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nard
一個自由主義的愛酒人士,喜歡品嚐世界各國的葡萄酒及結交各地酒友。終日流連試酒會及酒鋪,深信「無肉令人瘦,無酒令人俗。」