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張肇基:從鹿兒島到東京 日本國鐵JR之旅

張肇基 | 2021-01-25

找到一本旅行日記簿,塵封已久的記憶又回來了!

從來不是「哈日族」成員,對日本潮流文化及歷史的認識也非常有限,前後到過日本四次,三次跟工作有關,只有一次算是認真旅行,相比視日本為「第二故鄉」,每年到日本N次的旅遊達人來說,實在不值一提,不過筆者一次從日本九州南部鹿兒島,到本州中部東京,持14天有效的國鐵通行証JR Pass,兩星期內馬不停蹄,「腳踏實地」橫越半個日本,花在車上的交通時間不少,幾乎成為旅行節目的一部份,還是可以分享一下。

Image description 從鹿兒島市看櫻島火山

Image description 青島海灘「鬼之洗板」

離開鹿兒島前先換領了國鐵通行証,持通行証可以無限次任乘國營鐵路,包括新幹線子彈車,乘日豐本線到宮崎,翌日乘日南線從宮崎去青島,經過的都是很荒涼的小鎮,半小時後到青島站,步行廿分鐘便到青島海灘,有一系列板狀石塊,連綿不絕伸延入海,日本人稱為「鬼之洗板」。看完回到宮崎,接回日豐本線北上,三小時後到達別府,在車站附近找廉價旅店休息。

Image description 海地獄

Image description 血池地獄

Image description 別府溫泉區一帶,到處都冒出水蒸汽,全區好像快要被煮沸一樣,蔚為奇觀。

早上到鐵輪溫泉區,步行去「海地獄」,所以稱為地獄,是指溫泉水高溫至不能容身,海地獄的意思是溫泉水呈蔚藍色,看上去像海水。之後到2.5公里外的「血池地獄」,途中可看到別府溫泉區一帶,處處冒著水蒸氣,好像全區都快要被煮沸一樣,蔚為奇觀。「血池地獄」名字的由來,是因為池底泥含鐵量極高,令溫泉水呈血紅色。下午三時轉乘豐肥線去阿蘇,豐肥線是由東到西橫跨九州的鐵路,去阿蘇當然是為了看阿蘇火山,但到達阿蘇站時天已入黑,不知道能否找到住宿,決定先到終站熊本再算。

Image description 阿蘇火山,有吊車越過火山口。

翌日在熊本找到觀光巴士上阿蘇火山,車程約兩小時,時值冬天,車越往山上走,越覺寒冷,手掌凍得發紅發痛,耳朵好像快要甩掉。山頂有吊車越過火山口,火山口長期有煙冒出,因為太冷,看完急急下山,回到阿蘇站乘豐肥線回熊本,準備乘晚上七點快車去福崗,不料該班車全車都是卧鋪,即使持國鐵通行証也須補票,費用算起來還貴過住廉價酒店,下一班車又是全車都是「指定席」(即須要預訂劃位),再下一班到福崗的列車已是凌晨三點。晚上十時,將行李及貴重物品放入寄存箱,準備在候車室度過大半晚,嘗嘗睡火車站的滋味。凌晨三點搭上往福崗列車,五時半到達,趕及早上六時開往京都的新幹線子彈車,車行四小時到達京都,隨即到了金閣寺及平安神宮,可惜之前經過一夜煎熬,遊日本以來舟車勞頓,開始感到疲乏,加上天氣差,遊覽興致大減。

旅行第八天,早上乘新幹線從京都至新大阪,再轉乘國電至大阪,遊過大阪城及心齋橋,下午五時趕上新幹線到東京,晚上找不到廉價旅店,忍痛入住了貴價的Ginza Nikko Hotel。

在東京這一天是星期日,去了日皇皇宮前廣場及東京鐵塔,下午到原宿街頭舞場,晚上乘新幹線,一小時車程到了富士山山腳下的小鎮三島。

Image description 從朝霧高原看富士山

第十天從三島乘車到富士,在富士市乘觀光巴士到朝霧高原,是富士箱根伊豆國立公園的一部份,也是畜牧業發達的地區,但冬天時份不見牛羊,草原一片枯黃,氣氛蕭殺。下山後到富士宮市乘身延線去甲府,再由甲府轉乘中央線到大月下車,轉國電到河口湖,此湖是富士五湖之一,風景秀麗,旅遊資料顯示距離不太遠,可是由於山路崎嶇,車速緩慢,花了兩小時才到甲府,冬天太陽伯伯早下山,天色已晚,於是放棄了河口湖之行,依舊乘中央線,但不在大月下車,而是直接去中央線終站的東京新宿區。由東京至三島,經富士、富士宮、甲府、大月以至東京新宿,幾乎是順時針環繞富士山轉了一圈,算是遊富士山的另類體驗。

第十一天到迪士尼樂園,晚上逛了歌舞伎町及新宿夜市,然後乘新幹線回三島小鎮住宿,反正JR Pass可以不限次數使用。

Image description 星期日的原宿,年輕人在街道上行人專區跳舞。

旅行最後一天在東京,到過神田、銀座及秋葉原。由於翌日搭早上十時班機回香港,從東京市區到成田機場路途遙遠,如果交通有阻滯恐怕趕不及,又為了省回一晚酒店租金,索性到機場過夜。下午六時乘總武線去千葉,在千葉轉成田線,成田站有接駁巴士去成田機場。來到機場才發現守衛森嚴,每隔廿碼便有警員站崗,心裡頓覺忐忑不安,會被趕走嗎?到晚上十一時,一班洋人也來到機場,放下行李,便躺在長椅上呼呼大睡,有了同道中人,也就放心,各自尋夢去了,至凌晨時份,警察把我們在機場留宿的一群逐一叫醒,說要登記護照及查閱機票,數一數留宿旅客約十一、二人,警察卻有廿多人,每人均配備三呎長警棍,擾攘一輪之後回復平靜,不過由於沒有夜機,夜深人靜,警察來回踱步的皮靴聲格外響亮,大堂燈光熄滅了一半,最後連暖氣也關掉,漫漫長夜畢生難忘。

Image description 每個鐵路車站都有它的圖章,約半個手掌大小,給遊客蓋印,証明到此一遊,是早期的「打咭」方式。

Image description

這一趟旅行買了香港飛鹿兒島,14日後東京飛香港的機票,過程中要看甚麼,住甚麼地方,其實都沒有詳細計劃,一切隨遇而安,當然終極目標是不能錯過回香港班機。可以如此漫無目的放肆浪遊,實有賴手中的「尚方寶劍」⋯⋯14天內有效的國鐵通行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