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張肇基:從《雨夜花》說起

張肇基 | 2020-11-30

「紅日微風吹幼苗,雲外歸鳥知春曉
哪個愛做夢,一覺醒來,床畔蝴蝶飛走了⋯⋯」

黃耀明一曲《四季歌》流行一時,筆者知道填詞是林夕,也知道作曲鄧雨賢這個名字,但一直沒有想過要考究鄧雨賢是何許人,直至讀到沈西城的一篇專欄文章⋯⋯。

Image description 鄧雨賢(1906年7月21日~1944年6月11日),被譽爲「台灣歌謠之父」,1933年創作《雨夜花》(網上圖片)

「我在臺灣華國歌廳初聽《雨夜花》是九四年秋的事,女歌星荏弱似楊柳,一聲聲,如泣如訴,恍似杜鵑悲啼,入耳不去。身邊劉鐵嶺教授作紹介(紹介,原文是這樣寫),此曲是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33年的作品⋯⋯」(文章後來編入《西城憶往》p.188 ,作者沈西城,銀匯有限公司出版)。閱畢,立即上Youtube搜尋查證,果然發現《四季歌》的原曲正是《雨夜花》。也許此事人人早知,只是筆者孤陋寡聞,後知後覺而已。

疫情持續,但單獨在書店打書釘,大概不會違反限聚令,近日發現沈西城又有新書《懷舊錄》出版,二話不說立即付款據為己有。

Image description 沈西城著作封面

在《懷舊錄》之前,沈西城早已出版過多本「舊日系列」包括《舊日風景》、《舊日滄桑》、《舊日煙雲》及《西城憶往》。他是跨界別的資深傳媒人及作家,是八十年代經典電視劇《京華春夢》,電影《龍虎風雲》的編劇。五十至九十年代,香港影視界、文壇、樂壇以至報業均處於黃金時期,而沈西城身為其中一份子,當中有不少趣聞、軼事、掌故甚至秘聞,由他的生花妙筆娓娓道來,彷彿就是一部香港活歷史。在「舊日系列」出現過的名人巨星之中,筆者最感興趣的,是40-60年代當紅的國語時代曲歌后。

Image description 沈西城著作封面

Image description 沈西城著作封面

Image description 沈西城著作封面

少年的沈西城就跟主唱世紀金曲《夜來香》的世紀天后李香蘭有過一面之緣。「一九五八年,我隨翁靈文伯伯到九龍的片場探他老朋友卜萬蒼導演的班⋯⋯卜萬蒼忽然說『老翁!你來得正巧,你女朋友一會就來了。』⋯⋯一個女人朝我們處走來,香風飄溢,有如夜來香,正是一代歌后李香蘭⋯⋯卜萬蒼拍拍我的肩,半謔地:『小弟弟,漂亮的女明星都是你翁伯伯的女朋友呵!』須臾,翁伯伯領著李香蘭走到我面前:『關崎(沈西城原名葉關崎)!這位是李香蘭阿姨!』李香蘭嬌嚷起來:『別叫得我太老!』鳳眼飄,櫻唇張:『小弟弟!叫姊姊』我乖巧地叫了,李香蘭很高興:『好好好!姊姊一會給你糖吃!』字正腔圓的京片子,聽得人酥了⋯⋯」(《舊日風景》p.145-146 )

中詞西曲在香港流行樂壇十分普遍,而中國國語時代曲能衝出國際的只有兩首,第一首是姚莉主唱的《玫瑰玫瑰我愛你》,美國歌手Frank Laine就翻唱此曲成為 “Rose Rose I Love You”。「上世紀九十年代,我得方龍驤之介,跟姚莉晤面於中環的蘇浙同鄉會貴賓廳。那夜言笑晏晏,相見甚歡,臨別,姚莉留了電話號碼給我,方便日後聯絡。這之後,我真的給姚莉打電話,約她喝茶,話題不消說,自是環繞在時代曲上。其時,我對國語時代曲的發展史興趣殊濃⋯⋯要寫時代曲發展史,最直接了當的捷徑,莫如向當事人尋問,姚莉是最適合的人選⋯⋯」(《舊日滄桑》p.238 )

繼《玫瑰玫瑰我愛你》之後,董佩佩主唱的《第二春》成為第二首「西詞中曲」,1959年英國舞台劇《蘇絲黃的世界》的插曲 “Ding Dong Song”,董佩佩憑《第二春》名垂樂壇,不過紅顏薄命,晚境凄涼。「我遇見她時,當在七十年代末⋯⋯灣仔巴拉沙瓊樓舞廳⋯⋯一位嬌小,弱不禁風的女歌星正站在樂台上低唱《永遠的微笑》,聲沉而跑調,上氣不接下氣,負責人不屑地說,那是過氣歌星⋯⋯我定睛看,那不是小周璇董佩佩嗎?⋯⋯小樂蒂走過來寒暄,談到董佩佩:『一日到夜養小白臉,哪能弗死!』,閒談間,音樂轉,董佩佩唱出《天涯歌女》,聲如破鑼,刺耳欲痛,再也忍不住,流下了淚⋯⋯」(《舊日風景》p.133-134)

Image description 沈西城專欄文章《雨夜花》

說回《雨夜花》,在YouTube找到多個版本,名歌星鄧麗君、蔡幸娟以及鳳飛飛等都唱過,但個人意見總覺得編曲伴奏太現代,唱不出三十年代可憐歌女那般無奈、哀怨、惆悵的情懷味道,惟有紫薇。「一九九四年我應台灣僑委會之邀到台北訪問⋯⋯會一散⋯⋯直奔西門町車站⋯⋯上了一間二樓歌廳⋯⋯劉教授說:『台灣時代曲能起飛,美黛跟紫薇居功至偉!』,1966年一曲《意難忘》傳遍寶島,成為紅歌星⋯⋯美黛唱完歌下台跟劉教授打招呼⋯⋯席間,我問起紫薇,美黛眼睛一眨,滴下眼淚,原來紫薇已在一九八九年去世。聽後,不禁泫然⋯⋯」(《舊日風景》p.154-156)

Image description 六十年代歌后紫薇 (網上圖片)

「雨夜花,雨夜花,風吹雨打受摧殘,雨打花謝,隨風飄零,花離枝頭永不回⋯⋯」紫薇唱《雨夜花》,悲涼凄苦,哀怨纏綿無人能及。近年市面出現大量復刻版老歌舊歌,可惜就是沒有找到紫薇的。

《雨夜花》、鄧雨賢、紫薇⋯⋯但願不會在歷史堆中消失。

文:Johnny Cheung     圖:Johnny Cheung、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