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港式優雅 | Martin:地鐵站,都有class?

自從多個擁百年歷史、且承傳了維多利亞時代水利建築技術的地下蓄水池得以重見天日之後,我等香港人才驚覺:原來在我們的腳下,竟埋下不少饒富「深度」設計韻味的地下風景。

不過,如果有人話,我城的地鐵車站其實也有它優雅的一面,相信,九成九搭過地鐵的港人,肯定會「O晒嘴」!

Image description

要是閣下有幸去過第一代港鐵車站坐地鐵,你還曾記得那挨過的牆身,或是踩過的地板嗎?在這系最原味的車站內,大堂和月台的牆身,都是用上意大利原裝正版的vitreous mosaic tile(港稱「玻璃紙皮石磚」,又名「馬賽克磚」)所砌成。馬賽克本身這門拼砌技術,自古羅馬帝國時代,便已是一種專門用來營造藝術氣氛的建築工藝,在公共浴場和Roman villa內皆大派用場。

打開上世紀30年代本地出版的建築專業雜誌,你會察覺,主編那時才開始推廣這種比傳統Venetian mosaic tile便宜、但質量相約的玻璃紙皮石磚,並鼓勵本地建築師嘗試用在新項目當中。然而,40年後地鐵車站設計者那麼大膽識兼大範圍和大手筆的選用vitreous mosaic tile,則無疑仍是一項創舉——更可能是全球創舉!

事實上,地鐵站這批玻璃紙皮石磚,無論材質或釉色,比起坊間一般貨色,俱別具層次感,在燈光下,每粒磚塊均呈現出不太一樣的紋路和色澤;因此,當拼裝在一起時,那躍然於牆上的視覺跳脫感,即格外「醒目」耐看。而相較於其他面磚類型,細細粒的紙皮石磚,亦尤其適合嵌砌在車站內眾多設計有弧位的牆體和護欄收邊部分,以避免乘客因意外碰撞而受傷;當然,要將紙皮石磚乾淨利落的鋪貼在這些「刁鑽」的位置上,實是有賴一眾鋪裝師傅,將其手藝的熟練度和溫度,轉化成觸感上的友善度和視覺上的完美度。

Image description

至於覆蓋在站台地面的,是每塊石米紋路也有點自身個性的Venetian terrazzo tile(威尼斯式水磨石磚)。這種以random pattern為賣點的地磚,正好與牆身那排列規整的紙皮石磚,來個最tasteful最具counterpoint效果的視覺對話。Terrazzo,是意大利文terrace的意思,指的是一種混合不同碎石材(甚至玻璃)、細沙和英泥的「人造石」;16世紀威尼斯的貴族和富商,就非常喜愛用它來打造大宅的戶外陽台以至室內各處地台。文藝復興晚期最著名的建築師Andrea Palladio,更是水磨石不離手,大面幅地鋪設在自己設計的各棟經典別墅內。

在五六十年代的香港,水磨石飾面可說是「梗有一幅喺左近」,從唐樓和洋房的樓梯間、學校和街市的牆身、到大街小巷上的店面招牌,大家隨時隨地都會碰上它、摸到它。水磨石當年之所以那麼受落,只因比起入口石材和面磚,造價不單划算(以其時材料和鋪工價錢計算),而且材質的承重力、耐磨性、以至防污防塵效能,亦絕不遜於貴價大理石。

但可有發現,本地自家製作的水磨石式樣,無論是石米的類型和水泥基底的顏色,來來去去也只得幾款選擇,究其原因,大抵當時是受限於材料的來源地和價格控制的考量吧。相對地,地鐵車站揀選的那些進口預製水磨石面磚,則完全突破了這些限制,讓這門建造工藝能重新發揮原來豐富的藝術渲染力—— 建築師可根據每個車站的主題colour scheme,拼湊出最合心水的石粒款式(包括石材類別、尺寸)和英泥顏色組合,來襯托乘客的一彳一亍。

地底下,紙皮石,水磨石,就這樣混成了一道道花樣的佈景、一幕幕偶合的mise en scène—— 畢竟,一場港式格調搭意式質感的「地下電影」,已從你踏進地鐵站的那一刻,開始了……

Photo: 港式優雅 (by Ki)
IG: https://www.instagram.com/hkclass/
FB: https://www.facebook.com/HongKongClass/
CH: @hk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