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港式優雅 | Martin:最屬於香港人的——混搭紙皮石美學

馬賽克磚(mosaic tiles),一個大家都熟悉的建材名字。不過,比起這個英文音譯,我個人卻更愛「紙皮石」這個零舍有港味的別稱。

點解叫做紙皮石?只因早期常用的紙皮石磚,背面大多沒有網底承托;所以,磚面一般都貼上一塊雞皮紙,來固定一排排的小磚粒——這些磚仔,正名是tessera,源於古希臘文téssares(「四面」的意思)。

Image description

在古希臘時期(更準確說法是Hellenistic Period),好些地方豪宅,譬如是位於Pella古城的House of Dionysus,裏面的前廳和會客廳地台,已開始利用卵石,鋪砌出接近mosaic的鑲嵌效果。及至羅馬帝國的年代,古羅馬人便更走前一步,在當時非常流行的thermae內——一種集大型公眾浴池、按摩房、香薰店、運動室、閱讀室等設施於一身的社交活動場地(有點像時下的spa club),用上華麗的大理石馬賽克磚,將各式的冷熱水浴池粉飾一番(今天在羅馬的Baths of Caracalla遺址,還可以欣賞到)。

然而,這種積累了數千年歷史底藴的建築材料和工藝,其實一直都頗為「離地」——客戶類型偏向那些有能力請得起手作坊工匠的小眾;要待到二十世紀經過工業化量產之後,它才演變成為今天大家常見的版本——紙皮加石粒(磚粒),並憑着產品價錢合理、質量統一和施工方便的賣點,得以在世界各地成功「入屋」。

至於香港,自戰後60年代開始,亦陸續大量引入紙皮石這種「千年」建材(當時已有不少歐洲貨色)。但是,就算是質量頂級的意大利紙皮石,個人認為,也得配合鋪磚工人的手藝,才對得起這傳奇物料的歷代祖宗!

行內資深的師傅一致相信,鋪設紙皮石是修練鋪瓦仔工藝一門最高層次的科目。基本上,一位工匠只要鋪得一手靚紙皮石,其他瓷磚也難不倒他。理由相當簡單,紙皮石粒乃各類面磚中面幅最小的,沒有細心到家的功夫,絕對不能把控好鋪嵌出來的整體效果和細節要求——紙皮石磚之間的縫隙間距是否平直勻稱、碰口填缝是否乾淨俐落、磚粒表面是否順滑平整......

誠然,牆上這些密密麻麻的磚仔,又豈止是用來保護牆體那麼「單純」呢?紙皮石本身不僅擁有着接近石材的堅硬質地,那飾面,特別是那些含面釉紋樣的,還會像真皮材質一樣,隨着年月而醖釀出一種難得的vintage味;與此同時,它又跟牆紙有點近似,能讓瓷磚設計師(或早期的artisans)發揮各自的創意,為平凡的空間渲染出不一樣的藝術美感。可見,紙皮石,根本就是「紙」加「皮」加「石」的完美結晶品—— 亦正因如此,我對紙皮石這個叫法,分外有感。

Image description

而香港人那最曉得變通的基因,和最擅長混搭的意趣,更在這些「鋪裝藝術」中淋漓展現。話說,那些年很多小店,尤其是那些無需擺設貨架或飾櫃的店家,包括made in Hong Kong的冰室、涼茶鋪,均普遍選擇價廉物美的紙皮石磚,來裝飾四面空蕩蕩的牆壁,當中,店主或師傅們除了按照自家喜好,選購心儀的樣式以外,還會特意買入一些數量不多、但價錢又划算的貴價款式的積存貨品,來替自己的店面「增值」。於是,大家不難發現,在同一家店內,經常掺雜了各款不同大小和色彩配搭、甚至是不同幾何構圖和飾面材質的紙皮石磚。

就這樣,一顆又一顆的紙皮石粒,在店家別出心裁的妝點拼襯下,從那方寸之間跳脫出來,給一室繽紛地綻放出既賞心悅目、又可堪回味的花樣。

對我來講,花樣紙皮石風景之於香港人,就如馬賽克公共浴場之於古羅馬人一樣;

那標誌的,正是一種專屬香港人的常民美學!

Credit: Ki

Facebook:www.facebook.com/HongKongClass
Instagram:www.instagram.com/hk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