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張肇基:與薩摩亞漁夫出海的一天

張肇基 | 2020-03-30

Image description 被釣到的鯊魚浮出水面

此刻新型肺炎肆虐全球,疫情還未見頂,狀況不容樂觀,國與國之間封關,一國之內處處封城,彷彿地球也要停止運轉,加上大量航班停飛,短期內要出外旅遊已幾乎不可能。近來筆者宅在家中的時間多了,正好整理一下以前拍下的大量攝影作品。

攝影及撰文:Johnny Cheung

Image description 天還未亮,漁夫便開始工作,用人手攪動的滾筒,將主纜放入海中

多年前到過南太平洋玻里尼西亞(Polynesia)群島中的島國薩摩亞(Samoa),它與東面的庫克島(Cook Island)、法屬玻里尼西亞(French Polynesia),西面的東加王國(Tonga),菲濟(Fiji) 等,構成一系列美麗島國,像躺在南太平洋的一串珍珠項鍊,從紐西蘭的奧克蘭市轉機前往約需四小時航程。

Image description 主纜放入海中,每隔一段距離,會將魚絲夾在主纜上

薩摩亞由兩個大島Upolu & Savaii組成,人口約二十萬,主要為薩摩亞人。薩摩亞這個名字對於香港人來說其實並不陌生,每年三、四月舉行的國際七人欖球賽,薩摩亞都是熱門奪標隊伍。經濟以農業為主,出產椰子、可可及麵包果等,旅遊業也是薩摩亞的經濟支柱。

Image description 約兩層樓高的巨浪,此圖沒有其他物件作對比,未必看得出其高度

年前筆者跟隨一支考察隊到訪薩摩亞,以探訪當地土著家庭、社區及搜集民間生活用品為主,整個行程中最刺激、最驚心動魄及帶有危險性的,要算是有一天跟隨當地漁夫出海,親身體驗漁夫的捕魚生活。

Image description 第一條漁穫,約三呎長的黃鰭吞拿Yellowfin Tuna

早上四時,天還未亮,三名漁夫加考察隊一行六人登上一艘廿多呎長的機動漁船出發,船在海中心停下,漁夫就用人手攪動一個固定在船舷邊的滾筒裝置,將幾百米鉛筆一般粗的尼龍繩纜放下海中,每隔一段距離就將一條較幼的魚絲連鈎及魚餌夾在主纜上,放了個多小時才放完,接著下來的工作就是等待。

Image description 漁夫從剖開的母鯊腹中取出小鯊,然後放回海中

等待復等待,時光也好像停頓下來,此時晴空萬里,卻偶爾無風起浪,巨浪有大概兩層樓高,看似幾乎要把漁船吞噬,非常可怕,而茫茫大海中,極目所見就只有我們這條船,假如漁船不幸翻沉,一行人等相信絕無生還機會,不過漁夫說,他們每天出海都是如此。好不容易捱到中午,烈日當空,漁夫才願意收絲踏上歸途。

Image description 回到岸上,筆者與鯊魚合照

才收起第二個鈎即有收穫,是一條約三呎長的黃鰭吞拿(Yellowfin Tuna),之後收了百多個都是空空如也,至「尾二」的一個,奇蹟出現了,起初是完全拉扯不動,本以為可能是鈎到礁石,在漁夫準備將魚絲剪斷之際,忽然一股驚人的力量,將已收回滾筒的一段主纜扯入海中,經過十多分鐘跟漁夫角力,神秘力量終於被拉出水面,那是一條約八呎長的鯊魚,到了漁夫將鯊魚拉上船進行屠宰,更意想不到的事還在後頭呢!

Image description 很有建築特色的薩摩亞魚市場

漁夫將魚腹切開,打算去掉內臟,才發現這是一條「懷孕」的母鯊,而且是快要生孩子,此話怎說?魚類不是哺乳類動物,它不是卵生的嗎?原來鯊魚是個神奇物種,有的是卵生,有的是胎生,更有大部份是卵胎生,即受精卵在母體內孵化成熟後,從母體生下小鯊,跟胎生的分別是,小鯊不和母親用臍帶相連,而是靠卵內的營養維生。眼看著漁夫把一條條小鯊從母鯊腹中取出,大約有八至十條之多,放回海中的小鯊立即可以游來游去,而且是圍繞著漁船游了幾個圈,才在茫茫大海中消失,好像是知道媽媽還在船上,要向媽媽道別,看著此情此景,內心不禁有點黯然。

經此一役,以後還要忍心吃魚翅?

Image description 到訪薩摩亞漁村,與村民合照(站中間穿淺藍色T恤為筆者),放在前面的是薩摩亞傳統獨木舟,用一條原木挖空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