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博客Alice Amu 繆樂:誰創造了我的不滿

Alice Amu 繆樂 | 2020-09-02

Image description

受害者和幸運兒
「為甚麼他們都看我不順眼?為甚麼我就是看不順眼他們?無論雨天、陰天、夜晚、喜慶節日、身處人群、離群獨處⋯⋯為甚麼總是覺得憂鬱?每天偽裝與別人談笑如常,其實沒有人明白真正的我。我的出身、外貎、性格、說話,甚至我的存在好像都是錯的。無論是家人、朋友、還是無關痛癢的人,他們永遠都不會明白我,不明白我的恐懼和痛楚,甚至根本不愛我。這個荒謬的世界,甚麼時候才能解脫?這個世界根本有問題,人性很可怕,為甚麼我要在這裡受苦?根本大家都知道,為甚麼大家還要裝作如常生活下去?

生得漂亮的人、出身好的人、有父母呵護的人、身體健康的人,要受人喜愛、快樂、豁達、正能量,當然輕易而舉。要是換成我的配套,他們還可以這樣輕易說快樂、說愛嗎?

我討厭虛偽的人,討厭這個偽善不公平的世界!」

你聽到的聲音,我都聽到,明白多年來你深信這些是你的想法。

在你還很懵懂的時候,你看到了人性的陰暗面,你受到人性不只一次的傷害和驚嚇。當時你不懂得處理自己的傷口,你很無助。

腦袋為了保護你,開始了一種新的模式,不斷在四周無間斷搜索各種片段,證明有問題的是這個世界。腦袋的小聲音彷佛是最了解你的存在。它會貼身地安慰你:「你是受害者。你的憂鬱是承受不了外面的虛偽,你的不幸是最親的人的逼迫,你的憤怒因為這個世道。」

假設你聽到的都是真的,面對你認為充滿惡意的世界,你是以眼還眼、針鋒相對,是厭世消極、行屍走肉,是怨天尤人,挑剔批評,是隨波逐流、虛與委蛇,還是豁達大度,超越恩怨?

針鋒相對時,你有釋懷了嗎?行屍走肉時,你更快樂嗎?怨天尤人時,你會更滋養嗎?虛與委蛇時,你得到真誠嗎?超越恩怨時,你會更有力量嗎?

無論你選擇如何應對,如此選擇的你,生命中最多的體驗是甚麼?你看到一個怎樣的世界?你是接受痛苦的受害者?還是創造幸福的幸運兒?你有因此感到更愛自己嗎?

絕頂內功心法
金庸先生的《倚天屠龍記》中,男主角張無忌父母雙亡,身中奇毒,又遇人不淑。張無忌身處絕境時意外得到絕頂內功心法《九陽真經》,始開始改變人生。

故事中第十八回,張無忌遇上強橫狠惡的滅絕師太,知道自己敵不過她。此時,張無忌想起心法中的「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又想起「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突然心領神會,豁然開朗。

我們無法追逐清風、降服明月,清風吹拂,明月照耀本是自然,我們也毋須去對抗,因為我們的本質是靜如山崗,動若江河,因此「雖能加諸我身,卻不能有絲毫損傷。」。

「九陽神功」雖然是金庸先生筆下的虛構的武功心法,不但傲視書中江湖,放諸現在的江湖也適用。寥寥數句啟發人心:「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面對不能控制的因素,絕不想去如何出招抵御,而是守住一口真氣,自身自然會強大。面對無法控制、變幻莫測的環境、人事、情緒和小聲音,錯把這些現象當成自己去追逐,或是抗拒這些自然現象,只會適得其反,傷害自己。相反,若能不問外境如何,以無比堅毅的意志選擇滋養自己和對方的方式去回應一切現象,就像書中張無忌迎接滅絕師太第三掌時,以自身的九陽神功完全包容對方峨嵋九陽功的攻擊,令對方的攻擊有如江河入海,完全被包容其中。這段描述正正反映若能持守事物的本質,面對由此化出的森羅萬象,也能化繁為簡,以四兩撥千斤輕鬆化解,且自己和對方也不會受傷害。

吸引力法則告訴大家「你的生命是一面鏡子,反映出你的主要思想」。人有自由意志可以選擇以任何意識去回應生命各種場景。每一個來自心念或行為的回應,便是在創造你的生命版本。回到文初提出的問題,沿用過去的思維和行為模式去回應你的生命,你會變得更幸福和有力量嗎?《道德經》中有云:「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又云:「大巧若拙」。宇宙的本質是愛,世間一切法皆是無常。二元對立的世間在真假、是非、對錯、善惡中拉鋸爭持。心懷仁愛,臣服無常的有德善人能穿透對立的幻象,在每個當下秉持內在的平和與正氣,因為與宇宙本質相契合,自然能創造有愛、豐盛、滋養的生命。

曾看到一個關於如何應付惡人惡事的故事,藉此想與大家故事中提到的一篇《彌勒菩薩偈語》:

老拙穿破襖,淡飯腹中飽,補破好遮寒,萬事隨緣了;
有人罵老拙,老拙只說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
有人唾老拙,隨他自乾了,我也省力氣,他也無煩惱;
這樣波羅蜜,便是妙中寶,若知這消息,何愁道不了?

無常一切皆是愛。你如何作出回應,便在創造怎樣的生命。

宇宙一切都是愛
數年前,網上流傳一封據說是愛因斯坦寫給女兒的信。內容引起無數人的共鳴而廣為流傳。信的核心內容是宇宙的運行和賦予萬事萬物生命的力量就是愛。

這封真偽成疑的信為甚麼能引起共鳴而轉載無數?愛是甚麼?又憑甚麼理據讓人相信宇宙一切都是愛?這又是一個值得探討的題目。(待續)

文:Alice Amu 繆樂     編: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