭。這句對白一語雙關道出婚姻的真諦。

Image description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
《Hers Was a World of One》一集寫實地反映美國社會的現況。一對同性伴侶有意組織家庭,但因其性取向不被基督教認可而領養無門。直至中介人轉介無家可歸的單親媽媽,同性伴侶與單親媽媽共渡臨產歲月,超越階級、性取向和種族的隔膜。嬰兒出生一刻,男主角問單親媽媽會否改變主意,留下孩子。單親媽媽對孩子於心有愧,甘願一生承受與親生骨肉分離的切膚之痛,也要成全孩子在雙親家庭中成長的權利。劇終時中產白人男主角對領養回來的初生嬰兒轉述親生母親的英勇,打破他一開始對流浪婦的偏見與歧視。故事細膩地將社會貧富懸殊和父母對孩子的愛赤祼地呈現出來。

活在忘愛時代,我們習慣把自己脆弱的一面隱藏起來。《Modern Love》的成功之道,在於它不談愛情的大道理,而是真誠呈現每段愛情的難言之隱。正如《Modern Love》專欄編輯Daniel Jones所說,愛情不只是一個概念,還包括活生生的經驗。他形容現代人愛情儼如隱藏在密封的外殼,只有真實的故事才能道出每段愛情的甜酸苦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