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博客Alice Amu 繆樂:上帝的視點

Alice Amu 繆樂 | 2020-08-18

Image description

人生遊戲
由出世、入世到死亡,每段生命都有其獨特的經歷進程,但即使在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在同樣的父母培育和家庭長大下、在同樣的學校中學習成長,也會有不同的體驗和感受。命運看似一早安排沒有選擇,但又好像能有發奮努力成就的空間──到底命運是由天注定,還是幸福是可以由自已爭取的呢?人生到底是怎樣的一場遊戲?

魚不會爬樹,獅子不會飛,人類的肉身不能穿牆……這些天性在出世時已一早設定,當遊戲進入新的版面,場境便隨着出世後不斷成長而變化,看玩家在每個當下如何作出反應,外境便會相應作出改變。當小孩一路成長,接收不同意識,入世的經歷體驗便會產生不同的規範,加上無常的變幻莫測、成住壞空、生老病死、甜酸苦辣、高低起跌等不同場境變幻和人性二元如善惡等共振,增加了遊戲過版的難度,使人生遊戲更為刺激好玩。

不一樣的視點
在人性的規範下,習慣性的「自我」視點會使人沉迷和墮進人生遊戲的局中卻不自覺。很多痛苦和煩惱等回路便會不斷重複發生,就像迷霧增加了過版的難度。我們可以鍛煉以觀察者的視點去觀察,看看自我是如何運作,如何玩遊戲,如何被局限和沉溺在同一遊戲版面中;再以上帝的視點去包容所有狀態,如是地觀察整個遊戲的進程,以同理心去看待明白所有角色的存在和其活動狀態,體驗外境和內在的互動關係,自然會生起智慧。

例如自小活在家人的標簽中長大,被指沒有用,小小事情都做不好,常常因為選擇了和家人不同的方向而被責罵,久而久之產生了自我卑微的價值觀,往往放棄了自己內心真正的選擇,在成長中為了得到別人認同,不斷討好別人而活,失去了本質和初心。當生命失去了指路的燈,便像在夜裡盡失方向一樣。如果我們從「自我」的視點出發,自然而然會相信自小家人種下的意識標簽是真實的,便會受到自我價值低的框架所限,創造了卑微的人生路程。倘若我們當下便從新選擇一個不一樣的視點,以上帝全知的角度去觀察所有角色,你便會發現每一個人每一個當下意識的投放,都是受制於「自我」成長建構的框架,而並非事實的全部。當以上帝的視點360度去觀察整件事情的全像,你可能會發現原本初心的自己並非如此,只是誤墮了意識框架和二元標簽的回路所致。從不一樣的視點去觀察人生遊戲,你便可以不一樣的觀點重新選擇,創造一個不一樣的人生。

集體遊戲
人生體驗在每一瞬間的意識和集體共振下,創作了一個龐大的遊戲網絡,這個網絡通過意識互通共振,看似是你、我、他的獨特生命歷程,在同步共振下成一體化的遊戲。遊戲中的「自我」使能量值減少,「無我」使能量值提升。人類的意識和行為對自然生態產生共生共振。自古以來,人類的歷史活生生地紀錄了人類集體的傑作,天災人禍也隨著人心而作出相對的回應。在世紀疫情下,人類集體安坐在家中,少了外出,減低了過度活躍和生產力──炭排放少了、臭氧層填補了、海水變清了、空氣質素改善了、自然災害減少了,地球村也回復自然。外境就是內在心境的一面鏡子,人類集體平靜下來,放鬆自在地過活,這個遊戲才有望成功過關。

每個當下的選擇決定了你的命運。如果你選擇以上帝的視點,保持高度的覺知力,從體驗中學習、修正和鍛鍊,便能在人生遊戲中經歷一次又一次的過版和提升,實踐靈性和人性的平衡,享受宇宙萬物的玄妙。

文:Alice Amu 繆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